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插手,看你怎么交待/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城外,隐凤山

辰时,太阳已升至老高,阳光洒向山间每一个角落,叶子上的露珠被阳光一照,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调皮的来回滚动,露出软软的小肚皮,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戳一戳。

“啾啾……”的鸟叫声恍若仙乐,伴随着“沙沙”的树叶拂动声,让人走进来就舍不得出去。

毫无疑问,隐凤山是美的,是一副美丽的画卷,可是……

这副美丽的画卷却被人破坏了。

那一俱俱尸体,一道道血痕狰狞地露在人前,让人只看一眼便吓得胆战心惊。

横七竖八的尸体,烧焦的树枝,处处都透着死寂的气息。

可就在这一片灰败中,却有两抹亮色:一血红,一胭脂红。

两抹红色在这一片废墟中,即刺眼又嚣张。

毫无疑问,这两抹亮色就是重楼与时逸寒。两人站在废墟中,打了半天,可他们的衣服却干干净净地没有沾一丝灰尘。

面对面而站,没有剑拔弩张的杀气,两人平静的对峙,好像长达数个时辰的战斗,不曾发生一样。

“魔君重楼,你很强。”时逸寒一脸惨白地看着对面的男子,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他时大少主长这么大,还真得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这一次的伤,少说得养一两个月才能好。

为了五百万两,差点把小命弄丢,简直亏大人。

“时少主也不差。”重楼带着面具,自是看不出他此时的神情,也不知他有没有受伤。

“和你比差一点,就是不差?魔君你的要求也太低了。”时逸寒哪怕受了伤,一张嘴仍旧极欠,“不过,就魔君你这个水平,放在中央帝国也是能看的,至少守守城门是可以的。”

时逸寒这话说得毒,可却是事实。中央帝国就是拿武神来守门,当然这不是说中央帝国的武神多如狗,而是武神守门能昭显中央帝国的底蕴。

重楼没有生气,嘲讽的道:“时少主岂不是连城门也守不了?”时逸寒的武功比他还差。

时逸寒被噎了一下,随即反应极快的道:“我比你年轻,等我到你那个年纪,实力自然比你强。”

“你又怎么知,我比你年纪大?”重楼上下打量时逸寒一眼,一脸的嫌弃。

一个男人,穿得娘兮兮的。

“本少主绝对比你年轻。”时逸寒不甘势弱的反击,挑剔的眼神落在重楼的鬼面上,嫌弃的道:“带着鬼面,肯定是没脸见人。”

重楼没有理会时逸寒,淡漠地收回眼神,“本座没有兴趣陪小孩说话,时少主,请自便。”

说完,转身就往山下走,而在转身的刹那,一丝血迹从重楼的面具下流出……

“哼……”时逸寒哼一声,却没有动,站在原地目送重楼离去,直到看不到重楼的影子,时逸寒才不再强撑,哇的吐出一口血。

时逸寒抹了抹嘴角的血,一脸郁闷的道:“今天可真是倒血霉了。”

时逸寒休息片刻才下山,他下山时重楼一行人已经不在了,至于南诺离?

时逸寒没有看到南诺离的尸体,想到自己身边的暗卫,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想必南诺离已经脱险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虽然打不过魔君,可也不能不守信用不是?

诚如时逸寒所预料的那样,南诺离被人救走了,重楼得知这个消息后并不生气。

天藏影月的少主亲自出马,要是还保不住南诺离,那天藏影月就可以关门了。

重楼下山后,直接回了苏家,正想找苏茶问问,昨晚南蛮人有没有找林初麻烦,可不等他开口,苏茶就急急的道:“重楼,不好了,蒙老夫人死了。”

“蒙老夫人死了?怎么回事?”重楼眉头微皱。

他见过蒙老夫人,依蒙老夫人的情况,再活过一两年不成问题。

“听说是受了刺激,情绪过激而死,凶手自杀了。”苏茶知道这事的重要性,不等重楼发问,就将他所知道的事一一说了出来。

“蒙老夫人的死与王妃有关。表面上看是皇上的人动的手,可我不相信。”和林初九一样,苏茶也不相信皇上会在这个时候坑萧天耀。

皇上还指望萧天耀打仗,萧天耀这个时候出事,对皇上、对东文都没有好处。

“这事你仔细查清楚,回头告诉林初九。”知道原因后,重楼就不打管了。

他相信,林初九会处理好自己的事。

苏茶点头,犹豫一下还是建议道:“你要不要去安慰一下王妃?我听下人说,王妃很伤心。”

这可是一个好机会,趁林初九脆弱的时候,一举夺得林初九的芳心,从此两人和和美美,再也不闹别扭。

苏茶的想法很好,可是……

人家不配合。

“不必,她现在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帮她报仇。你让人尽快把消息查出来,她要做什么,你全力配合。”趁须而入什么的,某人不是不用,而是完全没有想到,谁让苏茶不说明白,某人价值万金的大脑,哪里能想到这些事。

“我明白了。”苏茶没有再劝,人家夫妻两的事,他劝多了反倒不美。

想了想,苏茶又补了一句:“对了,昨天晚上南蛮的诺瑶公主突然发病,说是病得要死了,半夜派人上门求诊,结果居然是去求王妃为她医治。为了让王妃去凌云苑,南诺瑶说动了皇后出面。王妃到了凌云苑后,差点出不来,要不是王妃强势,今天怕是要扣在凌云苑了。”

昨天晚上,重楼带人围捕南蛮五皇子南诺离,而半夜诺瑶公主发病,还执意要请林初九过府,要说这里面没有问题,都没人相信。

“重病?还真是好算计。”重楼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昨晚的事,影月楼的人插手了。”

“影月楼?南蛮人的动作真快。”苏茶皱眉,担心的道:“重楼,你说我们当中是不是有奸细?”要不是有人报信,南蛮也不可能反应这么快。

“不是奸细。”想到消息的来源,重楼就知是谁卖了他,“是天藏阁。”也只有天藏阁那种没有节操的地方,才会把一个消息卖了又卖。

“天藏阁?又是他们?他们还真是……阴魂不散。”虽说没少从天藏阁买消息,可苏茶是极度厌恶天藏阁的。

“把消息透露给皇上,就说昨晚行动会失败,是天藏阁通知南蛮,让南蛮人请到帮手。”

天藏阁不插手朝堂之事,昨晚明面上魔宫找南诺离麻烦,可却是与朝廷有关。天藏阁把消息卖了,还让影月楼的人去救南诺离,就是犯了忌讳的事,他等着看天藏影如何向东文交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