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疑惑/王爷别怕,王妃没生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着楚王府里一下子有三名庶妃有孕,淑妃看向纪王妃肚子的目光也更炙热了,知道自己儿媳妇是个容不下人的,她就把目光转向了珠花,说不定平王屋里有了新了,纪王在边上看着也会动了心思。按理珠花怀孕,就应该和平王分房睡,还得安排侍妾去服务平王。可淑妃又没听说珠花有这样的安排,她也提了一次却被珠花打哈哈把事情挡回去后。她马上也想到珠花是忠国侯府的小姐,明白这位也是容不下人的。没奈何,她也就没再跟珠花提这个。

珠花原也知道正妻怀孕后得给夫君安排侍妾的事,不过她想着平王应该是不敢收用的也就没有实行,再者平王本人也的确没在她面前露出一丝这样的意思。本着增加了解的心,珠花找了一天倒是刻意问了问平王的意思。

“安郎,如今楚王兄屋里有三位庶妃有孕,等孩子出生了,楚王府就热闹了。可惜平王府怀孕的却只有我一个,安郎要不要也收用几位庶妃,为你多生几个孩子,让平王府也早点热闹起来?”

平王倒是意外珠花现在才想到问这个,他早几个月就想好答案了,听她说完,便一脸真诚地说:“府里欢欢喜喜也常来,大鹅二鹅也常来,本来就挺热闹的。再说了,我只喜欢珠儿生的孩子,旁人生的孩子再热闹,也不过是聒噪而已。”

哪怕知道这是官方回答,珠花还是满意地点点头,说:“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给你安排侍妾了,这一两年你可还忍得住?”

平王听完,倒是捏了一下珠花的手心,说:“你的怀相不是挺好吗?”

他早向太医打听过,若是怀相好,等月份大了同床几次也是不妨事的。珠花闻言瞪了他一眼,倒也没太拦着他接下去的动作。

到了十月,珠花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这日正好是银花家的小老虎办周岁。珠花作为小姨,当然要过去捧场。先前金花家乐乐周岁宴的时候,她哪怕肚子没满三个月还硬是去了,回来的时候肚子还有一点不舒服,不过睡了一觉便没事了。现在她胎相稳固,更不怕坐上半个时辰的马车。

珠花对秦府比对如今的忠国侯府还熟,进了府内后她还带着平王去她以前住的院子怀旧一番。

途中经过花园时,她想起往事,便指着一处假山说:“安郎有一回在程府喝多了,就是在这儿吐的。”

“还有这事?”平王假作不知,余光打量着珠花的表情,问:“当时,你可曾上前?”

“我怎么好上前?便去找了大宝二宝过来。”说完,她倒是拍了拍他的肩,“你如何应该没有再去别人家中饮宴喝醉过吧?”

“自然不会了。”

“酒少喝点是对的。”

等来客都到齐了,乐乐的抓周也开始了。数月前,小老虎抓周时拿了一书和一个印章,家里都夸他将来会学徐木读书当官,而欢欢喜喜当年抓的是同一块玉佩寓意富贵,两人当时抓着谁也不肯放手,还差点打起来。乐乐抓周没人跟他争了,他一向又是个安静的孩子,在地上坐了一会儿,时不时地看着周围的人,在过了许久之后才在大人多次提示下,抓了一把宝剑。

“不愧是将门之后,姐夫后继有人了。”珠花在边上恭贺道。

众人一起说了些夸赞的话,乐乐听不懂这些,倒是拿着剑顾自抓着剑穗玩了起来。等金花把他抱起来的时候,他就把剑递给了金花,然后啊啊叫了几声。旁人不知道他的意思,金花却是知道的。她这些日子早起练武的时候,会让乐乐坐在边上娃娃车里看,有时也会抱着他练上一段。乐乐倒是一点也不怕,还总是咯咯的笑,想来是喜欢金花这样带他玩。

之后大家吃了一餐饭也就散了。回去的路上,珠花靠在平王身上说:“若是以后生个像乐乐这样乖的孩子就好了。”

“像欢欢喜喜这样嘴甜的不好吗?”

“若是这样的,你定是要被哄得找不着北。”珠花笑着,微微皱了皱眉。

“怎么了?”平王见她脸色有些不好,连忙关切地顺。

珠花摇了摇头,说:“没事,许是今天走多了路有些累了,回去得好好躺躺。”

“好。”

等回到平王府后,珠花觉得身子越发沉重,一回屋便躺下睡着了。睡梦中她倒是听到有人在边上说话的声音,声音很轻马上就消失了,等她醒来时夜已经深了,平王并没有在屋里,她便问了秋初一声。

“殿下呢?”

“殿下公务上出了些事出去了。”

他的公务还能有事?莫不是什么珍奇动物要生产了?珠花现在已经知道平王在内务府具体做什么,她倒是不嫌他这工作不入流,还常问他到底宫里有哪些珍奇动物,当听说有黑白花纹的熊时,她顿时觉得平王这工作很高大上,还想什么时候进宫去瞧瞧这熊是不是就是她前世国家里的国宝,当然若是能要一头回家养着就太美了。可惜这些个月她都闻不得禽鸟的味道,宫中养着珍奇动物的地方也去不得,只能忍着等生完再说。

想了一会儿,她又想起睡梦中听到的声音,便问:“刚刚是不是有人进过屋子呀?”

她睡觉时一向不喜欢有人进来,就是平时做事的时候也不喜欢身边有人盯着。

“平王请了一位大夫过来,大夫还开了药,马上就要煮好了。”

“好好的吃什么药呀。”珠花不满地嘟囔一声。

“王妃,殿下特意叮嘱了药煮好了就把你叫起来喝药,若是还不舒服,就喝过药再睡一会儿。”

“我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呀。”珠花想着,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倒的确觉出有些不适。

等秋初把药端来时,她也没有再多说,乖乖地把药喝了,心下却在想着,孕妇就是身子弱,她也没有做什么呀怎么就得喝安胎药了呢?也就是坐了半个时辰的马车,今天马车也没有特别颠簸,前几天她进宫给淑妃请安时也坐了马车,当时也走了老长一段路不也没事吗?

不等她想通原因,她马上便又困了。早上醒来时,她一睁眼就看到平王正定定看着她。

“怎么了?”她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声,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你怎么还不上值呀?”

平王笑着摇头,“今天不去了。”

“无故旷工可不好。”

“反正也没什么事,我也不用总在那儿盯着。下午我去露个面就行。”

珠花点头,见他眼中布满血丝,便问:“你晚上忙到很晚吗?”

他微微一笑,摸了一把她细滑的脸,说:“已经忙完了。”

珠花似懂非懂地点头,在靠在他怀里眯了一会儿,直到秋初催她喝药两人才起了床。珠花始终有些倦倦的,喝过药在院中走了一小会儿便去榻上歪着了。厨房这日做的都是一些进补的药膳,珠花也认命吃了。平王见她呆住着实在无聊,便拿来一本册子。

“珠儿,我念书可给你听吧。”

“我就算了,念给孩子听吧。”她说,顺势躺在平王腿上,等着他念。

平王的声音低沉温柔,如有一股让人安心的力量,珠花听了一会儿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平王还在念。他念的书,她也看过,从内容上看想来她睡着也没有一会儿。

想着自己也不好总是躺着,珠花便抬起脸说:“我们还是去院里走走吧,趁着这几天日头还暖。”

平王想了想,半晌才说:“今天风大,就别去了吧。”

珠花朝外面望了一眼,倒看不出有风,只是看向平王时见他目带坚持,她便微笑点头,“行,那就不去了。我还是回床上躺会儿吧,这儿躺着有些累。”

“我再给你念一册书吧?”

“好的呀,我想孩子也爱听。”

就这样,珠花差不多睡了一天,到了第二天醒来时,她没见平王在身边陪着总算松了一口气,又躺了一会儿,秋初端着药进来时,她便朝着药碗看了一眼。从黑乎乎的药汁,她还真看不出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药呀?”她皱着眉问。

“安胎药呀。”秋初不知珠花为何这么问,有些不解地看向她。

“怎么要吃这么多天?”

“也不多,大夫开了三天的药,等三天后会来复诊。”

“三天后,你去请白大夫来一趟,多个大夫看了我也好放心。”珠花端过药碗说。

“是。”秋初应道。

到了那天,白大夫替她把脉,倒没说有什么不妥,只是让她多静养几天,安胎药可吃可不吃。这倒与刚刚替她把过脉的太医说的是一样的。

“那我喝的这药也只是普通的安胎药?”珠花让秋初拿了药渣给白大夫看。

白大夫接过来闻了闻,便摸着花白的胡子想了片刻,然后说:“是,这就是安胎药。”

“白大夫,咱们也是老主顾了,你可不能瞒我。”珠花小时候生病都是找的白大夫瞧的,如今侯府里也时常找他看病,按理他的话是可以相信的。

白大夫闻言一笑,说:“这真的是安胎药,只是比我开的方子还要好些,应该是宫中御医开的药吧?”

珠花点头,既然他都这样说了,她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不过她始终觉得自己这次的不舒服来得突然,难道孕妇真的就这么脆弱,不知怎么地就动胎气了?

这事很快也传到了孙氏那儿,孙氏马上过来探望,见面就问:“是不是你那天在院子里跑动的缘故?”

那天她就在院里陪着回到旧居撒欢的点点跑了几步,都没跑到十米,也没有跑得很快,哪会就这样就动了胎气?就是跑的时候点点扑了她脚,让她稍微晃了一下,可是这也不至于呀?

“你若是不肯乖乖躺着,我就让欢欢喜喜把你家点点抱走。”

“你抱走了点点,家里还有一只小草呢。”

小草是平王养的跟点点长得很像的狗,点点来平王府有了它做伴,也不常围着她这个主人打转了。小草的性子可比点点要闹腾多了,很爱缠人,也不知平王是怎么教的。孙氏一听她还敢回嘴又要瞪她,珠花马上讨饶,好奇地看向她拿来的汤水。

“娘,你这都做了什么呀,闻着挺香。”

“庄子里养的野鸡。”

“你连野鸡都能圈养了?真棒!”她讨好地拍拍手。

“去去去,你嘴甜也没用,安生点才最要紧。”

“当然了,你放心,我这几天一定乖乖地在府里呆着,哪儿也不去。”她本来也不怎么出去,再说王府这么大,她呆着也不无聊。

等到了十五进宫的日子,她总算也解禁了。进宫回来后,她还想着这欢欢喜喜也有些日子没来了,要不要她回娘家一趟看看他们?这几个小没良心的,定是有了新乐子,把她这个体贴的小姨给忘了。派人过去一问,倒说用不着她过来,她们明日会到她府上来。既然不用她动,珠花自然也乐得轻松,也让下人准备好好酒好菜,想着明日聚一波。

“这些日子那边都无事吧?”珠花顺便问了秋初一句。

秋初想了想,说:“倒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大小姐家里出了个偷盗主家物品的下人,被打了一顿卖去做苦力了。”

珠花一愣,倒没想到金花这样狠得下心来。

“是大姑爷亲自罚的。”秋初又加了一句。

珠花点点头,倒想起容嬷嬷的事,容嬷嬷已经向淑妃请求出宫,淑妃也准了,也就这两个月的事。当初她向秦三和金花提及此事时,两人都犹豫了一阵,尤其是金花,她实在不想家里有个嬷嬷管着。现在看来,倒是得有这么个人在,若是能寻着好的,她还想给忠国侯府也塞一个进去。她们管家只能管理一些面上的事,有一些深度的套路还是没领悟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