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开口,一直没有回信/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丰羽与南诺瑶打算好了,要从林初九身上下手,可一时半刻却寻不到机会……

萧天耀打了胜仗,获利最大的自然是林初九,最近京城上下无人敢惹林初九,就是福寿长公主吃了那么大的闷亏,也不敢找上林初九,而是老实的任由皇上,再次把她送到城外。

本来,皇上之前听到福寿长公主受伤,把人接回了京城,想要借福寿长公主被刺一事,打压萧王府,可不想结果却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荆池与糖糖在大理寺公堂上,指责福寿长公主强抢民男一事,把皇上气得不行,对皇上来说,这就是丢脸丢到外面去了。

这样的情况下,别说福寿长公主只是受点小伤,就是快要死掉,皇上也不会把人安置在京城。

未免福寿长公主再添乱,皇上这次安排十八个会点功夫的太监照顾她,除了这些太监外,别院的侍卫都不让福寿长公主接近。

他就不信了,面对一群太监,福寿也能下得了手。

至于荆池与糖糖?

皇上与影月楼私下达成了协议,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至于双方达了什么协议,林初九没有找人去打听。

影月楼从不接刺杀朝廷中人的生意,她一点也不担心影月楼,会派杀手杀她或者萧天耀。

林初九这几天在王府,把萧天耀书房里的那套史书看完了,同时给萧天耀写了三封看后感,与萧天耀分享史书中的内容。

真不能怪林初九懒,实在是她不知要给萧天耀写什么,每三天一封信,她就是有再多话,也要写完呀。

看到抽屉里积了三封信没有发出去,林初九十分满足,未来十天都不用想要给萧天耀写什么了。

看到这些信件,林初九突然想到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我好像给萧天耀寄了四封信了,怎么没见萧天耀回信?”

回信都被狗吃了吗?

“就算不会每封都回,三五封总得回我一次吧?”林初九越想越觉得不对,琢磨着等苏茶后天来取信时,她问问苏茶。

萧天耀是没有收到她的信呢,还是不给她回信?

要是萧天耀不给她回信,那她从下封信开始,就用模板记录自己一天每个时辰干了什么,再也不花心思给萧天耀写信了,反正那个男人不会回。

“啪……”林初九闷闷不乐的将盒子锁上,心里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可还来不及伤春悲秋,曹管家在门外道:“王妃,可以出门了。”

林初九今天要出去看望孟修远,孟修远的伤口上次发炎了,林初九给他重新上过药,现在孟家传来消息,说孟修远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只等林初九去拆线。

林初九之前就说了,要在家里给蒙老夫人守孝,所以此次出门十分低调,趁着夜色降临,没有什么人注意,才悄悄出府。

林初九将房内的黑色夜行服穿上,连帽子一起,把自己完全包裹在黑衣中,这才往外走。

曹管家给林初九安排了一辆青布马车,外表看上去,比王府下人坐的马车还要简陋,可内里却十分舒适,虽然小了一点,可却不颠簸。

马车从萧王府的小门驶出,朝孟家在城中暂住的宅子走去。

自从上次孟修远伤口发炎,孟修远与孟先生就住在城内,没有再回城外受苦。

孟家早就收到消息,林初九的马车一到,就有门房将门打开,迎他们进去,而孟先生则亲自在门内相迎。

林初九此行十分低调,可盯着她的人实在太多了,她一出门就有探子一路尾随,待马车驶入孟宅,消息就传到某些人的手里。

“孟家大少?本宫倒要看看,林初九有没有那个本事,能医好孟家大少的哑疾。”皇宫里,衣着精致的皇后娘娘,听到这个消息,莞尔一笑。

她很期待林初九与孟家接触,毕竟孟家人与中央帝国的关系不一般,想必林初九很快就会与中央帝国的人联系上。

皇上收到消息,略一沉思便道:“让人盯紧了,孟家大少的哑疾要是好了,立刻让人制造混乱,让他们父子二人尽快离京。”

要料理林初九与萧天耀已经够头痛了,他实在不想再留个孟家下来。文昌孟家在文人中的地位太高,如果他们要声援林初九与萧天耀,他这个皇帝会十分尴尬。

“属下明白。”密探头子周觅,低头应是。

……

林初九一直到走进孟家花厅,才将头上连衣的黑帽摘下,侧身对孟先生道:“孟先生,失礼了。”

“是我们给王妃添麻烦,王妃请坐,修远很快就会过来。”孟先生引着林初九在主位上坐下,林初九拒绝了,将手中的药箱放在光线下,“这里光线好,孟公子快到了,我略站一会无事。”

孟先生本想劝说,可还没有开口,就看到朝花厅走来的孟修远。

孟修远缓步走来,脸上挂着恬淡的笑,幽深的眸子如出秋水,远远就感觉他在看着自己。

这份温柔,能将人溺毙,可惜林初九一向粗神经,作为已婚人士,她完全不会多想,只看了一眼,便转身将药箱打开,提前做好准备。

孟修远脖子上缠着绷布,此时还不能说话,进来后朝林初九点了点头,林初九同样没有说话,指了指身旁的位置,示意孟修远坐下。

林初九带上手套、口罩,手持剪刀,走到孟修远身旁,发现光线太暗,转身道:“孟先生,在孟公子身侧,摆两个烛台。”

烛台这种东西十分笨重,一时半刻还真抬不上来,孟先生直接让两个下人,手持烛台站在一旁。

人型烛台可调方位,可调高低,林初九略作调便点了点头。

再次走到孟修远面前,林初九本想安慰几句,可看对方一脸平静,林初九觉得这个男人,内心肯定强大到可以面对失败,所以……

林初九什么也没有说,将孟修远脖子上的绷带拆了后,林初九便倾身上前,手握镊子,轻轻挑起线,再用剪刀尖小心翼翼地将缝合线剪断……

剪刀每动一下,都会发出“咔嚓”声,冰冷的镊子、剪刀碰触肌肤,不痛,只觉得苏苏麻麻,让人不自觉地绷紧身子。

精神一紧张,许多触感都会放大,而因伤口在颈脖上,两人不可避免会靠近,林初九是医生,她早就习惯与病患接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可是……

孟修远不一样,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与女子靠得这么近。闻着对方身方的馨香,孟修远发现自己的脑子不受控制的想了一些不该想的事,眼眸不由自主地,落到林初九精致锁骨上……

【作者题外话】:两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