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靠山,摆平我娘/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重楼摆明了就是无耻的,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南诺离,任凭南诺离怎么说都无用。

火光下,南诺离一张脸扭曲而狰狞,看着重楼那张嚣张、恐怖的鬼面,南诺离气愤的道:“你……别以为旁人尊称你一句魔君,你就可以肆无忌惮,要知道本殿下可是南蛮皇子。”

南诺离面上震定,可心里却在打鼓。重楼的实力据说深不可测,他不敢保证,自己能打得过重楼。

“哼……”重楼嗤笑一声,什么话也没有说,右手猛地出招,攻向南诺离的颈脖。

南诺离虽然一直在和重楼说话,可却一直戒备着重楼的动作,见重楼出手,南诺离立刻拿剑格挡,可是……

他手上那把据说是大师打造的名剑,却“咔……”的一声断了!

“不可能!”手中的断剑让南诺离懵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重楼手上的手套,只划出一道痕迹,再次出手,直指南诺离的心脏。

南诺离慌忙后退,可他后腿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重楼进攻的手。眼见着重楼的手就要碰到南诺离的心脏,千钧一发之际,南诺离身旁的护卫扑向南诺离,猛地将南诺离撞开……

“噗嗤……”重楼的手,横穿对方的心脏。

南诺离被撞得摔倒在地,见重楼再次攻过来,南诺离一脸急色无路可退。可就在此时,黑暗中突然蹦出一个,身着脂胭红锦衣的男子,男子随手甩出一条藤蔓,那藤蔓像是活得一般,缠住南诺离的腰,将南诺离带离重楼的攻击范围。

“啧啧啧……还真是弱,难怪要花银子保你的小命。”脂胭男随手将南诺离甩了出去,朝重楼走来,“你就是魔君重楼?”

“阁下是3F”重楼不慌不忙,拿出帕子擦拭手中的血,同时打量眼前的人。

面容精致,眼神凌厉。绝非普通人,而这人他不认识。

“影月楼,听说过吗?”胭脂男骚包的拿出一块月影银牌,“没听过影月楼,总该知月影银牌吧?”

“月影一出,天下无藏。阁下是影月楼的哪位?”对方一出时,重楼就知这人实力远在影月楼第一杀手子时之上。

胭脂收起来银牌,嚣张的道:“我以为,你会问是谁出钱保他的命?”

“影月楼的规矩,本座还是知道的。”影月楼的规矩,从不透露买主的消息,哪怕天藏阁也查不到。

当然,天藏阁不是查不到,而是不说。

“魔君果然是好人,我就知道你不会为难我们这种出任务的小角色。”胭脂男得寸进尺的道:“魔君,不如你就好人做到底,让我把这人带走吧?了不起银子我分你一半。”

“死的还是活的?”重楼冷冷地说道。

胭脂男故作为难的道:“影月楼要带个死人回去,太砸招牌了。”

“好,本座给影月楼面子,留他一口气。”重楼掷地有声的说道,完人不给胭脂男说不的机会。

“成交!”胭脂男极度无耻的让出道,让重楼去收拾南诺离。

不是他反复无常,实在是……

为了区区一百万两,得罪一个武神不划算,再说了,他现在还没有到武神的水平呢,真要和重楼打起来,他不一定有胜算呀!

至于南诺离?

只要有口气,他就不算违背约定,是吧?是吧?

南诺离本以为自己的救兵到了,听到胭脂男的话差点惊呆了。“你既然收钱保护我,你怎么能让他杀我?”

南诺离气得大骂,“你们影月楼就是这样的信用吗?影月楼不讲规矩,以后还有谁找你们?”

“我影月楼拿钱杀人,讲规矩的很。至于你这担生意?只要你有一口气在,我就是护住了你,不是吗?”

胭脂男毫无心理负担的说道。

他只答应对方保南诺离到天亮,至于天亮后是死是活,关他什么事?

“你,你,你……”重楼已来到面前,南诺离没有心思和胭脂男说话,随手捡起地上的刀,与重楼打了起来。

南诺离根本不是重楼的对手,不过十招便被重楼放倒,眼见重楼就要下狠手,南诺离吓得脸色发白,“影月楼的,你出手救我,价钱我翻倍。不管之前那人出多少银子让你保我,我都加一倍给你,你保我平安无事。”

最后四个字,南诺离咬得特别重。

“十倍”胭脂男听到银子,心动了。

他不在乎银子,可是一千万两银子,他还是很心动的。

影月楼和天藏阁,这么多年也没有攒到千万两多银子。

咳咳,不是没有赚到,是没有攒到。杀手和卖情报虽然赚钱,可开支也大呀,作为少主,他当然得努力开源了。

“三倍,最多三倍。”南诺离很清楚,花银子请影月楼的人必是薛承文,而薛承文付得钱绝不会少,他并不敢胡乱加价。

放眼四国,没有人敢欠影月楼和天藏阁的银子,现在加了价,到时候可是要给银子的。

胭脂男本想借这个机会,坑南诺离一把,没想到南诺离精明的不上当,不由得‘切’了一句。

不过,做生意嘛,讨价还价再正常不过。

看南诺离狼狈的躲开重楼的攻击,胭脂男无耻的道:“七倍。”

“嘭……”重楼抬脚一踢,南诺离被踢得摔在地上,无法动弹。重楼没有给南诺离喘息的机会,一拳打了过去。

“五倍,五倍!你快出手。”南诺离有预感,这一拳他躲不过。

“好,五倍,记得回头让人送银子去影月楼。”胭脂男飞快的出手,拦下了重楼这一击,“魔君,对不起了,看在五百万两银子的份上,南诺离的命,本少主保了。”

重楼虽是武神,可他也不弱呀,虽然打不过,但他肯定跑得过。

“少主?影月楼和天藏阁的少主时逸寒?”重楼听到对方的话,眉毛一挑。

果然是个难缠的角色。

“哎呀,说漏嘴了。”胭脂男也就是时逸寒一副懊恼的样子,可看到他表情的人都明白,他就是故意的,故意把少主身份爆出来,好让重楼忌惮。

背后有大树好乘凉,天藏阁和影月楼的少主,可不能随便杀,杀了……

后果不堪设想!

重楼摇了摇头,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还真是头痛,你说本座要不要杀了你呢?”

“杀我是没有问题,只要你能摆平我家老夫人。”时逸寒一副欠扁的模样。

时逸寒的老娘,时芊芊,一位传奇女子,而这个女人真得不好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