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不是,本座就是你比强/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芊芊,天藏影月的当家主人,一个武力彪悍又极度护短的女人。没有人知道时芊芊的武功有多高,只知道武神在时芊芊手里走不十招,就是中央帝国的皇帝,也要卖时芊芊面子。

有传言,当年中央帝国的皇后,曾说了一句时芊芊的儿子是没人要的野种,惹得年幼的时逸寒伤心得躲起来,所有人都找不到。

时芊芊知道后,当众打了皇后一巴掌,并放话:“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诛你十族。”

当时,中央帝国的皇帝在旁边,而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派人帮忙找时逸寒。时逸寒被找不到了,不过小孩被冷着了,又饿狠了,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才好。

所以人都以为,这事已经结束了,可是三个月后,中央帝国的皇后“病死了”,不到一年的时间,皇后的娘家也败落得差不多。

这里面,要说没有时芊芊那个彪悍女人的手笔,都没有人相信。

知晓面前这个胭脂男的身份,重楼确实颇为头痛。惹上天藏影月这个庞然大物会非常烦人,因为无论是天藏阁还是影月楼,都是躲在暗处行事,谁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对方咬上一口。

除此之外,时逸寒本身的实力也让重楼头痛,重楼与时逸寒一交手,就知道时逸寒的实力不凡,而这也是他在不知时逸寒身份时,就愿意卖影月楼面子,留南诺离一口气的原因。

他拥有武神的实力,时逸寒也差不多拥有这个实力,真正交手时逸寒也许打不过他,可却能缠住他,给南诺离足够的时间离开。

他和时逸寒打起来,最终是两败俱伤,很不划算,可要这么放手,绝不是重楼的风格。

天藏影月确实很可怕,可那又如何?

重楼扫了时逸寒一眼,随即对手下命令道:“杀了南诺离。”

话落,重楼出手,拦住欲救南诺离的时逸寒,“时少主,你的对手是我。”

“你真是……惹人烦。”时逸寒没有想到,重楼知晓他的身份后,还会对他出手,不由得郁闷了。

“时少主也好不到哪去。”重楼没有对时逸寒客气,招招是杀招。

时芊芊那个女人确实是烦人,可要因此缩手缩脚,绝不是重楼会做的事。

“我是拿人钱财,为人办事。”时逸寒只有防守,在重楼的紧逼下,十分狼狈,看到被人包围住的南诺离,不由得更气了,“我说……那什么南蛮五皇子,拜托你快点跑成不成?我可没有本事一直拖住这人,这人的实力在我之上。”

“好……”南诺离何曾不想跑,可也要他跑得掉呀。

“一个时辰,我帮你拖住他一个时辰,其他的事你自己解决。”时逸寒也算对得起那五百万两了,要知道这里最难缠的人就是重楼,只要缠住重楼一切都好办了。

“快,拦住南诺离,别让他跑了。”最紧张南诺离逃走的是皇上的手下,虽说找到捣毁南蛮的根基地,是一个大功劳,可这些功劳都没有抓住南诺离来得大。

南蛮在东文的根基地,所培养的死士全是东文人,他们毁了这个根基地,却无法凭借此事找南蛮的麻烦,可抓住南诺离就不同了。只要他们抓住了南诺离,南蛮就无法否定。

只是,南蛮死士实力也不弱,再加上南诺离本身实力可以,没有重楼在,其他人想要拦住南诺离,还真不是容易的事。

皇上的人见状,也顾不得丢脸与被人抢功劳的问题,立刻放出信号弹,通知附近的军队前来接应。

“咦?找帮手?”皇上的人并没有表明身份,时逸寒一直以为这些人是重楼的人。要是知道这里面还有朝廷的人,他一定会一口咬定十倍的价格不松开。

重楼没有回答时逸寒的话,凭借天蚕丝的手套,徒手与时逸寒交手,逼得时逸寒节节败退。

时逸寒根本不在乎输赢,一路边打边躲,只求拖住重楼,完全不奢望能赢过重楼。

时逸寒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也知道重楼的实力,除非天藏影月里的那几个老怪物出来,不然月影楼里还真没有人能打得过重楼,他能跑得过已经算是不错了。

重楼知道时逸寒的想法,却不怎么在意,左右还有其他人收拾南诺离,他今晚就好好领教天藏影月少主的实力!

没错,重楼把这一场打斗,当成是一种了解对方的手段。

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和天藏影月对上,会和时芊芊那个彪悍的女人对上。

一山不容二虎,他不是四国的皇帝,他绝不允许他的领地里,有天藏影月这么一个不受他控制的庞然大物存在。

重楼虽然没有想过取时逸寒的命,可每次出手都十分狠辣,完全不放水,时逸寒为了保命,不得不一再使出看家本事。

“你不是武神吗?怎么这么厉害?”时逸寒被打得晕头转向,手忙脚乱,左肩甚至被重楼抓出血来。

“本座还不是武神。”重楼很给面子的回答了一句,这一句答了比不答还要伤人,时逸寒忍不住跳了起来,“你,你居然还没有抵达武神?你在骗我吧?我离武神只差临门一脚,如果你也是的话,没道理你比我强这么多。”

“本坐就是比你强!”重楼嚣张的道,鬼面阻挡了他的脸,只露出一双腥红的眸子,在黑暗中,在火光的照映下,显得异常刺目。

时逸寒有那么片刻,觉得眼前一片血红,完全无法思考,只能本能的反击……

“这是什么武功?”时逸寒一个机灵,猛地惊醒。

他知道,他刚刚那一瞬间中。

“魔宫的迷幻,时少主不知吗?”重楼理所当然的语气,就好像在时逸寒要是不知,那就是大蠢蛋。

“你们魔宫的武功,我怎么知道。我天藏影月的月影分身,魔君可又知?”时逸寒不甘心的反击。

重楼趁时逸寒显摆之际,抬脚将人踢飞,“也许,今天没有机会了。”

时逸寒被踢的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气急败坏的道:“放心,今天本少主给你机会!”

重楼眼中闪过一抹惊光,面上却是毫不在乎的道:“本座今天领教时少主的月影分身!”

天藏影月,果然是有大底蕴,连月影分身的功夫也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