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捷报,用的是阳谋/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捷报!

继大将军徐达死后,东文第一次收到捷报!

萧天耀抵到战场才五天,这就传来捷报,不用想也知必是萧天耀一到前线,就与北历打了一仗,而且还大获全胜。

不管满朝文武怎么想,收到捷报必然是高兴的,还不知捷报的内容,就开始高喊皇上英明,皇上万岁。

皇上也很高兴,不过这份高兴里面,又多了一点不自在。

原因很简单——这份捷报来得太是时候了。作为一个帝王,疑心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份捷报来得如此巧,容不得皇上不多想。

可即便明知这份捷报,是萧天耀故意在这个时候送上来,他也不能怎样,因为前线大捷是事实。

展开折子,看到里面所写的内容,饶是皇上也忍不住震惊了,“好,好,好,萧王不愧为是我东文的战神。”

皇上一连说出三个“好”字,又当众夸赞萧天耀,可见此次的捷报必是大胜。

不管内部怎么斗,当有外敌时,大家必定是一致对外,听到皇上的话,不管是林相还是右相,都激动的问皇上战报上写了什么。

皇上实在太高兴,将折子递给身旁的太监:“念!”

太监没有耽搁,将战报上的情况一一念了出来,没有意外,萧天耀到前线的第一战,绝对是大胜。

一比十的死伤,杀敌近万,逼退对方十里,这对节节败退的东文来说,绝对是一剂救命良药,瞬间便挽回了将士们失去的士气。

这一战,实在打得漂亮,满朝文武听到战报上的情况,都说不出萧天耀半句不是,可是……

哪怕萧天耀打了胜仗,在早朝上也没有一个人夸他,战报念完,满朝文武都高喊皇上英明。

是的,皇上英明,是皇上英明才有今天的捷报,才有前线的大胜。

群臣拍马屁,前线的战事又出现转机,皇上龙心大悦,接下来根本无心谈政务,与群臣说起前线的战事,说起如何犒赏三军。

前线大捷,皇上必然要犒赏三军,让将士们记住皇上的恩德。

犒赏三军这种长脸的事,人人都争着、抢着,群臣又开始各自推荐起来,皇上心情好,听之任之,可却没有立刻做出决定……

下了朝,皇上依旧保持着好心情,甚至过问了一句林初九的情况,得知林初九在宫外,皇上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可仍旧说道:“宣她进宫。”

萧天耀在这个时候报上捷报,他就是再不喜,看在这份功劳的份上,也要放过林初九,不计较她打杀禁军一事。

太监听到前线传来捷报,就知道林初九不会有事,听到这话急急让人去通传,就怕怠慢了林初九。

前线战事大捷,现在萧王可是炙手可热的红人,身为萧王的妻子,林初九自然也得好好巴结。

林初九打杀禁军一事,实在是打皇上的脸,皇上原打算重处林初九,现在收到萧天耀的捷报,皇上只好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下旨林初九一通算了,可不想林初九还没有进来,就有太监来报,大理寺卿有要事求见,与福寿长公主被刺有关。

皇上知只得先一步召见大理寺卿,让林初九来了去偏殿等。

大理寺卿急急进宫,就为了告诉皇上一件事:刺杀福寿长公主的刺客落网了,凶手是影月楼第一杀手荆池,还有他的师弟子时。

这两人之所以会对福寿长公主动手,是因为福寿长公主觊觎子时的美色,派人绑了子时,荆池去救人,不小心伤了福寿长公主。

皇上听到这话,差点气得吐血,“刺客是影月楼的人?你们之前没有查清楚?”

“下官,下官不知。”大理寺卿吓傻了。

“是福寿绑人在先?”皇上又问,这一次大理寺卿不敢说不知,只是低头不语,皇上一见对方这个样子,就明白了。

“滚!”皇上一脸厉气,大理寺卿快吓尿了,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本想进去禀报皇上,林初九来了的小太监,见状立马折了回来。

皇上太可怕了,他不敢进去呀。

“来人,宣李正觐见。”皇上想到李正信誓旦旦给他保证,刺客是萧王府的人,皇上就想杀人。

这下好了,别说训斥林初九,反过来还要安慰她。

李正很快就来了,大理寺发生的事他也清楚,不等皇上开口,就一口咬定荆池与糖糖是故意的。

“皇上,那两人绝对是萧王府的人,他们在北域杀了人,是萧王府派人出面,将其赎了出来。他们进城后,接待他们的也是萧王府的人,甚至名叫荆池的男子,在出城前就是要去萧王府。”

“这么说,他们联合影月楼,在骗朕了?”皇上怒极反笑。

他可不认为,影月楼会为了萧王府,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萧天耀还没有那个能耐,能让影月楼退步。

影月楼出面揽下此事,就证明那两人绝对是影月楼的人。

“皇上,这两人认罪的时间实在太巧合,这一定是萧王妃使的计。”李正无从辩驳,便拿林初九说事。

经过昨天的事,林初九的阴险与狠毒,已是有目共睹的事。

“蠢货,对方身份有问题你没有查出来,便声势浩大的带人去萧王府搜查。现在人家就是用计,你又能如何?”皇上怎么不知这是林初九一手安排的,可林初九用的是阳谋,他能拆穿吗?

战报,战报不是假的,只能送进城的时间,被有心人控制了。

身份,刺客身份不是假的,是他们自己没有查清,便莽撞行事,这怪得了谁?

李正一听,就知再辩解也无用,重重在地上磕了个头,说道:“卑职罪该万死,请皇上责罚。”

“你确实该罚,不罚你朕如何像萧王妃交待。”皇上看李正主动请罪,心中的口气也淡了几分。

李正虽然急功好利了一些,可却是一心为主,倒也情有可缘,只是此事要不处罚他,萧王府那边交待不过去……

“擅闯萧王府,假传朕的口喻,朕今天就革去你的官职,流放西北。”皇上将所有的错,都推到了李正头上,李正连想都没有想,就全部认下:“卑职谢皇上不杀之恩。”

李正很清楚,只要皇上没有下旨赐死他,就说明他还是有机会的……

【作者题外话】:周末缩合症……小小的偷个懒,两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