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代价只有全灭/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越杀手,残忍之极,而且武功奇高,就连宗政九的暗卫都敌不过,更何况是她?

再加上,这百越之人又是哪一方面的人呢,是皇后还是区家还是远在西漠的纳兰氏?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得不防。

就如向天所说,宗政九是有多么的在乎叶琉璃连他都看得十分透彻了,若是他们将注意力放在了叶琉璃的身上,那岂不是在告诉世人,宗政九杀不过就去杀杀这个叶大小姐吧,或许还能从她的身上找到突破口从那里打败宗政九,甚至是要了他的命。

“所以,宗政九才将我院子里的暗卫撤掉,让暗中之人误以为宗政九为了保命而连他的未婚妻都保护不了,对吗?”

“是。”

“所以,宗政九故意留下缺口,让向天直达我的院内,将我绑走,从而更加的确定了宗政九宠爱他的未来世子妃只是一个假像,对吗?”

“是。”

“所以,你才奉了他之令,三缄其口,就算是死也不打算对我透露半分,哪怕他现在顶着一个箭伤和毒伤躺在这里三天三夜无人照看,对吗?”

“……是。”

叶琉璃的一句句问,老何一个字的回答。

没错,就是这样,事情就是这样。

“丫头,不是世子狠心,又或许,世子是真的很在意你,所以他才不得已这般做,百越之人的残酷你没有体会过,你可知道他送给你的那只地蚕是从哪里来的,那地蚕是几万只野蚕里经过了盅化而得来的,南渊和西漠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技能,他为了能够配合你的毒技这才……。”

说到这里,老何顿了顿,“你看看,一只小小的有地蚕就有这般大的能力,更何况是其他,丫头,你,你就不能听我一句,待主子醒来之后再做打算吗?”

老何相信叶琉璃的医技,这样一个烂了三天的伤口她都能够处理好,更何况是百越这涂在箭上并不怎么高明的毒,她也一定全部给解了。

所以,只要静待主子清醒,便就一切好办了,不是吗?

叶琉璃冷哼,“也只有你会这般天真的这样想,宗政九若是要彻底的清醒,那少说还得三天,可是这三天也足够给人以喘息的机会,这三天也足够他们抹去所有的痕迹,而我,只怕也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三天,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这一点,她知道,老何知道,昏迷了的宗政九更知道。

“可是……”

“没有可是,只有出击,我要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给他们的重重一击,我要用他们的血来尝还他所流的血,我要用他们的命来尝还这别苑那二十几个小厮的命,我也要让那幕后之人知道知道,动了宗政九付出的代价只有全灭。”

这才是她叶琉璃接下来所要做的事情。

老何不说话了,杨焱杨森也不说话了,因为她说得对,这一次他们败了,就败在了轻敌,败得一塌糊涂,败得没脸见人,所以,他们也想要扳回来,哪怕是同归于尽也要将属于他们的场子给找回来。

对,就是这么的简单和残暴。

老何长长的叹了口气,他知道,他是拦不住这个女人的。

“好吧,你们去吧,主子这里,由我照顾,还有,百越之人喜欢有林子和破屋子的地方,丫头,你朝着这种方向去寻,想必一定可以找到有关于百越人的踪迹。”

他能说什么,他能说能做的就只有尽力的去帮助这个不顾生死也要从敌人那里咬下一块肉的叶琉璃。

叶琉璃解下香囊,这香囊非常之旧,其上绣的是一株白梅,手工精致。

“这里有毒药,要是胆敢有人接近这院子,你不要给我省,扔出去,砸到他们的身上,保证他们立即化为血水。”

她的毒,无人可敌,所制的毒丸,也无人可敌,说得好听这是毒丸,说得不好听这就是化骨丸,一种残忍到极致的毒丸。

老何怔重的接过,“你放心,就算是我死了,世子也不会有任何之事,倒是你。”

“哼,我也不用你担心,我都能从向天的手中逃脱出来,光是这一点,你就不能小看。”

而且,若不是顾及院外的庄姑和春草,她这香囊里的化骨丸就要给向天用上一颗了。

叶琉璃用着金针,就在自己的脸上刺了几下,原本极为精致清冷的脸生生的降了三分,而且微微的调动了五官的某些细节,看上去与之前的完全不同。

璃儿。

现在的她,就是璃儿,宗政世子另苑里的那个丫鬟,只不过她们相同的是,眸子,眸子依旧是那样的清冷那样的冷洌,周身的气势也依旧是那样的强大。

“杨焱杨森,带上人,我们报仇去。”

叶琉璃长袖一甩,笔直而又霸气的身影快速离开。

杨焱杨森二话不说,抬腿跟上,一起去为主子报仇,一起跟着大小姐开启另一种血腥的杀人模式。

另一处。

破屋内。

这是座落在密林中的屋子,屋子的顶部早已被白蚁蛀了,斑驳的露出点点痕迹,林间的风儿吹过就,那顶部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就像是屋顶快要掉下来一样。

这种屋子,根本就不能住人,可是这里却有有人,微微带眼过去,竟有二十几号人,不过全然都是黑衣裹身,黑巾蒙面。

虽然看不清面容可是从他们的幽得发绿如同野兽一般的眼晴里可以看出,这些人,并非善类,甚至危险之极。

“为什么会这样?你们几个不是射杀了吗,怎么还会被人冲进去?”领头之人大喝。

“首领,不是的,因为有东西阻了我们的视线,让我们不能通过院子里的虫鸟看到屋里的情况。”黑衣属下说道。

身为百越之人每个人都会驱虫之术,通过虫子而知道各处暗卫的藏身之所,也通过这个,窥探敌情掌握正确的杀敌之法。

宗政九是个强大的,强大的气息让他们不敢靠近,若不是他的身边正好有一个人挡住他的退路,他们也不可能射杀成功。

但,似乎也只能如此,而不能将他完全的射死。

黑衣首领怎么可能满意这次的射杀?那个人要的是宗政九的命。

“不行,你们再去,一定要破了那人的障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