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断他一条腿算是轻的/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小宝被亲姐姐两巴掌煽的头晕眼花,蛋蛋在一旁惊呼着:“妈咪!”

纪欧娃一把攥住宋小宝的衬衫领子,“你不是要死吗!你去死啊,快去啊,死给我看!”

宋小宝当即醒过来,那双混沌的瞳孔变得清明,纪欧娃那张脸放大到他眼前,上面布满了急冲冲的怒气,宋小宝被吓破了胆,两只手拄在地上试图往后退。“姐,我只是被游戏迷惑了心智,我现在不想死了……”

纪欧娃怒极反笑,宋小宝第一次见识到这个亲姐姐生起气来这样可怕。

“你现在不想死都不行,你不是觉得你一无是处,留在这世上干什么!赶紧给我跳下去!”

纪欧娃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抓着宋小宝的衣领用力将他往楼沿拖,宋小宝不停的挣扎着,“姐,我错了,姐!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不想死啊,呜呜呜……”

纪欧娃已经被愤怒燃烧了理智,根本听不进宋小宝的任何话,宋小宝被她在地上拖着,地上落下簿薄的那层白雪划出一道长长的印子,宋小宝鼻涕眼泪流了一脸,可这完全打动不了纪欧娃。

纪欧娃一把将宋小宝的脑袋压到楼沿外面。宋小宝惊恐的盯着二十六层高楼下的景色,下面是繁华的街道,那上面车水马龙,宋小宝担心自己掉下去之后再被车子碾压过,到时候连个全尸都不能留。

纪欧娃咬牙切齿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你跳下去,我这个亲姐姐算是解脱了!以后宋家的财产全都留给宋启航!你跳下去,我和蛋蛋活的更加快乐!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你就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你死了,没人为你哭丧,你跳啊——”

纪欧娃字字句句戳到了宋小宝的心里,宋小宝望着楼下的景色开始泪流满面,“姐,我错了……”

泄了气一般,纪欧娃蓦然放开宋小宝,苍白着脸靠着沿墙坐下去。

她只要再来晚一点点,就会失去对于她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亲人……

宋小宝跪在地上开始掩面痛哭,“呜呜呜”的声音从天台里传出去。

天上的雪花越下越大,一直在旁边紧张观看的蛋蛋朝纪欧娃跑过去。

“妈咪,你别生气了,舅舅知道错了。”

见纪欧娃坐在地上不说话,只是呆呆的望着自己,蛋蛋又关心道:“妈咪,地上凉,快起来吧,你这样坐着,妹妹也会不舒服的!”

贴心的蛋蛋伸出自己的小手搀扶纪欧娃的胳膊,纪欧娃一把将蛋蛋拉近怀里。

“妈咪……”蛋蛋感觉到妈咪在哭,冰凉凉的液体滑进了他的脖子里,妈咪的栗色头发扎得他痒痒的,蛋蛋用两只小手抚摸纪欧娃纤细的后背,“妈咪,别哭了,我和舅舅不会丢下你不管的。蛋蛋马上就要长大了,蛋蛋会帮助你完成你想做的事。”

纪欧娃双臂收得更紧,没有人能体会到她快要失去亲生骨肉的那种窒息感。

宋小宝的哭声很快止住了,雪越下越大,蛋蛋懂事的为纪欧娃拨去头上的雪花。“妈咪,你冷不冷呀?”

纪欧娃吸了吸鼻子,很快从地上站起来,她脸上的泪痕还未消失,牵着蛋蛋的小手儿,冷冰冰的睇了跪在地上的宋小宝一眼,“一会儿救护车来的时候,你提前假装昏迷被抬上车,最起码也得等过了三个小时以后再醒过来。”

闻言,正在伤心的宋小宝抬起头,不可思议的望着纪欧娃,“什么?姐,你竟然拨打120!难道我跳楼,你不应该拨打110来救我么!”

“我怎么知道你死不成!我一来就做了最坏的打算!”纪欧娃朝他吼道。

“那就算我摔下去,这可是26层楼啊,120能救我么?”

纪欧娃白了他一眼,“120是救蛋蛋的,万一你们俩同时摔下去,蛋蛋体积小,你肯定是给他当作垫背的。我必须确保他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抢救。”

“……”宋小宝呆呆的望着天台地面上的雪花,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这下惨了,以后要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啊……”

“现在知道丢人了,跳下去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这些。”

蛋蛋拉了拉纪欧娃的手,“妈咪,舅舅已经够伤心了,你就不要再刺激他了好吗?”

纪欧娃投给宋小宝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楼底下正好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她眼神闪了闪,迅速拉着蛋蛋的小手往天台出口走去,走之前又不放心的嘱咐宋小宝:“记住了,必须装作人事不省的样子!”



整条街道都覆盖上了银白色,纪欧娃和蛋蛋坐在出租车上,他们透过车窗望见许多穿白大褂的医生从拥挤的小区门口抬出来一副担架,而宋小宝正脸色乌青闭着眼睛躺在上面。

救护车逐渐驶远,纪欧娃对出租车司机报出了齐家的地址,车子一路平稳行驶着,很快到达齐家,纪欧娃目送蛋蛋进了齐家的大门口,这才要司机掉头去姜昊天的地盘儿。

眼下天色临近夜晚,马路上已经亮起了霓虹灯,天上飘着鹅毛大雪,S市的天气冷的能冻死仓鼠,可这并不妨碍年轻男女到酒吧寻求刺激的热情。有不少客人陆续进入姜昊天的酒吧。

闫鼎润大腿上坐着一位穿白色貂绒马甲,黑色皮裤的富家女,她面貌甜美,小鸟依人的歪靠在闫鼎润怀中。闫鼎润一只手移动到女孩儿的大腿上,另一只手正在摇色子。

“大大大……”

在座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少爷,有的自己是老板,一把一千块做底子,张耀没兴趣参与这种低级的消遣游戏,他嫌这桌人吵的厉害,自己跑到附近的一个角落喝酒。

姜昊天一身白西装出现在酒吧里,倒梳的头发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被照耀的油光发亮。

见他朝自己走过来,张耀放下酒瓶,忍不住蹙了蹙眉。

“张大少。”姜昊天笑着打个招呼站在张耀对面,“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不去玩儿两把?”

张耀唇角勾了勾,手里的酒瓶转了下,“没意思。”

张耀又拿起酒瓶周了一口,“不开车的时候,我比较喜欢喝酒。”

“呵~”姜昊天体面性的笑了笑,“不玩儿永远不知道其中的乐趣!下回你给我多带几个朋友,哥哥这里所有的酒你免费喝。”

张耀点了点头,他从脚到头打量着姜昊天,刚硬帅气的脸上忽然绽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前两天穿的白衬衫和牛仔裤挺适合你,今儿怎么脱了?”

姜昊天唇角的笑容滞了一下,也不知道张耀在哪儿看见自己和齐雨薇约会,但他很快恢复淡定。“心血来潮偶尔会穿一穿,工作的时候还是要穿的正经点儿。”

“装斯文挺适合你。”

姜昊天笑笑,“你先喝着,我去闫总那边转一转。”

姜昊天很快加入到赌局中。

姜昊天故意连着输了几把,也不知对一桌人说了什么,惹得这桌人哈哈大笑,闫鼎润还把姜昊天当作自己兄弟一样,大笑着用手拍他的肩膀。

张耀冷漠的看着这一幕,要真让二哥知道,姜昊天要把他妹,哼,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逍遥快活。

张耀刚刚将一瓶酒喝完,他就听到酒吧门口处传来一阵躁动。

他眼神撇过去,正好望见纪欧娃来势汹汹的站在灯光底下。

纪欧娃一出现就成为酒吧的焦点,全场都屏息凝神的望着她。本人比电视上还漂亮,可并不像荧屏上那样甜美可人、性感纯洁。反而是全身上下透漏着一股骇人的杀气。

“小,小二嫂?”闫鼎润愣了一下,随即放开怀中的女人站起来,“她怎么来这儿了?”

众人目光聚集在纪欧娃身上,这个女人貌似是来找茬儿的,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四周。

酒吧的经理急匆匆的跑进来劝说着纪欧娃,“纪小姐,您不能这样啊。有什么事您私底下和我们老板解决,酒吧还有这么多客人呢,何况您也是公众人物,总得注意形象问题吧?”

“让开!”纪欧娃一把搡开酒吧经理,她眼神很快注意人群中那一抹亮眼的白色,女人二话不说大步走到酒吧前台,抄起一瓶即将喝干了的“路易十三”朝一桌人走过去。

众人都搞不清纪欧娃要干什么,闫鼎润见她跟个母夜叉一样举着酒瓶朝自己冲过来,一脸惶恐的朝身边的女人怀里钻。

“小、小二嫂,你要干什么!我、我可是已经有对象儿了啊!”

“咣——”的一声,酒瓶开颅的声音响彻整个酒吧。

闫鼎润摸摸自己的脑袋,完好无损,他松口气,从女朋友怀里钻出来,只见姜昊天正捂着潺潺流血的额头站在灯光底下,他身上的白西服很快被鲜血染红,整个酒吧的人膛目结舌的望着这一幕。

姜昊天明显是被激恼了,也顾不得平日里在众人面前装出来的形象。

他眼神充血,咬牙切齿的瞪着纪欧娃。

“疯子,难怪只有给别人当小三儿的份儿,就你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女人,永远也别想进齐家大门!”

纪欧娃不怒反笑,是冷笑,“看来我这一下力度还是不够,竟能让你活着骂我是泼妇。”

纪欧娃扔掉手里破碎的半截酒瓶,紧接着就拿起茶几上的另一个空酒瓶。

姜昊天捂着伤口往后退,闫鼎润和周围的人急忙拦下又要伤人的纪欧娃。

“小嫂子,你理智啊!再大仇再大怨,咱们私底下解决!当着这么多人你还要不要形象了!打人是犯法的,我前几天才蹲的局子,你别给我二哥找事儿成不成?”

纪欧娃听不进任何话,她被闫鼎润和其他人拉着退到吧台,一双充斥着怒火的美眸竭尽所能的寻找周围可以攻击姜昊天的武器。

张耀赶紧跑过去,纪欧娃决心要将这件事情闹大,她喘着粗气冷冷的瞪着这一群阻拦她的人。

闫鼎润死死的握着她的胳膊不敢撒手,接受到纪欧娃仇视的目光,吓得闭着眼将头别过去。“行,我不看你,一会儿你再从眼里下刀子把我给灭了!”

大家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纪欧娃和姜昊天之间仇恨不小。

闫鼎润一口一个小二嫂,可齐晋的正牌夫人并不是纪欧娃。大家稍稍理一下思维,便能隐约猜到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纪欧娃是三儿,姜昊天八成是为了给姐姐报仇,私底下做了什么事惹恼了纪欧娃。以至于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都敢找到酒吧里来闹。

齐晋的身份摆在那儿,没人敢瞧不起纪欧娃,酒吧里的其他人都对此事保持置之不理的态度。

姜昊天被几名服务生搀扶着快速走出酒吧,他走时脸上身上都是血,给人一种快要死了的感觉。

也不知是谁提前通知的齐晋,张耀打过电话去的时候,齐晋正在赶来的路上。

纪欧娃被几个人合力架出酒吧,齐晋正好从车上下来。

“放开我!”纪欧娃在酒吧门口挣扎的样子格外狼狈,齐晋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加快脚步抿着唇走到她身边。

“小二嫂,你踩到我脚了!”闫鼎润痛的龇牙咧嘴,可仍是不敢松开纪欧娃。

他和张耀担心伤害到她,俩人不敢使大劲儿,纪欧娃力量大的马上就要挣脱掉,没想到齐晋走过来,一把将她捞到怀里。

“二哥你终于来了!”闫鼎润和张耀同时松口气。

齐晋的脸色冷的能掉冰渣子,他用两只大掌死死的握着她的肩膀,强制性的将纪欧娃往车里拖。

纪欧娃踉跄着前进,路上还有积雪,齐晋担心她的高跟鞋会歪到脚,索性双手一抄打横将她抱在怀里。

“放我下来!”纪欧娃踢腾着腿挣扎着,双手不停的拍打男人的胸膛。街上有不少行人侧目望向这边。

齐晋不为所动,他担心女人从怀里掉下去,两只手臂揽的更紧。

一直走到那辆黑色的宾利旁边,齐晋才将她放下来,纪欧娃双脚着地以后就想着逃走,齐晋打开车门,一把将她塞进去。

“你混蛋!”

齐晋充耳不闻,他沉着脸将车门锁好,纪欧娃拉了两下拉不开,她转身就想去开另一侧的车门,没想到男人高大的身子立刻挤了进来。

车里的空间变得狭隘,纪欧娃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继续和他闹。

“你放我出去!”

“你闹够了没有!”齐晋伸出手臂将纪欧娃摁在椅背上,男人凶狠的吼叫声回荡在纪欧娃耳边。她怔了一下,望着齐晋冷若冰霜的样子,透明的眼泪像小溪一样从眼眶里流出来。

“没有!我就是要杀了姜昊天才解气,杀不了他我就不活了!”纪欧娃气得拍打着车座,今天她不豁出去和齐晋闹一闹,他永远都会顾及着姜美雅的“救命之恩”不会对姜昊天下狠手。

“那我呢?”齐晋唇瓣哆嗦下,态度柔和下来,一双手捧着纪欧娃的脸蛋儿,“我怎么办?还有女儿……你说这话让我多伤心?”

纪欧娃发挥自己超常的演技,专门去回忆那些令人伤心的往事。她回忆蛋蛋跟着她住在地下室吃剩饭的情景,回忆自己在生孩子那一刻血崩时无助的情景……

“放我下去!”眼泪仍在肆意横流,可纪欧娃看齐晋的眼神不是哀伤,而是冷硬的仇视。

这种故作坚强的表现,另齐晋心疼的要死。他抬手为纪欧娃拭去脸上的眼泪,可怎么擦也擦不完。

“小宝想跳楼自杀,是因为玩儿了一种国外的游戏。他属于心理防线极差的那一种……”

纪欧娃在去救宋小宝之前,早就听余曼彤在电话里讲过,她现在懒得听齐晋在这里废话。

“你放开我!我今天要跟姜昊天拼个你死我活!”

纪欧娃收了眼泪,忽然大力推开齐晋,挣扎着要下车。

齐晋一把将她拽回来,推倒在座位上。

“你放——唔……”

齐晋用唇堵住她的嘴,亲了两下就赶紧移开,“我已经派人去找姜昊天要谋害你弟弟的证据,他会由法律来制裁,你现在要做的是安心养胎,而不是去找他拼命!”

“我不相信什么法律!姜美雅的表哥就是李木生,警察局大门朝姜家开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齐晋压住纪欧娃的上半身,不让她起来。“那你相不相信我。”

纪欧娃撞上那双深邃清澈的眸子,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不信!”



纪欧娃闹了一路,齐晋好不容易才将她弄到家。

纪欧娃明显是累了,呆呆的坐在床上不说话,齐晋拿来木梳子为她将乱糟糟的头发打理好。就这么一会儿,她头发上的清香气儿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火燥燥的烟酒味。

也不知道是在酒吧里沾染上的,还是自己身上的。总之齐晋一想到她跟个母老虎似的杀到酒吧找姜昊天算账,心里头没由来的就空缺一块儿。

“多大人,还自己动手算账,不知道的以为你没男人。”

齐晋将木梳子放下,他弯腰拄在床上,温柔的注视着纪欧娃通红的眼睛和鼻头。

纪欧娃撇过头去不看他,齐晋耐心的坐在她身边对她解释:“我生气的不是因为你打了姜昊天,而是你一个人去救天台上救宋小宝很危险,万一他将你也拉下去,我该怎么办?”

齐晋光是想想就痛的揪心,他才刚刚有了女儿,马上就要人生圆满,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跌到泥潭里。

齐晋默默注视着她,见纪欧娃还是不肯同自己说话,他眼神闪了闪,又放柔声音道:“折腾半天也饿了,我先去给你下碗面。”

齐晋站起身来就要去厨房,身后忽然又传来女人冷漠的说话声。

“我不吃!”

“……”

“仇人逍遥法外,我永远吃不下饭,女儿陪我一起饿着。”

纪欧娃从前再和齐晋闹别扭,可从没说过不吃饭,她这态度摆明了要绝食。

齐晋站在原地顿了顿,投降了一般又站回纪欧娃面前。

他思索良久,忽然双手拄着床沿弯腰注视她,薄削的唇瓣轻启:“那你想怎么办。”

纪欧娃缓缓回过头与他对视,那双眸子里浮现出滔天的恨意。



姜昊天在从医院回酒吧的路上被人偷袭打了一顿,因为位置偏僻,且周围并没有路灯,那些袭击他的人都戴着口罩,姜昊天根本辨认不出这些人是谁。

这些人将他的嘴用毛巾捂住,四个人牵制住他在雪地上无法动弹,姜昊天看到黑暗里,有一条铁棍像敲核桃一样高高的扬起,又对着他有旧疾的右腿重重的落下……

齐晋当着纪欧娃的面儿接听电话,“断了他一条右腿,满意了?”

齐晋眯着眼瞧她,纪欧娃冷漠着脸没回答,可因为气急而涨红的小脸儿明显失去了血色。

“挂了。”

齐晋将手机扔在床头,男人也是不高兴,毕竟宋小宝没有任何危险,只是昏迷了三个小时之后便醒过来,他这样对姜昊天,等于毁了姜昊天的整个人生,怎么说两家也是名义上的亲家,齐晋觉得自己实属有些过分。

“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逼着你,你怎么会对给你戴绿帽子的男人下手!”

纪欧娃嘴里满满的讽刺,齐晋并不生气,动了下嘴唇坐到纪欧娃身边。

“但凡不是你给我戴的,都不算绿帽子。我还巴不得美雅背叛我,毕竟我和她不是真的夫妻。”

纪欧娃冷笑一声,还沉浸在余怒里。

齐晋眼睛瞥见她苍白的唇瓣,立刻紧张的抬起手去触摸纪欧娃的额头。

“怎么这么烫?身体不舒服也不知道和我说话!”

齐晋摸了摸纪欧娃的脖子、后背,全部都是滚烫的,只有她的手心冰凉刺骨。

齐晋吓得赶紧将她捂到被子里,揣在怀里抱着。

纪欧娃双眼皮打架,马上就要晕过去,齐晋用嘴唇贴了贴她的额头,立即拿起手机打电话。“我现在就叫医生。”

纪欧娃勉强扯起苍白的唇瓣笑了笑,脑袋一歪倒在齐晋怀里失去了意识。

纪欧娃当天晚上发起了高烧,孕妇有很多药都是禁忌,医生来了之后也只是给输了两瓶葡萄糖。

齐晋不停的拿温水浸泡热毛巾给她擦全身,可纪欧娃身上的温度一点也没有降下去。

男人担忧的额头拧成了川字,医生拿了一盒中药走进来。

“齐先生,这盒中药是驱寒散热的,等纪小姐醒了以后你给她服下。”

齐晋揪了下眉心站起来走到医生面前,他接过那盒药,看了看上面的说明,又道:“就没有别的办法,让她醒的快一点?”

“很多西药是不能用的,齐先生,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纪小姐只能吃少量的中药,最多还是物理降温。”

齐晋自然知道这些常识,他将医生送出去,回到卧室的时候,双眼注视着床上双眸紧闭了无生气的女人,顿时觉得断姜昊天一条腿算是轻的。

纪欧娃昏迷了一天一夜,齐晋衣不解带得照顾她。

余烧三天后才退去,齐晋给公司请了假,将手里的任务分配出去,直到纪欧娃身体彻底好了,这才打算回公司上班。

“我今天去公司待半天,中午就回来。你不是想吃鱼,我正好去菜市场买新鲜的回来给你做。”

纪欧娃坐在沙发上点点头,齐晋亲了她一口便出了门。

纪欧娃听到关门声,她又踱步到卫生间的窗户旁,直到看着楼下那辆黑色宾利驶远,这才动身去到约定好的地点和余曼彤见面。

古香古色得茶楼到处弥漫着诗情画意的气息,桌上得茶水散发浸人心脾的香气。

纪欧娃坐在余曼彤对面,直接开门见山:“你既然有办法知道姜昊天谋害我弟弟的事情,并且赚挑千钧一发的时刻告诉我,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