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各方消息/狼王的娇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里芸和拓跋猎一进门,前厅的桌子上已经堆了一堆的礼盒。青峰的手上还捧着一个匣子,匣子里是一摞信件:“主子,您的生辰礼、年礼、三个月以来的节礼,不十分重要的属下已经就近归置,这些都是属下不便处置的礼品和信件、以及三个月来各方消息的汇总,还请主子过目。”

百里芸十分习惯地接过匣子:“知道了,你先退下吧,明日晚饭前,要回的信我会一起给你。”

青峰目不斜视地告退,拓跋猎目光一扫郎风,郎风赶紧上前,打袖子里掏出一封信和一张纸来:“主子,属下也整理了,都搁这儿呢。”

埋怨:青峰个不地道的,咋提前不告诉他还要装个匣子呢?

桌子上,青峰不敢擅自处置的礼物有这么几份:新帝私赐的、太子私赠的、彩屏公主捎来的、河间百里敬送的、京城百里府自家人带来的、西北镇北王府送来的。

打开大家分别给她带来的信件,百里芸分别看完以后愣了愣,又把彼此的信件交叉放在一起一对比,发现,自己远离俗世这三个多月,外头发生了不少事。

新帝继位后,政务繁忙,整日不得休息,身体很不好。

谁都知道新帝的身子需要休养,可是谁都没有办法。先帝最后那一年留下的许多烂摊子要收拾,偏偏汴王逼宫,又死了几个跟着太子的要紧的大臣。

这还不算,汴王和刘房洲死后,除了当天直接附逆的,事后朝中又清查出一批参与谋反的大臣,其中有些人垂死反扑,又造成了一些破坏。

零零总总下来,仅是勤政殿上有资格位列朝班的文武官员就少了四分之一。

这些官员之下,往下捋肯定还要扯出更多的低位官员或者武将,甚至是一方大员,这些都还在继续查实中。

可是朝政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有些衙门甚至到现在还缺合适的主官,乱成了一锅粥,理不出个头绪来。

左相刘房洲死了,他之前主管的门下省,也就是相当于中纪委监察部这样的重要机构,必须放一个能力够强、背景够硬、又对新帝完全忠心的人。新帝把自己的岳父、坚持法理的前刑部尚书闽东青放了上去。

闽东青去执掌门下省,刑部就缺了主官。太子暂时没有合适的人可用,只能让闽东青在刑部目前的两个侍郎中推荐了一个暂且主持着。虽说能力有所欠缺,好歹暂时别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所以,刑部的情况还算是好的。

情况真正糟糕的是兵部和礼部。

兵部尚书连城倒没有牵扯进逼宫之中去,可是他手下的两个侍郎却一明一暗都是汴王的人。一个已经投靠汴王数年,一个是去年才在汴王的拉拢和同僚的撺掇下暗中倒向了汴王。两个人瞒天过海,很多事连连城都被瞒在鼓里。

兵部,负责掌管和调拨天下兵马。这两个人一被查出来,暴露出来的问题震动朝野,有些事新帝都不敢让朝堂知晓,怕引起整个朝堂的惶恐不安。

为了平息兵部惹出的这一团隐患极大、稍不留意就会引发各地兵变的超级大麻烦,新帝无人可用之下,欲任命冀王或襄王为钦差大臣,代天子巡视,往大周各地去整顿军务。

冀王和襄王大惊,坚辞不肯。不但坚决不肯代天子巡视,而且连京城都不待了,说什么都要回各自的封地去。

左相闽东青和右相李缁也连夜进宫劝谏,劝阻新帝不可因一时之急而造百年隐患。代天巡视太子可以做、大臣可以做,但是藩王不能做!

他们理解新帝对冀王和襄王的信任,也相信冀王和襄王对新帝的忠心,可是别人呢?冀王和襄王的手下呢?所谓隐患从来都不是当时就能看出问题的,可是只要不妥当的行为造成了世人的误解,谁能保证身边的人不会生出异心?

新帝还是不肯松口。

今后的隐患今后可以慢慢化解,可眼下的第一要务必须要安抚各地兵马、整顿那些被汴王的势力影响了的地方的军务。这等要事,地位不够尊崇做不了,人品资历不到也没法做。那些心思不敢保证完全忠于新帝的弟弟们更是完全不敢让他们沾手。

太子屠果地位虽尊,奈何资历太浅,对军中事务也完全没有经验,如何当得大任?弄不好,一旦激化了矛盾被挟持或干脆被杀了,新帝连能继位的皇子都没有了!

初平帝认为:事急从权,两位皇弟可以一行。

眼看劝谏许久,初平帝初衷不改,右相李缁沉思片刻,忽地谏言道:“有一人,若得出山,可辅佐太子整顿天下兵事,帝与臣等皆可无忧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