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子之怒/湮华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禁宫大内,尚书房中,年轻的帝王勃然大怒,杯子茶具,连同书案上的折子,画作一并掀翻在地,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奴才婢女,跪了整整一屋子,个个面色惨白,大气都不敢出。

“不满意,不满意!他们还是不满意,朕是一朝天子!九五之尊!就算错怪了一个人,那又如何,又如何!”一脚踢在龙书宝案之上,轰隆一声,连带着旁边的古玩玉器的架子,尽数倾倒,将跪在下面的一个小丫头,活活盖在了里面,任由物件往身上砸去,不敢挪动一步,也不敢出声,瓷器片子划伤在后背上,一道一道,血浸了出来。

似乎还不满意,黄袍的青年将自己束于发髻的祥龙宝冠用力扯下,也不管是否连同头发缠绕其上,一起被拽下来几撮。这时也只有王琚,神智到还清醒,也是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跪在地上,用膝盖走到发疯的君王面前,抱着他的腿求到:“圣上,陛下,万岁爷爷,可使不得啊,您纵归生气,可也不能拿身体撒伐子啊,这磕了碰了,坏了些瓷器儿,官衣儿也就罢了,万一伤了身体,他们就是有一万个脑袋,也不够赔的呀。”

皇帝几次尝试却扯不下来,四下张望,一脚又踹开攀附在自己腿上的大太监王琚,三步两步摘下挂在墙上的宝剑,更是吓坏了一众奴才。王琚嘴里叫着“圣上息怒”,一边叫身边的小太监扑上去抢夺。

此时皇帝人正在气头上,哪里管得了这么许多,仓啷啷利剑出鞘,抹在扑来的小太监脖子上,没出声,就歪在地上没了动静,这一见红,屋子里更是闹得人心惶惶,眼看着皇帝提剑柄就往自己脑袋上撞,王琚冲上来拽住了他的腕子,又眼神吩咐小太监们赶紧过来抓着,可是经过刚才那一出,谁还敢轻易上前。

“你们这些个狗奴才,都给我用身子挡住皇上的剑,要不然今日你躲过去了,皇上擦破点皮儿,明日就诛你们九族!”公鸭嗓叫嚷着,这时他叫别人是奴才,丝毫不觉得将自己也骂了进去,一边整个身子靠在皇帝的臂弯处阻止利剑向自身挥动,一边大声劝着“皇上使不得”,看得出他虽然为人贪财好色,狠绝毒辣,伤天害理的事没少做,但对这个小皇帝,还是真有一份衷心可表。

迫于王琚的淫威,小太监们还是扑了上来,拼劲了力气抢夺皇帝手中的利剑。

折腾了这半天,皇帝的发髻已然有些松散,玉顶宝冠摇摇欲坠,歪在了一边,额前,耳后到处都是散落下来的头发,丝毫没有仪容整洁,正襟神武的样子。仿佛是累了,手掌攥的通红,一连晃了几下,宝剑终于哐当落在地上,伺候的人连忙拿得离皇上远远的,收了起来。

皇帝一屁股坐在殿中,低头呢喃:“皇上?朕也算是皇上?先帝在位时,说是对朕看重,可是从未见过他对朕笑一次,书背错一个字打,箭射偏一支罚,好不容易完了功课,想找母亲歇会,那贱人怕母亲得宠,就狠下毒手。”

王琚在身边跪陪着:“皇上…您…”

皇帝不理他,继续说着,像是与他人倾诉,可那声音却如同自言自语:“当初太子之争,却是莫名被她抢来养在了膝下,后来承继了大统,她便成了,皇太后。可朕的亲娘,却连块灵位都供不得,每年忌日,是太后的万寿之节,只得等所有人都歇下,朕才能偷偷去看看她住过的殿宇,抹上几滴眼泪。”

说着转身向着王琚,双手抓住他的肩膀,摇晃:“王琚你说,你见过像朕一样的皇帝吗,见过像朕一样天天束手束脚,认贼为母,还要孝敬做给天下人看的皇帝吗?啊!见过吗!”

“皇上,您心里苦,奴才知道。”话说着,一边用眼色指使身边伺候的宫娥奴才都退出殿外去。

“呵,苦?岂止是苦,你看今天在朝堂之上那赫连城的样子,明摆着公然与朕挑衅,好不容易算计着,忍耐着,盼着那老匹夫终于归了西,可朕依旧在朝堂上放不开手脚!”皇帝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大口喘着气,王琚将云展放在地上,双手急速地互相搓着,直到搓热了才放在皇帝的胸口,慢慢顺着,说着便宜话,这时进来一个蟒袍公公,停在了大殿门口,轻咳了一声:“太后,请皇上过重檐殿一叙。”

不等回应,里面茶杯破碎的声音传出,哗啦一声摔在地上,粉碎的彻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