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算计,瞌睡送枕头/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天耀一向算无遗策,可这一次他却是失算了!

在苏茶来之前,林初九确实不知道要给萧天耀写什么。她这三天一直呆在萧王府,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哪有什么可以给萧天耀写的3F

可苏茶一来就不同了,就凭苏茶为了要她改称呼,套交情的事,她就能写一整页还有多。

谈完正事,林初九就让苏茶去外面等,她要给萧天耀写信。

苏茶看着林初九笑眯眯的样子,有一总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林初九此时的神情,和他想要算计流白时的样子太像了,让人不寒而栗呀!

“王妃……”苏茶试着从林初九嘴里套话,可林初九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让侍卫把他请了出去。

“王妃……”苏茶傻眼了。他进出萧王府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遭受这样待遇,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而等他回过神时,他已经被丢在外面。

“我居然被王妃丢出来了?”苏茶看着紧闭的门,完全不敢相自己看到的……

两旁的侍卫,一脸同情地看着苏茶,顺带幸灾乐祸一下。

没有苏茶的打扰,林初九重新铺上一张白纸,一扫刚刚的握笔半天却不知道写什么的窘态,洋洋洒洒的写了两页纸。

在信中,林初九详细地写了苏茶要她改称呼的事。当然,具体过程省略了,侧重表明她在苏苏和茶茶两个名字中,她选择了听着相对舒服的苏苏。

暗黑了苏茶一把不算,林初九还在信中问萧天耀,苏苏好不好听?

可以想象,萧天耀收到封信后,会有多么郁闷。

苏苏?

林初九到现在,还没有这么亲密的叫过他呢,结果却被苏茶抢了先。

萧天耀的要求是三张纸,林初九将御史弹劾萧天耀的事写上,同时把她的对策和想法说给萧天耀听。

林初九知道,苏茶给萧天耀汇报时,一定会说这件事,可是……

她真的不知道要给萧天耀写什么,那些什么想呀,爱呀的情话,她真得写不出来,太别扭了。

信写完,阴干,装信封,同样用不怎么熟练的手法封口,封口处依旧很丑,可却比之前好了不少,林初九相信等萧天耀从前线回来,她封的信一定会很漂亮。

将信封好后,林初九没有把苏茶叫进来,而是直接走了出去,看到像门神一样站在外面的苏茶,林初九笑得温柔:“苏苏,信写好了。”

“噗嗤……”听到林初九的称呼,侍卫先绷不住笑了出来。

“王妃,你给王爷写了什么?”苏茶瞪了侍卫一眼,腆着脸上前,一副我很纯良的模样,只可惜林初九不吃他这一套,“想知道我写了什么,拆开看看就知道了。”

苏茶倒是想,可是……

“王爷会杀了我。”这绝对是实话。

“那我也没有办法了。”林初九双手一摊,一脸无辜,“苏苏,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苏茶只当没有听到林初九后半段话,继续问道:“王妃,你给王爷写信,没有提上我吧?”在外面站了这么久,苏茶该想的,不该想的都想到了。

一想到,天耀得知王妃“亲密”的叫他苏苏,苏茶就觉得自己脖子与脑袋,随时有分家的危险。

“我给王爷写信,提你干吗?”林初九白了苏茶一眼,一副你很奇怪的样子。

苏茶一听,立刻松了口气,扬了扬手中的信道:“王妃,时辰不早了,我该走了。”

苏茶走得飞快,就好像身后有人在追他一样,差点撞到了曹管家。

“苏公子这是怎么了,毛毛躁躁的……”曹管家嘀咕了一声,却没有和苏茶计较,而是快步去寻林初九。

“王妃,蒙家的大管家说有要事求见。”管家见林初九从书房走出来,忙上前道。

“蒙家?”林初九眉头微皱,“可有说什么事?”

“说是和王爷有关。”曹管家低着头,小声的道。

“去看看。”得知不是蒙家有事,林初九就放心了。

蒙家的大管家,奉蒙家大老爷的命令来找林初九,只为给林初九带一句话,那就是有御史弹劾了萧天耀,虽说事情已经解决,可还是希望林初九能提前做准备。

蒙家得知这个消息,会提醒林初九再正常不过,只是……

这消息,蒙家是怎么知道的?

要知道,蒙家自从闭门守孝后,基本上就与外界隔开了。

“今天谁到了蒙家?”林初九不用想也知,必是有人利用了蒙家,就像她利用朱御史一样。

“林府的下人送了一些吃食过来。”蒙家的管家老实答到。

蒙老夫人去逝后,林夫人隔三差五就会派人给蒙家送些吃食,也不知是想做给谁看,还是真心想要与蒙家修复关系。

林初九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告诉舅舅,让他不要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让曹管家送走蒙家管家,林初九坐在椅子上,唇角轻声,无声一笑: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这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

真心的希望,林相不要因为这件事,被皇上削。

“来人!”林初九轻声唤道,见下人进来才道:“准备车马,我要进宫。”

在林初九准备进宫时,林相也与林夫人说起此事:“我只希望那孽女能聪明一些,尽早将此事抹干净,不然日后算到老夫人头上,可真正是吃闷亏。”

林相在早朝上,根本不想为萧天耀辩解,可他没有选择。像他这种没有根基,却又位高权重的大臣,要没有皇上的支持,根本走不到这一步。

不管对错,他都必须按皇上的心思办事。

“老爷放心,初九一向聪明,定能明白老爷的良苦用心。”林夫人素衣清淡,笑得温婉。

自从林相上次发火,蒙老夫人又去逝,林夫人的脾气越发的好,待林相更是温柔体贴,曲意逢迎。

“她确实是聪明,可就怕她的心向着外人。”想到林初九数次与他作对,林相就气得牙咬咬,恨不得从来没有生过林初九。

“老爷你想多了,初九那孩子一向尊重你,怎么会向着外人。依妾身后,初九许是被人利用了,老爷要是得空,不如多教教她。”林夫人垂眸,掩去眼中的算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