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苏苏,一哭二闹三上吊/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茶的心思,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笑,林初九要是上当才会有鬼。

让苏茶给萧天耀写信?

呵呵……恐怕比她不写的后果还要严重,她可不想作死!

白了苏茶一眼,林初九端起手边的茶,吹了吹茶水上的浮叶,轻啜一口,才说道:“苏茶公子,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林初九可不认为,苏茶会为了一封,明知道自己看不到信亲自跑一趟。

萧天耀不在京城,苏茶可是很忙的。

“王妃,你叫我苏茶就行了,叫上公子二字真得太见外了。”苏茶又一次重声。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天耀的郁闷,王妃真得太固执了,看似软绵好说话,实则防备心很重,而且不轻易改变自己的原则。

“一个称呼罢了,苏茶公子何必在意。”她和苏茶可没有那么熟。

苏茶可不是萧天耀,苏茶的脸皮一向厚,无视林初九的疏离,笑得亲切,“王妃你也说了,左右不过是一个称呼,王妃叫我苏茶不是更显亲近吗?”

“是这样不错,可我们似乎没有那么亲近?”林初九挑眉反问,完全不在意苏茶会不会不高兴。

对付脸皮厚的人,你真得不能退。今天退一步,明天就会退一大步,苏茶这人看似儒雅,实则是个大奸商,她今天要是退让一寸,苏茶明天绝对会进一尺。

苏茶果然没有不悦,浑不在意,厚脸皮的道:“王妃,我和王爷认识十几年了,也算是患难之交的兄弟,按说我该你叫一句嫂子,这样的交情,还不能让王妃叫我一句苏茶吗?”

他面上温文尔雅,可骨子里仍是商人。作为一个商人,要是脸不厚,心不黑,拿什么赚银子?怎么帮天耀养军队?

“苏茶公子说得是,凭你和王爷的并情,我叫你一句苏茶都是生疏的,不如我以后叫你苏苏好了……”林初九笑容满面的应上,眼中亲着戏谑的光芒。

苏茶差点喷茶,“王,王妃,你叫我什么?”是林初九说错了,还是他耳朵出了问题?

“苏苏呀?怎么,不喜欢吗?那我叫你茶茶好了。你看,这不是比直接叫你苏茶,更显亲近吗?”林初九很好心的给出苏茶两个选择,可这两个选择?

苏茶宁可不要。

苏苏?

茶茶?

这是什么鬼名字呀!

要传出去,定会毁他一世英明。

苏茶脸部一阵扭曲,憋屈的道:“王妃,你还是叫我苏茶公子好了。”王妃比他还要无耻,他一定要写信告状。

“那怎么行呢,你和王爷可是兄弟,我开口公子闭口公子的唤着,让不知情的人听到了,还以为我与你之间有间隙,要因此影响了你和王爷交情,可就得不偿失了。”林初九笑语盈盈,无论苏茶怎么说,都笑着看着他,即不摇头也不点头,苏茶无奈败退……

“苏苏……你来找我,除了拿信还有别的事吗?”林初九故意咬重“苏苏”二字,听得苏茶牙疼,“王妃,真得不能商量吗?”

“苏苏更喜欢茶茶吗?我叫你茶茶也可以的。”依旧只有这两个选择,林初九把“苏茶公子”这个称呼,也给取消了。

苏茶叹气,“还是苏苏吧。”茶茶什么的,更奇怪。

王妃取名的能力实在太差了,苏茶无比庆幸他不是流白,不然今天不是被称作流流就是白白了。

这么一对比,苏茶瞬间平衡了。

再怎么样,他的名字也比流白的名字好听不是。

林初九垂眸,掩去眼中的笑意,再次说道:“苏苏,你找我有什么事?”

苏茶无视林初九的称呼,一脸正经的道:“王妃,我是来告诉你,朱大人今天上折子弹劾王爷私自回京一事。虽说在朝堂上,皇上让林相出面替王爷否认了此事,可这事皇上却没有处理干净。日后,皇上要是拿此事处治王爷,只要把责任推给林相,说是被林相蒙蔽就成。”

在大殿上,皇上并没有将此事定案,只说林相言之有理,朱大人证据不足,诬蔑萧王。

到时候皇上要推翻自己的言论,也不是什么难事。谁让萧天耀是林相的女婿,皇上完全可以说林相偏袒自己的女婿,为了掩饰萧天耀的罪行而欺君罔上。

苏茶相信,如果牺牲一个林相,能把萧天耀搬倒,皇上一定不会吝啬。

当然,私自回京这种事,不可能打死萧天耀,但却有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能及早清除这个危险,再好不过。

“我明白了,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干净。”林初九干脆利落的应下,没有一丝迟疑,爽快的让苏茶诧异,“王妃,你有办法?”他可是愁了一路呢。

“有什么难的,御史弹劾王爷,虽说皇上没有说王爷什么,可并不表示我不能进宫哭诉。”林初九敢应下,自然是有对策。

“哭诉?”这是什么招?

“女人常用的招术,不外乎一哭二闹三上吊。有御史冤枉王爷,我这个王妃知道后,心里委屈,进宫找皇上哭一哭,让皇上给我主持公道,有什么不对?”冤枉她下毒,还有害死老夫人,可都少不了皇上的身影,她不找皇上哭一哭,给皇上添点麻烦,都不应该。

“这……可真是一个妙招。”苏茶愣了一下,才道。

难怪王爷被王妃吃得死死的,王妃这些女人的招术,简直太可怕了。

果然,府上还是要有一个女人。有一个女人在后方守着,稳住大局,男人才能放手在前方厮杀。

看着脸色平静的林初九,苏茶敬佩的道:“王妃,我总算明白王爷的用心了。”只有将林初九训练的能独当一面,愿意在天耀不在时,撑起王府,天耀才能真正的放心。

夫妻,夫妻。夫荣妻能贵,同样夫危妻亦会险,要没有一点本事,还真是坐不稳萧王妃这个位置。

“明白他为什么非要我配得上他吗?”林初九唇角轻扬,略带嘲讽的道。

她配不上,萧天耀还不是要逼着她上,她能退缩吗?

策马狂奔的萧天耀突然感觉鼻子痒痒的,有些不悦的皱眉,可很快又舒展开了,甚至冰冷的眸子还有一丝极淡的笑意。

三天到了,林初九必是在为给他写信而烦……

【作者题外话】:今天先两更了,大姨妈来,疼得难受,我争取明天早上起来写两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