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没人能让我下跪/重生为后之皇后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屈氏咬牙切齿地怒瞪顾嫣,却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屋里顿时陷入一片尴尬的境况。

顾安微笑着低头喝茶,当什么都没听见,唐氏干脆闭起了眼睛休息,反正她身体不好,谁也挑不出什么来,至于顾哲瀚也是眯着眼睛抱着手臂休息,根本不管顾嫣说了什么。

老屈氏憋了半晌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九丫头真是爱说笑,祖母和你说笑话呢,你怎么能当真?好了,这事儿不提了,都过去了,现在说说你前些日子犯下的错吧。

顾嫣,你无视候府规矩和府里的未来,擅自做主说出惊世言论,现在满京城的人都在议论此事,让候府遭受到了言语上的攻击,让候府名声有损,候府各人都被人指指点点,这件事你不否认吧?”

顾嫣眯眼瞅着老屈氏道:“我说的是实话,我并不喜小妾的存在,虽然不会出手打压,也不会强行让所有人都不许纳妾,可我的夫君是绝不许纳妾的。另外我也用事实证明了我的观点,女人并不比男人差,我不是都打败了他们吗?难道还有什么疑问?”

“没有,你能力很强,各个方面都很不错,可因为你,府里的几个姑娘都受人指指点点,出门在外头都抬不起来,说我们候府的姑娘眼界高,看不上那些世家子弟,又说我们候府的姑娘能力出众,只是不堪为宗妇,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我们候府的姑娘要么不嫁,嫁了人就会嫁进一个舒心的人家,至少不会和一群小妾共侍一夫。”

顾嫣此言一出众人就是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

没错,有顾嫣的惊世之言在前,京中都知道了顾嫣的想法,如果顾嫣这么说了,是不是代表着定远候府里的所有姑娘都是这么想么的?顾嫣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善骑射还会算数,这样的姑娘可不好找。她都会了,那定远候府的其他姑娘是不是也都会?也不用全会,只要能赶上顾嫣一半也行啊!要是这样,那娶回家来就是不纳妾也是可以的,只要能生出儿子来,后院只她一人也行啊!

顾蕊眼睛就是一亮,总算看顾嫣顺眼点了,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了笑容,却忘了她自己可没顾嫣半点本事,要是真如同顾嫣一样不让夫君纳妾,恐怕没过两年就会让人家嫌弃地扔出夫家。

顾语几个待嫁的庶女也是一阵欣喜,想到未来会有一个一心一意对她们的夫君,都露出了羞涩地笑容,看的顾嫣纳闷不已。

这几个孩子是有病吧?想什么呢笑的这么淫荡?不会是在想出嫁后的事吧?她们才多大?不过十三四的年纪居然想这么远,也太早熟了吧?这在前世还是个初中生呢!

顾嫣忘了自己也才十三岁,比她们还要小上一岁,却已经放言夫君不许纳妾,比她们还要早熟。

老屈氏又被回怼了回去,憋屈的不行,想了想又开口道:“总之,你不顾候府声望一意孤行,差点害了整个候府是事实,不罚你不足以平息众人怒气,也不足以让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前些日子你腿不好,这些日子好了就去祠堂跪着吧。”

老屈氏强硬地不听顾嫣所言,让顾嫣去跪祠堂,这引起了顾安和唐氏的怒火,可还没等他们出言反对,就听顾嫣冷笑道:“抱歉,我腿是好多了,可却不能跪着,皇上说了,我可以见圣上不跪,皇上我都可以不跪,还有谁能让我下跪?祖宗吗?呵呵,我想祖宗如若知道了我的情况,相信他们也不忍让我下跪的。再说了,如果让皇上知道了我去祠堂跪着,那……”

老屈氏又是一噎,差点没背过气去,可紧接就浑身冒冷汗,吓的她直打哆嗦。

她怎么就忘了皇上下过旨的,顾嫣可以不用和任何人下跪,她连皇上都不用跪,却让她去跪祖宗,这是说他们顾家的祖宗比皇上还高贵?这不是将人头送到皇上面前让他杀吗?

老屈氏惊出一身冷汗,再也不敢说话,瞪着顾嫣的眼睛带着惊恐。

这个死丫头嘴够利的,几句话就把她说的全都堵了回来,她才多大就这么厉害,以后长大了还得了?

看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知道她本事大着呢,要是得罪了她,那他们家还有好日子过?

想到顾嫣在比试场上的强势和她出众的能力,还有她身后两个丫头的武功,老屈氏又怂了。

万一把顾嫣惹急了不管不顾地让人收拾她,她身边还真没有能与她对抗的,指着她大发善心放过她,还是顾安能想着名声跟她求情?这两样都别想,恐怕他们迫不及等地想弄死她。

老屈氏细思极恐,对顾嫣产生了一丝忌惮,眼神微微闪了闪,低下头不再说话,可紧皱的眉头却告诉顾嫣,她这个便宜祖母没那么容易妥协。

顾书毓看了半天戏,在老屈氏屈服后不由得暗叹口气。

一大家子的蠢货,连个小孩子都对付不了,还妄想对付顾安?简直是白日做梦。

战场上的事他不清楚,可顾安能在边关平安待了八年,还能步步高升到如此地步,能是个庸才吗?他们一家才回京城不到一个月就在京城掀起了轩然大波,不只是顾嫣的惊世之语,还有顾安出手整治户部和京城到边关的几个州县,把那些贪污军晌的贪官连根拔起,虽然还没确定有多少人被牵连进去,但人数一定不会少。

那些贪银最后全进了国库和皇上的腰包,皇上能不对他好吗?他这么有心机,家里这些蠢货能对付得了他吗?

想到这里,顾书毓闭了闭眼。

罢了,就按他原先所想来办吧,他这几天还想着把顾安留在府里,现在看来是没希望了。

顾书毓长长叹了口气,“唉!算了,九丫头也算是为候府增光了,现在京中谁不知道定远候府九小姐顾嫣能力非凡,才学出众,上能马上定乾坤,下能管家秀才艺,是个不可多得的媳妇人选,连带的蕊丫头几人也都有所受益。祠堂就不用跪了,还是禁足吧,顺带抄点佛经静静心。”

老屈氏再跋扈也不敢违背顾书毓的决定,她虽强势,可也知道候府还得自己的丈夫撑着,没了丈夫的支持,候府只会败落。

眼前的形势于她不利,只有退一步再谋划未来。

老屈氏很快就想通了,然后高傲地扬起头颅睨视顾嫣。

“既然你祖父给你求情,那就这么样吧,在家里禁足,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你外出。”

顾嫣无所谓地点点头,一声没吱。

老屈氏见她妥协了,暗暗松了口气,又说起了顾槐承爵的事。

“明日你们父亲就会上书给皇上,让老大承爵,不日我们府上将会举办一场宴会,庆祝此事,你们都准备一下,嫣丫头就不要出来了,待在你自己院子里别出来。”

顾嫣抬眼扫了老屈氏一眼,默默地低下头不理她。

顾槐承爵与她何干?候府办宴会更是与她无关了,她才不会出去与人应酬呢!烦!

老屈氏见没人反对,也不愿意再看到顾安一家人,挥挥手让众人退下了。

顾安一家四口无视了众的目光先一步出了荣安堂,四人和和美美地回了百芳园,刚到园子里四人的脸色就变了,阴沉地可怕。

赵妈妈心惊于最好相处的一家四口的脸色,赶紧出了屋子,站在门口亲自守着,让他们一家能安心说话。

“这个老太婆居然还想让嫣儿去祠堂跪着,她是想要了嫣儿的一双腿啊!”

顾哲瀚拍打着桌案,气的在屋子里转圈。

唐氏冷笑,“呵呵,她明知道嫣儿不能下跪却还让跪祠堂,可见是没安好心,还好嫣儿机灵,让她躲过去了。”

顾安眼神冷的能让人打哆嗦,出口更是狠厉。

“皇上都不让嫣儿跪,她凭什么?就是老祖宗也得看嫣儿能不能跪吧?真把我惹急了,老子就去告御状,到时候候府必会惹恼皇上,哼,想死,我成全他们,想让我们受苦,那就都陪着我们吧。”

顾哲瀚眯了眯眼,“哼,一群不知所谓的蠢货,爹,他们真是我们的亲人吗?怎么都这么蠢?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简直拉低了我们的智商。”

顾嫣静静地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说的顾哲瀚拍案叫绝。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这句形容的太好了,真的是拉低了我们的智商,要是都跟他们一样,我们早就死在战场上了,还能风风光光回到京城?”

“他们这不叫蠢,而是眼瞎,他们看不到别人的长处和优点,看到的只有他们认为的那些,自欺欺人的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们一样,所以定远候府注定了走下坡路,也早已注定了败落。”

顾嫣又抿了口茶水,扫了眼顾安。

顾安想了想嘿嘿一笑,“候府败落了也好,免得我总是心有不甘,等爵位让皇上收回去,谁也别惦记。可笑顾枫还眼馋着爵位,却忘了上面那个是他的亲大哥,也忘了老祖宗起家的根本,没有武力镇着,定远候府就是个笑话。”

“爹想要爵位?”

顾哲瀚疑惑地看向顾安,不知道他爹的心思。

顾安摇摇头,“爵位不是我能惦记的,皇上再重视我也不可能让我承爵。一是庶子不能承爵的规定,二是他想收回爵位。开国四公九候十二伯,现在四公还都有,却只有镇国公和卫国公免强算是后继有人,但却不可和他们先祖同日而语,而且他们从文,要说武,还真一个没有。九候这些年来削的削,抄家的抄家,还剩下五家,十二伯府更惨,只剩下了五家,还有二家是候府降位的。

皇上收回这些爵位也不是没道理的,虽然本朝没有规定爵位明确的品级,可到节日宫里的赏赐可是按照旧朝南梁来的,每年光是往这些公候伯府里送的东西都是一大笔开销,皇上能愿意才怪了。

这些年从先皇到皇上一共收回来十一个爵位,给宫里节省了多少开支皇上心里一定清楚,所以才会不遗余力地打压各候府和伯府,想要再收回几家爵位。

但皇上也知道,剩下的这些家爵位不好收了,而眼下就是收回爵位的一个大好时机。”

顾哲瀚脑袋瓜子灵,一想就想明白了,顾嫣根本不关心这些事,唐氏则是一心扑在丈夫和儿女身上,对朝中之事也不大关心,顶多丈夫和儿女们说什么做什么,她支持就是了。

“爹是说,皇上想让爹拿下四公府的兵权?或者是夺嫡之战?”

顾哲瀚问了出来,顾安点点头。

“皇上应该就是这意思,只是皇上的意思谁也拿不准,或者说皇上也许也在等,等四家能各出一位统领手上兵权之人,让四方安宁,无人敢进犯我大魏。当然,这些都要建立在几家忠心耿耿的基础上,如果几家参与到了夺嫡之争,那么皇上也不会再手软,恐怕他们再想保住手上的兵权就难了。

不仅如此,自古以来每朝每代的夺嫡之争都会让一大批世家公候参与其中,去争取从龙之功,这也就给了皇上一个机会,让他能顺利地收回爵位。每一个世家公候都知道会有危险,可还是深陷其中,只为给后世子孙多留下三四十年的荣耀。”

顾哲瀚皱了皱眉,“几位皇子都大了,而皇上也老了,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不过,皇上怎么知道父亲不会参与到夺嫡之争中?”

顾安微微一笑,“皇上曾给过我暗示,我也表了态,只忠于皇上,忠于皇室,其他的一概不管,他让谁当皇上我就忠于谁。”

顾哲瀚一听就放了心,长出口气,“那我就放心了,这样看来皇上是不会让嫣儿嫁给某个皇子了。”

顾安仔细想了想,点点头,“没错,我倒是忘了这一点,现在看来嫣儿是不会有机会嫁进皇室了。这样的话就太好了,和一群女人争夺一个男人的宠爱,又要被关在宫里出不来,也太憋屈了,还是在宫外逍遥一世的好。”

顾嫣喝了口茶,脸上淡淡的表情可见她根本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