第二百八十六章 作死/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

啊啊。

几个婆子颓然倒地,捂住胸口就在地上痛苦的打着滚,而她们手中的粗棍子也被这个壮实的婆子给踢断了。

罗如画美丽的小脸一点也不美丽了,她认得这个婆子,就是叶琉璃身边的那一个,而且叶琉璃那个小贱人居然敢破坏她的好事?当真是,不能饶恕。

“哼,既然你们没有,并不代表我也没用。”

罗如画根本就咽不下胸口的这口气,猛的捡起地上的棍子对着春草也狠狠的砸了下去。

其实,打不打一个奴婢不算什么,最最让人介意的是这个面子,她要打,她们却要阻止,所以,她这个身为小姐的面子被丢得一干二净了,而且,她这也是第一次在叶府出手,自然不会就此轻易的放弃,否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什么?

居然还打?

庄姑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还会再次出手,她想要再阻止已经是来不及了啊,苍白着脸对着春草大喊,“快躲开。”

春草也被突然如其来的凶狠给吓到了,一时间身体想动竟动不了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木棍朝自己的脑袋上狠狠的砸下来。

“啊。”

春草吓得尖叫出声。

“啊。”

一道不属于春草的痛叫声响一起来,同时还与这道声音一起起的还有啪的一声肉响,像是有东西狠狠的砸在了肉上一般。

砰。

又是一声响,不过是棍子落地的声音。

众人怔住,她们要是没有看错的话,方才是一只天外飞鞋朝着罗二小姐给砸了过来,好巧不巧的正好砸在了二小姐的脸上,看,美丽的小脸上还清清楚楚的有一个鞋底印呢。

“是谁,是谁打的本小姐?”

罗如画捂住发疼的脸嘶声大叫。

此时的她与宴时见十一皇子的她可谓是完完全全两个样,当时的她可以说是规矩乖巧一副标准的小姐作派,而这时的她则是一脸的凶狠泼辣哪里还能找到半分的小姐模样?

而众人也随着罗如画的叫声朝着地上一看,一只小巧的绣花鞋正静静的呆在地上,一动不动。

庄姑双眼微眯的看着那只突然出现的绣花鞋,好眼熟啊,而后再仔细一看那鞋面上的几粒米珍珠,那不是宗政世子过年时送过来的一大堆饰品中的一样吗?那么这鞋……

“没错,就是本小姐打的你。”

叶琉璃轻轻的将那只没有穿鞋的脚放到了一边的石头上,双手抱胸,一副地痞流氓的模样。

众人顺眼望去,不禁狠狠的吞了吞口水,也不用别人说,自动的退出一个空间来,让给大小姐虐人。

她们不是不懂眼色,而是她们也劝过这个罗二小姐了,不要惹怒大小姐不要惹怒大小姐,可是这个罗二小姐也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一点也不听,还要硬闯?

你闯就闯吧,最好是在大小姐没回来的时候将事给办了,否则,等大小姐一来,她,就有好果子吃罗。不过,苍天也是有眼的,大小姐果然在罗二小姐没进去办事的时候回来了。

庄姑微微嘴抽,对于叶府的这些个丫鬟婆子的行为有些无语,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反应,受过一次虐了就知道这南墙不是那么好撞的,也只有像叶老夫人和叶显明那人自以为是的人才不知道回头。

“叶琉璃,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打我,我要杀了你。”

罗如画怒气冲天,不管不顾的又捡起地上的木棍毫不客气的对着叶琉璃打去。

她的怒气不止是方才当着众丫鬟的面打掉她的脸,而且还因为今早宴会之上的破坏,两种怒气加在一起,那便就如同火山暴发似的猛冲了出来。

可是……

叶琉璃淡定的抬起脚来,对着冲过来的女人在当胸踢去。

啊。

又是一声惨叫声起,罗如画被狠狠的踢翻在地,手捂住发痛的胸口,脸色发青。

众人倒抽口气,大小姐的脚力当真无敌,就这么轻轻一下竟将罗二小姐给踢背气去。

“啊,二小姐,二小姐你怎么样了?”一个嬷嬷跑了过来将她扶起。

“你这个老货,你给我滚开,本小姐我,我要杀了这个贱女人。”罗如画好不容易顺过气来,可是开口的第一句话便就是这样的嚣张。

叶琉璃冷哼,“好啊,你竟敢骂我,看来,不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你还真不知道马王爷的三只眼,庄姑,将她给我扣起来,老娘我要扒了她的皮。”

早就知道回来之后会有这么一出,本以为罗如画是个聪明,会暗地里出手,却没想到她的胆子这么大,不仅硬闯她的宅院而且还要打她的人甚至还口吐恶水的骂她。

她要是不来个下马威,只怕这个罗如画以后还有得闹了。

“是,小姐。”

庄姑二话不说冲了过去便将罗如画给扣了起来。

那个嬷嬷大惊,“住手,你干什么干什么?叶大小姐,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怕老夫人不高兴吗?”

叶琉璃清冷的目光扫过这个嬷嬷,“哟,是个厉害的,居然敢用老夫人来压我了,那好啊,本小姐就给老夫人一个面子,只要罗如画向我道歉再赔上个一千两的精神损失费我便放了她,如若不然,本小姐可真就要动手了。”

嬷嬷脸色一青。

道歉?何其之难,她家二小姐就是这种脾气,谁要是没有给足她的面子,谁就没有好下场,在曲州的时候罗府就是个大府,哪一家的小姐不得给她三分薄面啊,可是来到这里,二小姐的性子依旧是如此,想要道歉,这根本就不可能。

还有这一千两,那更是不可能了,夫人来时本就没有拿到多少钱,她还想着叶府出了这所有的费用呢,一千两,也是不可能的。

涂嬷嬷咬了咬牙,“叶大小姐,我家小姐年纪小不知事,还请大小姐不要见怪,老奴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还望大小姐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才好。”

叶琉璃嘴角一扬,“好一个忠心的嬷嬷,实大体,懂进退,可惜啊,跟了一个糊涂的主子。”

“涂嬷嬷,你干什么低三下四的求这个贱人,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你是我母亲的贴身嬷嬷就了不起了,本小姐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就在叶琉璃的口气有一丝松动的时候,作死的罗如画突然大叫了起来。

------题外话------

推荐基友珠圆玉润文《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

身为豪门家族继承人,沈玉一朝穿越,居然成了寡妇?

她好想哭!

可丫的,都这么倒霉了,你还骂我克夫?

本小姐不发威,你以为我是村口的小绵羊啊!

斗渣婶,揍堂妹,气的祖母两腿一蹬!

谁还不服,打到你哭!

可前面的秀才,你见到我别跑啊!

我只是寡妇,又不是老虎!

姐姐保证不吃你,咱俩就去小树林里谈谈人生理想可不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