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错过/富贵临门之妃你不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孜默向韩夫子点了点头,就匆匆离去了,小恒子也跟着离开。

韩夫子凝望着夏孜默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周家兄妹三也好奇地看着夏孜默匆匆离开,但是夏孜默的离开并没有影响他们多久,片刻之后,三人就重新沉浸在喜悦之中。

韩夫子对周家三兄妹的欣喜有点心不在焉,他看着高兴的三人,和蔼道:“明天过来上学吧,因为是当地人,可以早出晚归,不用住在学院。”

“谢谢夫子。告辞了。”周家兄妹欣喜地一起向韩夫子感谢道别。

待周家兄妹三人离开后,韩夫子也疾步往夏孜默的住所而去。

韩夫子来到夏孜默的小院时,夏孜默站在窗前神情沮丧,小恒子站在一边低着头。

“怎么呢?”韩夫子一进门就问。

夏孜默长吁一口气,“她来了。”

“谁?你母亲?”韩夫子疑惑地问。

这个世界上除了夏孜默的母亲,还有谁能影响他的情绪呢?韩夫子估计的没错。

“没见着我。”夏孜默的拳头砸在窗棱上,立刻窗棱断裂,手上鲜血直流。

“公子,您不能这样,都是小的错,没有及时告诉您。”小恒子着急的上前,立刻撕下自己的衣袖给夏孜默包扎受伤的手。

小恒子把夏孜默的手血止住后,把夏孜默安顿到椅子上坐定后,暗想:公子的手可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公子,小的这就去你给找魏郎中。”他想着便匆匆出去找书院的魏郎中了。

“孜默,你这是干什么?何必难为自己?”韩夫子也严肃地批评他。

夏孜默咬着牙,一字一顿道:“她真是狠心,五年不见,就这么一会儿也不愿意等我。”

原来夏孜默是在生自己母亲的气,韩夫子轻笑,“你还真是孩子气,你又不是五年前的夏孜默了,你长大了,应该成熟了。她不能等你自有她的理由。”

“夫子,您不知道,这五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她,而她?要不是我硬要见她,她可能早就把我忘记了。”夏孜默谈起母亲,总是心有千千结。

从小,母亲就不是很亲近自己,因为怕别人伤害自己,所以哪怕是母子也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纵使夏孜默想向母亲撒个娇都被禁止,这都是他的身份使然,后来母亲狠心的把自己送到这离她十万八千里的地方。

夏孜默的心都在滴血,他默默地流着泪,自己也是个孩子,父亲已经离他而去,他也需要母亲的关爱。

他想着想着心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一样冷,唯有叹气才能表达此时的心情。

韩夫子当然了解一个做大事人的孤独与寂寞,他也很无奈地叹口气,“这就是你的使命。你母亲也很无奈,你不要怪她。”

“我怎么能怪她呢?我只是没有见到她而懊恼。夫子,不知道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头?”夏孜默虽然外表看起来很是坚强,但是内心很是脆弱,他也需要人的关怀。

“孜默,从古到今,成就大业之人没有不经历苦难的,只是他们历经的磨难是不一样的,你付出的,最后老天会给你回报的。”韩夫子坚信自己的想法一定能够得到证实,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也不会白费心思的。

在韩夫子的思想疏通下,夏孜默的心里总算是平静了很多,这个时候,他才发觉手掌的疼痛,龇着牙道:“嘶,还蛮疼的。”

“来了,公子。”小恒子人未到声先到,跟在他身后的居然是江郎中。

“江郎中,你怎么来了?”夏孜默和韩夫子一同疑惑地问。

“哦,我刚才去找书院的魏郎中,但是他不在。说是去上山采药了。这不,我就去镇上把江郎中给找来了。”小恒子说完就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还真是难为你了。”夏孜默嘴角轻扬,这就表示对小恒子的赞扬。

小恒子“呵呵”笑了两声,“只要是公子没事,就是让奴才去死,也值得。”

江郎中背着医药箱,没有注意他们的对话,直接把目光盯在了夏孜默的手上,“伤口不是很深,但是得处理一下,不然这要是化脓了就要留疤了。”

夏孜默一听“留疤”这两个字,居然心情好了起来。

他大笑,“哈哈哈,江郎中,你可真有意思,我又不是小姑娘,何况伤口又是在手上又不是脸上,留疤怕什么?”

江郎中摇了摇头,“话不能这么说,这要是留疤,可是对我的医术的亵渎。我一定要让你的手完美的痊愈。”

这回就连韩夫子都忍不住了,“你个江老儿,还这么较真。”

“要不怎么能当你们坚强的后盾呢!”江郎中说话很有深意,但是韩夫子和夏孜默当然能听懂他的言外之意。

沉默了片刻,韩夫子问:“让你找的人找着了吗?”

“找是找到了,但是他不愿意出山,我是用尽了办法也不能激到他。”江郎中一边给夏孜默处理伤口,一边回答着。

“那他现在境况如何?”夏孜默也迫不及待想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个“神算子”的情况。

江郎中叹了口气,“以前生活穷困潦倒,我用尽办法让他欠我几个人情,想利用这感情仗让他屈服。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小机灵鬼……”

江郎中一想起周乔儿那个鬼机灵,是又恨又喜欢,真是拿她没有办法,“现在他的生活很是惬意啊,想让他出山可是难上加难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这时间可不等人啊,我们以后还要需要他呢!”韩夫子有点心急了。

“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吧,我再想想办法。”江郎中处理好了夏孜默的受伤,有条不紊地收拾了自己的医药箱,“我不能在此地久留,我想说的是韩李村的周乔儿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你们可以考虑一下是否要收为己用?”

“周乔儿?”

“周乔儿?”

“对!就是她!”江郎中想收她为徒被拒的事情,想必云水镇的人已经人尽皆知了。

“周乔儿确实与众不同,才华突出,但是和我们成就大业能有多大的关系呢?”夏孜默眉头紧皱。

“那个小丫头,鬼机灵着呢,她的脑袋里有千万个主意,都是你想不到的。民以食为天,这以后的食物就不用愁啰。”江郎中说话的尾音拖的比较长,直到他踏出房门才结束。

韩夫子和夏孜默看着江玉清消失的背影,互相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题外话------

感谢静胡说136**447投的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