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问责,行踪走漏了……/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天耀回来的很低调,几乎无人知晓他的到来,就连皇上的密探也没有查到消息,可是……

他走的时候一点也不低调,带林初九出城祭拜蒙老夫人这种事,绝对是高调到嚣张了。

皇上很想装作不知,至少在东文与北历的战事没有结束前,皇上一点也不想找萧天耀的麻烦,可是……

皇上不想,并不表示别人不想。

萧天耀走的第三天,就有御史当朝弹劾他罔顾军纪,违抗圣旨,私自回京!

这可是大罪,凭这个罪名拿萧天耀下狱,完全不成问题,可前提是,把萧天耀关起来了,谁去前线打仗?

哪个混蛋,在这个时候弹劾萧天耀?

到底有没有眼色?

他昨天没叫人动,就表示现在不想动萧天耀?

连这点事都看不透,怎么当官的?

皇上狠瞪了一眼上折子的人,发现上折子的朱大人,根本不是哪个派系的人,只是一个冥顽不灵的老头,立刻就明白这老头十有八九是被人利用了。

皇上心中暗自叹气,面上却严肃的问道:“朱大人所奏可属实?你可查清楚了?要知道诬蔑可是大罪。”

皇上这话暗示意味十足,稍微有点脑子的人,这个时候都该退缩了,可是朱大人不。

坚持正义的朱大人,义正言词的道:“臣所奏句句属实,皇上可寻守城的官兵问话,还可以请蒙家守墓人问话。萧王不仅回到京城,还带着萧王妃出城祭拜蒙老夫人。”城

外的墓地,并不止只有蒙家的墓园,看到萧天耀的人,自然也不止蒙家的守墓人。

皇上被不识相的朱大人气到了,没有说话,而是扫了一眼站在前排的林相,林相似有所察觉,上前一步,说道:“朱大人,你说萧王今早出现在京城?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何没有他的进城记录?”

“萧王爷什么时候回来的下官不知。但下官知道,萧王爷要是不想让人知道他回京了,定能做到不留下进城的记录。”朱大人不慌不忙的说道。

他既然敢弹劾萧王,肯定是有证据的。

“哦……既然王爷不想让人知道他回京,又怎么会光明正大的出城,并且出现在城外的墓园呢?难道王爷不知,私自回京的危险吗?”林相老神在在的反问,不等朱大人回答,又道:“朱大人,昨天朝廷才收到前线的消息,王爷在途中遇到刺客,身受重伤。算算路程,王爷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燕州城,别说王爷身上有伤,就是没有伤也无法在两天内,飞到京城来。”

“这……这……”朱大人不敢说,受伤的人也许是替身。这种没有证据的事,他要说出去,可是要负责任的。

林相却不肯放过他,继续道:“朱大人,王爷身边有三万将士保护,他们亲眼看到王爷受了伤。随行的御医也上报折子,说王爷虽然没有伤到要害,可却不宜赶路,但王爷为了前线战事,不顾伤势执意日夜兼程赶往前线。王爷在外,为了保护东文出身入死,你却在这里说王爷偷溜回京,你是何居心?”

林相是皇上的心腹,他一开口众人就明白了皇上的意思,不管知不知情,立刻就有人出来声援林相,硬是将萧天耀塑造成为了战事,牺牲小我的民族英雄,皇上嘴角抽搐,可念偏偏还不能说什么……

面对群臣攻击,朱大人败北,被皇上打了三十板子,回家思过。

明面上,皇上打朱大人是因为朱大人诬告,可实际上如何,恐怕只有皇上自己知道。

下了朝后,皇上召来密探首领周觅,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去查,到底是谁利用了朱大人。

萧天耀回来这么大的事,皇上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之以按按捺不动,就是想等这一战结束后,再来秋后算账,可现在呢?

又一次让人破坏了他的计划!

皇上没有杀朱大人,已经是开恩了!

许是出去走了一趟,林初九回来后精神好了许多,至少不像前两天那样,一直窝在床上无法下床了。

林初九正准备等身体大好,悄悄出城去看看孟修远的伤势,恢复得如何了?

这都快半个月了,孟修远的伤口要是恢复的好,差不多可以拆线了。

“王妃,苏茶公子求见。”翡翠进来,见林初九正在写信,不由得闷头笑了一声。

萧天耀走的当天,苏茶就来了,然后全王府上下都知道,王爷给王妃定了规矩,要王妃每隔三天给王爷写封信,不得少于三张纸。

明显萧天耀是怕林初九嘴上应下,实际却不肯行动。为了不让林初九忘记自己的“承诺”,萧天耀让全王府的人来提醒林初九,叫她别忘了这事。

为了让林初九“心甘情愿”的写信,萧天耀也是蛮不容易的。

今天一大早,曹管家就找了个借口跑来找林初九,然后非常委婉的提醒林初九,三天到了,苏茶公子今天可能会来拿信了。

林初九假装没有听懂,可不管她走到哪,都会有人很委婉的提醒她:王妃,写信的日子到了!

万般无奈,林初九只得乖乖进书房,老老实实给萧天耀写信,可是……

写什么呢?

林初九咬着笔头,一脸纠结。

咬笔头这个坏习惯,是当初年纪小,嘴巴馋养出来说的坏毛病,后来她倒是不馋了,可这坏毛病却改不了了。

林初九听到苏茶来了,默默将桌上一团黑的纸揉成团,才让翡翠请苏茶进来。

不出所料,苏茶行完礼,第一句话就是:“王妃,今天是第三天了。”

“急什么,你的信不是晚上才送吗?”天黑前她肯定能把信写出来,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写什么。

“王妃说的是。”苏茶从善如流的应下,见林初九一脸不快,很欠扁的说了一句:“王妃,如果你不愿意写字的话,你可以口述,我帮你写。”

为了看到林初九写给萧天耀的信,苏茶也是豁出去了。

他真得很想知道,林初九到底给萧天耀写了什么,为什么一封信,天耀第二次看,还能笑出来?

这简直是——奇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