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酒吧再遇纪少(2更)/最强军宠:蜜爱狂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席晋扬?秦念目光微闪,他怎么会来?

接着,她就看到了从玄关处闪出的席晋扬,他身穿黑色西装,衬得整个人越发成熟稳重,步子看上去很是沉稳,可事实上速度很快,不过几秒钟,就走到了大厅中央。

席晋扬先对着秦振国和宋宛如礼貌颔首,“秦总、秦太太。”

“你好,席少。”秦振国满脸的怒意仍未散去,眼底警惕了起来。

谁不知道席晋扬是苏宇轩的朋友,他此时来,是来帮着苏宇轩一起搞垮秦家的?

宋宛如也陪着笑,“席少还是第一次来呢,”回过头去吩咐佣人,“快去沏茶准备果盘。”

她自然也知道席晋扬是苏宇轩的好朋友,想讨好席晋扬,让他帮忙劝劝苏宇轩。

席晋扬礼貌道,“多谢秦太太,只是不必麻烦,我是来找宇轩的。”说完,看着有些茫然的苏宇轩,“宇轩,跟我走。”

苏宇轩莫名的看着他,“什么事啊晋扬哥?”

能有什么重要的事,让他跑到秦家来找自己?

席晋扬却径直拉上他的胳膊,“走,宇轩,你不要在胡闹了。”

原来他竟然是来劝说自己的。

苏宇轩立刻抽出胳膊,退后两步,“晋扬哥,这是我和秦念之间的私事,你不要管。”

私事吗?席晋扬严峻了神色,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你把名下所有资产抵押,贷了一笔巨款,买下了所有秦氏需要的布料,这件事你做的太荒唐!”

那笔巨款可不是小数,银行不敢批,他就去借了高利贷,而这批货摆明了都会砸在手里,即便有人买,按市场价卖出去,苏宇轩也会至少赔几十亿。

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真不知道他怎么会笨的去用!

就算他是苏家少爷,就算苏家富可敌国,想要一下子拿出几十亿的现金也不是易事。

所有的资金都在案子里、项目里,要想凑齐这些钱,只能变卖股份。

可苏家股份卖不得,若是苏家人卖了股份,其他股东就会觉得苏氏出了问题,股民们也会人心惶惶。

原来,他买下布料的钱竟然是用名下所有资产抵押的,秦念的眸中有寒色,这是要跟自己鱼死网破吗?

呵~就算自己最后真的跟他在一起了,他自己大伤元气不说,还害得秦氏陷入困境,难道两个人在一起了会开心吗?

苏宇轩手下有一笔资产,秦念都知道,他曾经用那笔资产继续赚钱,她还觉得他有生意头脑,现在看来,他简直就是莽撞至极,不顾大局。

任性起来有毁灭一切的冲动,这种男人千万不能要,否则,一辈子都会被他毁了。

苏宇轩被说中了心事,脸色立刻大变,愣愣的瞪着席晋扬,“无论我做什么,只为了挽回念念!在我心中,她比一切都重要!

别说十几亿、几十亿,就算赔上半个苏家,我也在所不惜!

席晋扬看着怒吼的苏宇轩,只觉得他疯了,彻底疯了。

两人好友多年,他一直把苏宇轩当成弟弟,怎能看他封魔至此,毁了自己、毁了苏家也毁了秦家。

所谓的好朋友,不就是应该在这种时候挺身劝说的吗?

“你疯了宇轩!你快点清醒过来,你这样是在玩火,就算苏家财力丰厚,也禁不住你这样折腾,再者,你若是真的在乎念念,就更不会如此胡作非为,让她为难,惹她伤心!”一向儒雅的席晋扬,此刻神色冷冷的,低吼出声。

他只想骂醒苏宇轩,得知此事后,他去了苏家找他,才知道苏家人对他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

若是苏爷爷苏奶奶得知此事,该多么伤心失望?两位老人家又怎能忍受唯一的孙子拿苏家家业胡作非为?

席晋扬知道,苏奶奶一向拿秦念当亲生孙女,她绝对无法接受孙子这样伤害她疼爱的孙女。

苏宇轩的眸中有怒火在燃烧,唇角却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席晋扬,就算你是我的好朋友,也不能如此横加干涉我的生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和生活方式,就像你看不惯我此刻的所作所为一样,我也一样看不上你放傅静文离开,什么都不做的孬种样!”

这句话之后,整个秦家都安静了下来,大厅里除了呼吸声再没有其他声音。

苏宇轩的话说得太重了,席晋扬眼底没有愤怒,他垂眸,静静的站在那里,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只是他像个冰雕一样,冰冷而孤寂。

一直没有说话的秦念快步走来,挡在席晋扬身前,漠漠的看着苏宇轩,“晋扬哥知道尊重爱人,而你只知道满足自己,就算晋扬哥没有留住静文姐,但我相信,他们心中依旧有爱,可是我对你,心中只有厌烦,请你离开秦家,否则我现在就报警,说你私闯名宅,再把你的所作所为发到微博上去,看看别人会怎么看你。“

说完这话,她的目光扫向宋宛如和秦慧妍,上次把一切添油加醋的发在微博上,可不是这两个人的杰作吗?

两人别开目光,假装不知。

苏宇轩直直的盯着秦念,眼底猩红,他不怕她把一切发在微博上,他只怕事情被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知道。

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瞒着苏家人,若被他们知道,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

在挽回秦念之前,他没有经历安抚家人。

“好,秦念,你好样的!”苏宇轩咬牙切齿,冷笑一声,大步走向玄关。

擦过席晋扬之前,狠狠的撞了他一下,席晋扬一时不妨,结结实实的倒在了地上。

众人一阵惊呼。

席晋扬倒地的一瞬间,秦念回过身去,看到他满眼的悲伤和不舍。

他被苏宇轩的话刺痛了,被孬种二字打击了,深深的。

秦念朝着他伸出手去,眼底有着安慰的笑意,席晋扬怔了怔,拉住她的手,起了身。

宋宛如立刻迎上去,“席少,你没事吧?真是对不起,让你为我们秦家的事操心了。”

刚刚席晋扬的一番话很给力,她希望苏少能够改变心意,彻底放弃秦念。

秦慧妍的目光落在两人的手上,暗暗的撇了撇嘴,这丫头还真是到处勾搭人,现在又企图勾搭席少。难道她不知道席少心里只有傅静文一个人吗?她拿什么跟人家比?

“这是我应该做的。”席晋扬恢复了往日的儒雅,淡笑点头。

这时佣人们端着茶水、果盘和点心走来,一一摆在茶几上,宋宛如比了个请的手势,“席少快坐下喝点水吃点水果点心。”

说着给秦慧妍比了个暗示的眼神,示意她给席晋扬倒茶。这席晋扬可是苏宇轩的好朋友,虽然两人今日闹了别扭,但相信很快就能和好。

若女儿能和席少搞好关系,日后他能在苏宇轩面前替女儿美言几句就好了。

再者,席家也是七大家族之一,财力雄厚,和席少做朋友总归是好处多多的。

秦慧妍立刻心领神会的倒了茶,刚要朝着席晋扬走去,只见他笑着摆摆手,“谢谢您的好意,但我有些事想单独跟念念谈。”说完,侧眸看向身旁的秦念,“咱们出去喝点东西吧。”

“好,我去换件衣服。”秦念点头同意,随即快步上了楼。

秦慧妍端着茶水送也不是,放也不是,杯把很快惹了起来,她手中滚烫滚烫的,银牙咬紧。

该死的,她才是豪门圈里的超级名媛,凭什么苏宇轩、端木皓、纪璟睿还有席晋扬个个不把她放在眼中,倒是一个两个都盯着秦念,简直让人气愤!

宋宛如却没有气馁,大家之前只是在宴会上碰过几次面,不熟悉,现在当然要抓紧时间搞好感情。

她上前和席晋扬说着闲话,席晋扬一向有绅士风度,也是礼貌的一一回答。

很快,秦念从楼上下来了,她穿着一身天青色的休闲装,头发还没干,所以披散着,整个人看上去很清爽。

“走吧。”她走到席晋扬面前,冲他点了下头。

席晋扬立刻对秦家其他人道,“今天打扰了,那我就先走了,秦总、秦太太再见。”

“席少慢走,今日的事多亏了你,谢谢。”秦振国自知刚刚心中冤枉了席晋扬,看着他的眼神含着歉意。

“好,好,席少,以后要常来家里做客。”宋宛如笑盈盈的要送他出去。

席晋扬立刻道,“秦总、秦太太请留步。”

从始至终,秦慧妍都好似空气一般,席晋扬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惹得她心中窝火。

难道有秦念的地方,她注定无法被人关注吗?她心里恨不得立刻把那丫头赶出秦家,赶回h城去。

秦念上了席晋扬的车,路上,他直直的看着路,一句话都没说。

秦念便没有打扰她,她心里知道,他肯定在想苏宇轩刚刚的话。

只是,她没想到,席晋扬竟然把车开到了酒吧,在她印象中,从没见过他喝酒。

每次三人出来聚会,他都是喝咖啡或者喝茶,看来,他真的被苏宇轩的话打击到了,想要借酒消愁。

那秦念必须陪着,若不是他来替她解围,又怎会被苏宇轩怼了一顿,孬种这个词太难听了,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

何况,席晋扬追了傅静文这么多年,等了她这么多年,用这两个字来说他,未免太过分。

他不是孬种,他只是不愿意勉强爱人,苏宇轩这种人,是永远都不会懂得。

“进去吧。”席晋扬淳厚的声音传来。

秦念点点头,目光落在酒吧牌匾上那个巨大的黑蜘蛛上,那蜘蛛栩栩如生,看着有些瘆人。

两人进了酒吧,浓浓的哥特风迎面扑来,酒吧里光线很暗,音乐也是秦念从未听过的,听上去怪怪的,心里有些发毛。

真是一家与众不同的酒吧……

端木皓坐在角落里的位置,那个位置几乎没有灯光,别人根本看不到他,可他却清楚的看到了秦念和她身旁的席晋扬。

这么晚,这丫头怎么跑酒吧来了?还穿着休闲服。看来,她应该不知道要来酒吧才对,否则怎么也要换身衣服。

席晋扬是豪门圈里有名的好男人,专情儒雅,只是端木记得他是苏宇轩的好友。

估计他是替苏宇轩来劝秦念的,不成,他可不能让苏宇轩截了好友的胡,立刻拿出手机,给纪璟睿发了维信。

“璟睿,你家丫头现在在我的酒吧,她可是跟席晋扬一起来的。”

纪璟睿一直在纪氏忙碌,忙到忘记了时间,知道屏幕亮了起来,他看到端木皓的消息,琥珀色眸底闪过一抹异样。

之前他就在担心席晋扬和傅静文会劝秦念和苏宇轩和好,后来确认了傅静文没有这种想法,可席晋扬的心思他就不知道了,毕竟两人除了正常的生意往来,私下里根本就不熟。

“嗯。”

他只回了一个字,鼠标按下关机键。

端木皓手里捧着手机,看到一个字的回复时,忍不住斜扬了唇角,呵~装什么镇定,他敢打赌,不出半个小时,那家伙肯定到!

两人被带到一个小包厢,席晋扬对着服务员道,“来一打你们这最受欢迎的酒。”

一打……秦念眉心一跳,这是要喝醉的节奏啊。

席晋扬又道,“来一扎果汁,再配点小吃。”

“请二位稍等。”服务员欠身出去了。

不过一会,服务员就端着东西上来了,一打酒,是酒吧热销榜的前十二名,杯子不同,颜色各异,看得人眼花缭乱。

席晋扬还没说话,先端起一杯就,仰头一饮而尽,包厢里闪着红色的光线,他的眸底映着闪动的红光,诡异而猩红。

“晋扬哥,苏宇轩的话,你不要在意。”

灯光闪得眼晕,秦念看他时,只觉得他和平时完全不同。

席晋扬又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手里握着骷髅形状的杯子,一边把玩,一边自嘲道,“他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孬种。”

秦念听到这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想到那日发微信给他告诉他傅静文离开的航班和时间,可他没有回复,最后也没有出现在飞机上。

他是否收到了自己的信息?秦念想问,可见他已经如此苦恼了,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或许,他知道自己无法留下傅静文,与其送她的时候更加伤心,不如不去。

又或者,他怕自己的出现会加重傅静文的伤心和内疚。

这个男人,他对于感情终究是内敛的,宁愿自己伤痛,也不想爱人难过。

她倒了一杯果汁,推到席晋扬面前,“晋扬哥,不要再喝酒了,伤身。”

席晋扬摇摇头,端起酒杯,又喝下了第三杯酒,苦笑连连,“念念,你发给我的消息,我收到了,可是我看到的时候,静文已经离开了。”

“为什么……?”秦念以为他是故意不去送机的,却没想到,他错过了时间。

“那天我追静文出去,我妈出来阻拦,争吵中她心脏病发作了,我送她去医院,又通知家人,也许太过忙乱,手机不知道放在了哪里,偏巧手机没了电,自动关机,等到护士帮我找到手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想过去机场找她,可那时我妈妈还没有醒,我做不到扔下她去飞机场。”

席妈妈和席爸爸感情一般,席晋扬记得小时候,两人总是背着他吵架,这几年,两人干脆分房睡,互不干预。

那日,他打电话通知席爸爸,从电话里听见他似乎在应酬,席爸爸只说让他好好照顾妈妈,可自己却没有赶到医院去。

这种情况下,席晋扬实在没办法扔下妈妈,可就是这样,他错过了送机的时间。

他等了三年,才见了傅静文一面,两人便又分开了,下一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或许吧,傅静文想用这种方式让他开始新的生活,可她不知道,他就是这样专情,心里住着一个人,就再也装不下别人。

原来是这样……难道两人就如此的没有缘分吗?秦念心情有些沮丧,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席晋扬的心情已经很差了,她必须想办法安抚他。

“那天,我去送静文姐了。”秦念喝了口果汁,跳跃的灯光打在水晶杯壁上,反射在她瞳上,她微微眯着眼眸,看不清悲喜。

席晋扬猛然间看向她,急切道,“她说了什么?我没去送她,她是不是很失望?”

“没有,静文姐说,她知道你不会来。”秦念知道这样的话说出口,席晋扬会伤心。

可是她想让他知道,傅静文一早知道他不会去,所以没有失望伤心,是不是这样,他会好过一些?

席晋扬愣在那里,半天没有缓过神来,她知道自己不会去?她为什么知道?就对他这么没信心吗?

还是说,她也和苏宇轩一样,认为自己是孬种。

愣怔之后,他突然笑出声来,一声比一声更响,停不下来,秦念看着他,眸底担忧,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劝阻。

直到他笑出了眼泪,端起酒杯,干了一杯又一杯,笑声带着无尽的悲凉。

秦念连忙上前抽出他手中的杯子。

“晋扬哥,你不能再喝了。”

不过半小时,他已经干掉了5杯酒,这样喝下去会出问题的。

“不,我要喝,静文都走了,我就更要喝了。”席晋扬抓起桌上的酒,继续喝,秦念根本拦不住。

席晋扬一边喝一边嘲讽自己,“席晋扬,你就是个孬种,你连最心爱的女人都留不住,你甚至没办法跟她去f洲,就这样陪着他,你不是孬种又是什么?!”

“晋扬哥,你不要这样,这些不是你的错。”秦念苦劝,可席晋扬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与此同时,纪璟睿到了酒吧,端木皓一见他,就端着酒杯迎了过去,“来,璟睿,喝杯酒吧。”

纪璟睿推开酒杯,“秦念呢,在哪?”

他的声音淡淡的,却难掩紧张和担忧。

端木皓朝着一旁的走廊举杯,“那边,第三个包厢。”见他快步走去,冲着他的背影打趣道,“看你那冷淡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纪璟睿没有停下脚步,身影一闪,进了走廊。

秦念知道,不能放任他继续喝下了去了,她起身,拉开门,唤道,“服务员,服务员。”

她要找服务员帮她一起把席晋扬抬到车上去,把他送回席家,让家人照顾她。

随着她的声音,走廊里快步走来一个高大的身影,秦念看着来人,只觉得无比熟悉,带到那人快步走来,她终于在昏暗的灯光中看清了他的脸,竟然是纪璟睿!他怎么会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