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自首,依法办事/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出去话,泼出去的水,虽说没有第三人在场,可绮情阁阁主却没脸赖账,指着苏茶的手指抖了半天,最终还是气呼呼地坐了下去,没好气的道:“说吧,你想怎么样?你应该知道影月楼的杀手,不可能说送就送。再说了,他们只是借绮情阁暂住,并不是绮情阁的人,我也不可能把他们送给你。”

“阁主,苏某是生意人,一向讲究和气生财。你且放心,苏某必不会让你为难。”听到绮情阁阁主的话,苏茶暗松了口气。

别看他面上云淡风轻的样子,可实际上他很紧张的好不好。

万一这阁主死不认账怎么办?

万一这阁主突然动手怎么办?

万一这阁主武力威胁怎么办?

他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商人,真要动起手来,他只有被打趴下的份。

幸亏,幸亏绮情阁和影月楼虽然是做卖人、杀人的生意,可还是讲道义的,不然他这条小命,今天怕是要交待在这里了。

刚刚绮情阁阁主暴起的那一刻,苏茶真的觉得自己要死了。

苏茶悄悄将手背到身后,握紧,借此平复自己狂跳的心脏,他在这个动作时,眼神没有一丝闪避,仍旧面带微笑地看着绮情阁阁主。

见对方一瞬不瞬的打量自己,苏茶也不紧急,端起桌上的酒,送到唇边,抿了一口,随意把玩手中的杯子。

苏茶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从容优雅,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握酒杯的手在颤抖。

他是商人不是那些打打杀杀的莽汉,虽说平日里习惯萧天耀和流白的气势,可苏茶很清楚那两人不会杀他,所以他们就气势再盛,苏茶也不怕。

面前这人却不同,真要把面前这位惹急了,对方真可能一拳砸死他。虽然事后天耀和流白肯定会他报仇,可他人都死了,再报仇有意思吗?

做生意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你赚我赚大家赚。苏茶是生意人,绮情阁阁主其实也是生意人,见苏茶没有紧咬他的口误不放,就知今天这笔‘买卖’不难谈。

两人再次开谈,气氛重归于好,苏茶一点一点的谈,最终在绮情阁阁主一再表示为难中,达到自己的目的:让荆池与糖糖去自首!

荆池与糖糖伤了福寿长公主,此事皇家必不会就此罢休,与其躲藏起来,不如主动去自首。凭影月楼的招牌,皇上怎么也不可能要荆池与糖糖的命,而且这事是福寿长公主绑糖糖在先,荆池救人也没有什么错,要说错那也是他不该伤了福寿长公主。

“福寿长公主只伤了胳膊,要不了命。”这是绮情阁阁主透露的消息,至于那什么危在旦夕,有生命危险完全是扯蛋。

虽然,当时荆池很想杀了福寿长公主,可关键时刻从北域来的胡川的跳了出来,救下了福寿长公主不说,还差点伤了糖糖。

要不是有胡川出手,福寿长公主那一院子的人全死了。

荆池是杀手,他出手就是要取人性命,不留活口!

达成了协议,逼得绮情阁阁主退让后,苏茶满意离去……

苏茶刚走,屏风后就走出一紫衣男子,“他在害怕,你答应的太快了。”

这紫衣男子赫然就是天藏影月的少主时逸寒。时逸寒与萧天耀一战受了不轻的伤,这段时间一直窝在绮情阁养伤。

绮情阁阁主听到时逸寒的话,郁闷的道:“少主你该早些出来才是。”他当然知道他答应的太快了,可是……

这事他们能不解决吗?

伤福寿长公主的是他们影月楼的人,要不认,放任东文皇上栽到萧王府头上,指不定他们影月楼就要名声扫地。

“本少主出来了,你往哪站?”时逸寒瞥了一眼,占据了主位的阁主,然后在左侧坐下,“魔君重楼可有消息?”

他时逸寒长这么大,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在重楼手上吃了一个那么大亏,他不讨回来浑身都不自在。

“魔君重楼一路追踪南诺离,没有意外的话,这个时候人应该在南蛮。”阁主往前一步,不敢挡住主位。

唉,少主太傲娇,真心好累。

“追着人去了南蛮,这可不像重楼的风格。”时逸寒双脚架在茶几上,一副懒散的样子。

阁主低头不语,却在心中暗自诽腹:说得好像你和重楼多熟似的,明明才第一次见面好不好!

在时逸寒与阁主谈论重楼时,林初九也收到了苏茶传来的消息。

事情成了!

到这一刻,林初九高悬的心总算放下了。

有荆池与糖糖自首,有影月楼出面,皇上怎么也无法把罪名安到萧王府头上。萧王府没有错,那么皇上让禁卫军大张旗鼓的去查萧王府,就是有失责与草率的嫌疑。

当然,皇上是不会有错的,错的是下面的人,给了皇上错误的情报,让皇上做出错误的判断,下达了错误的命令,至时候皇上必要推个替死鬼出来,可这些不是林初九需要担心的事。

林初九打了个哈欠,问了一下时辰,确定离早朝还有一个时辰,林初九翻个身又睡了,让下人在早朝前叫醒她就可以。

不远处的侍卫,只看到萧王府的马车内亮起一盏灯,随后又灭了……

双方继续对峙!

离早朝还有一刻钟,陆续就有官员赶过来,林初九也起来了。萧王府的下人,端来清水服侍林初九梳洗,又为她端来热食。

哪怕是在外面,林初九也没有受半点委屈,吃半点苦。在旁人眼中是遭了大罪,可这点小问题林初九完全不放在眼里。

梳洗完毕,用完早膳,萧王府的马车就动了起来,不远得的侍卫见状,立刻朝暗处的人打了个手势,很快就有一小队人马,从暗卫涌出来,将萧王府的马车团团围住,“萧王妃,马上就要早朝了,请你不要乱动,以免影响早朝。”

说完,不给林初九反应的时间,直接拔出刀,戒备地看向萧王府的侍卫,和马车里的林初九

显然,昨天林初九下令处死禁军的事,已经在京城传遍了,现在皇城里的侍卫,见到林初九就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