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自杀,第一现场/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初九发现现场的疑点后,立刻主人拿来白纸,将两个可疑的脚印拓下来,对大夫人简单的解释一番后,就让大夫人依这个脚印去寻人。

“对方身高六尺,身形偏胖,大舅娘让人从这里下手即可。”

林初九之前说了一大堆,大夫人只勉强听懂了几句。好在,这句重点的话,大夫人立刻听明白了。

有了林初九的推断,找人就不是多难的事,不过半个时辰管家就来报,找到了那两个可疑的胖子,只是……

对方一头碰死了!

“你们怎么不把人看住!”生气大叫的不是林初九,而是蒙家大老爷。

蒙家大老爷都快气疯了!

他知道自己母亲的死有蹊跷,要不然他也不会想着等天亮后报官。

现在,好不容易初九找到证据,对方却这么死了,他还要怎么查?

蒙家大老爷气得身子直打颤,把身旁的人吓得不行,一个个上前安慰。

林初九哼了口气,抬头看着屋顶,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怒,说道:“舅舅,当务之急不是生气,是查一查那两个婆子背后的人。”人活着也问不出什么来,生与死不重要,重要的是顺着这根线往下查。

“初九说得没有错,快,快让人去查。”重新找到主心骨,蒙家大老爷命令人去办这件事。

“我去查,这件事我去查。”蒙家二爷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主动揽起这事。

“辛苦二弟了。”

“二哥,拜托你了。”

蒙家大老爷与三老爷同时开口,他们都不擅长处理这些事,此时有人接手再好不过。

大事已室,蒙家大老爷也冷静了下来,“好了,这件事暂时放下,我们现在商量母亲的后事。”

“寻花嬷嬷一同商量,花嬷嬷是老夫人的心腹,她必然更了解老夫人的想法。”蒙家三老爷这个提议一出,其他人立刻附和,可不等他们去寻人,下人又来报:“不好了,不好。老爷,花嬷嬷殉主了。”

花嬷嬷就是老夫人的心腹嬷嬷。

“什么?”反应最大的当属林初九。

听到这话,林初九整个人都僵在椅子上。

是因为她吗?

是为了不让人知道,老夫人因她而死,所以才自杀的吗?

林初九捂着心口,说不出自己是自责还是愧疚,总之心里非常不好受。

理智告诉她,花嬷嬷会自杀是舍不得老夫人,是生无可恋,这才会追随着主子而去,可情感上却不可避免的多想。

只有死人,才会永远的保密。花嬷嬷这是不想让人知道,老夫人的死与她有关。

要是让人知道,老夫人是因她而死,那她与蒙家就会结仇,蒙家的旧部也会厌恨她,甚至林家可以站在道德至高点指责她。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林初九闭上眼,低着头……

今晚,有两个两人为她而死!

背负两条人命的她,真得觉得好累呀!

城外,隐凤山

冲天的血光,漫天的火光,还有那响彻云霄的惨叫声,交织成一副悲壮血腥的画卷。

今晚的隐凤山是地狱修罗场,一身血衣的重楼,就是那个收割性命的阎罗。

南诺离本以为紧追着他不放的人,不是萧天耀就是东文皇上,不想居然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魔君重楼。

“重楼,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针对我?”南诺离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到底哪里得罪了南诺离。

“诺离殿下贵人多忘事,得罪了本座居然不记得了?”重楼的武器依旧是他的手,不过他现在还没有动手,他只是站在一旁,冷眼看东文人收割南蛮死士的头颅。

把这些死士清了,南蛮在东文的势力也就不足为惧。没了南蛮这个威胁,他在前线也能放开手脚去打了。

“不可能,本殿下从来不与江湖人打交道,怎么可以得罪了你。”南诺离想也不想就道。

他的目标是东文皇室,重楼的魔宫在江湖上虽然颇有地位,可还入不了他的眼。

“本座说你得罪了本座,你便得罪了本座。”重楼语调不变,可话中的意思却十分嚣张,南诺离一脸扭曲,可是……

现在这个情况容不得他张狂。

南诺离咬咬牙道:“重楼,我与你们魔宫并无利益上的往来,如果以前有得罪你的地方,我事后亲自去魔宫给你道歉,你看如何?”

“不如何。”重楼拒绝的干脆。

今天南诺离说什么也没用,他明摆了就是来找茬的。

南诺离要是到现在还不明白,那他就不配得到南蛮皇帝的重要。

“好,好,好。重楼,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最好祈祷我今天就死在这里,不然我一定会将你的魔宫,踏为平地。”南诺离这一次真正是气狠了,重楼着实是狂妄到过火。

“本座等着!”重楼完全不将南诺离的威胁放在眼里,“动作快一点。”

“是。”重楼的手下收到命令,下刀的速度再次加快,一个个像是不要命一般,飞狂的砍向南诺离一行。

南诺离在重重亲兵的保护下,一路往前冲,可却始终杀不出包围圈,眼见重楼的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个个不知疲倦,南诺离也顾不得保存体力,抽出佩刀,加入战斗中。

南诺离敢出手,本事身然不俗,重楼见到后,朝手下打了一个手势,于是……

完美的包围圈,被南诺离“撕”出一个口子,南诺离在一个心腹的保护下,杀出包围圈,可南诺离却无示高兴。因为……

他遇到今晚最大的对手魔君重楼!

南诺离一冲出来,重楼便带上手套,上前一步,挡住南诺离的去路。

“重楼,你为何非要针对本殿下?”南诺离举剑指下重楼,一脸不愤然。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惹了这个疯子。

“都说了殿下贵人多忘事,不过一件小事罢了,殿下忘了便忘了。”重楼一口咬定南诺离得罪了他,至于南诺离因何事得罪他,重楼是不会说的……

所谓的南诺离得罪了他,不过是重楼给朝廷一个杀南诺离的理由!

【作者题外话】:先更两章呀,晚上有饭局,回来再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