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上门,压制诺瑶公主/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京城处处是秘密,可也没有任何秘密……

孟修远哑疾好了的事,当天晚上有心人几乎都知道,林初九医好了孟修的哑疾,文昌孟家大公子可以说话了。

“文昌孟家的学子遍布四国,东文也有不少文官出自文昌书院。这下好了,文昌书院出来的人就算不站在天耀这一边,也不好与天耀为敌了。”苏茶那叫一个高兴,当即就写信,将这个消息传给萧天耀,好让他高兴高兴……

皇上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真正听到孟修远能说话了,皇上仍无法高兴,冷着脸说了一句:“萧天耀果然好命。”居然让文昌孟家欠他一个大人情。

要不是墨神医失手,这人情该是孟家欠他的,可这一切都让萧天耀给破坏了。

“尽快在文昌学院制造一些混乱,朕不想他们一直呆在京城。”无法让孟家成为自己的助力,皇上也不想他们留在京城给林初九撑腰,成为萧天耀的助力。

之前还不能确定,林初九能不能医好孟修远的哑疾,林初九出事孟家自然要斟酌一番,才会考虑出不出手。现在孟修远的哑疾好了,孟家欠林初九一个人情,林初九要有事,或者萧王府有事,凭孟家的家风与风骨,哪怕拼着元气大损,也会出面帮林初九一次,好还林初九一个人情。

皇上不是没有想过,寻个由头让孟家还了林初九的人情,可这世间谁也不是笨蛋,有些事做得太明显就没有意思。

皇后娘娘在深宫,一向是不显山不露水,十分低调,也不得皇上喜欢,看着像是没有存在感,可实际上她的消息十分灵通,比之后宫所有的女人,都要强上三分。

仅仅比皇上慢一刻钟,皇后娘娘就收到孟修远能发出声音的消息。

这个消息对皇后来说,真得不是什么好说消息。“林初九什么时候学的医术?还这么好?难道前几年她的荒唐都是装的吗?又或者锦娘一早就防备了我?不相信我?”

“娘娘,初九姑娘的过往,我们的查得清清楚楚,我们查不出她到底怎么学会医术的,更不知她师出何人。”皇后身边的老嬷嬷,同样皱眉。

林初九的过去很好查,他们把林初九的过往全部翻了过来,也查不出她学医的痕迹,而这一点让他们十分不安。

本是握在手上任由他们摆布的一颗棋子,可转瞬间却发现,这颗棋子根本不由他们摆布。

这种失控的感觉,真得很糟糕。

“查不出来?她还能凭空习得比墨神医更高深的医术?”如果说林初九医好萧天耀的腿疾,和安王的隐疾,可以说是萧天耀为了掩藏什么,把林初九推出来,那么孟修远与七皇子的事怎么说?

这可是她亲眼所见。

皇后也不想相信,林初九早早就失了控制,根本由不得她摆布,可事实摆在眼前,她还能自欺欺人吗?

“娘娘,是老奴无能,给娘娘添麻烦了。”老嬷嬷布满皱纹的脸,一脸自责。

皇后娘娘看了一眼,挥了挥手道:“此事怪不得你,初九那孩子出身不凡,是我大意了。”

“娘娘,我们现在怎么办?”老嬷嬷一脸担忧地看着皇后,见皇后眉头紧皱,极力忍耐痛苦,老嬷嬷大着胆子提了一句:“娘娘,林初九的医术这么好,不如请她为您医治?也许她能医好呢。”

“本宫?”皇后听到这话,一点也不心动,自嘲的道:“本宫根本不是病,怎么医?”

大夫还能医命不成。

“娘娘……”老嬷嬷还想再劝,皇后却不耐烦的打断:“好了,不要再说了,本宫的事绝不能透露半分,此事休得再提。”要让皇上知道她的“病”,她和小七这辈子都完了,哪怕是为了小七,她也忍……

“老奴明白了。”老嬷嬷含泪点头。

“放心,本宫短时间内死不了。”皇后右手撑着头,斜靠在椅子上,慵懒的道:“我记得帝国东阳家家主唯一的嫡子是个瞎子对吗?”

老嬷嬷见皇后问起正事,立刻站好,“回娘娘的话,是的。东阳家大公子一出生就看不见,一直由东阳老夫人亲自教养,虽然看不见,可却是帝国有名的大才子,就是皇上也赞其不俗。”

“把孟修远的哑疾被医好的消息,传到帝国孟家去,最好让他们捅到东阳家的面前。对了,一定要把林初九的医术,好好宣扬一番。”皇后娘娘说这话时,眼皮也不曾抬一下,脸上的笑容始终温婉如初。

老嬷嬷背脊发寒,小心地问了一句:“娘娘,林姑娘什么都不知的被人带到中央帝国,林家人会放过她吗?”

“不会放过又如何?既然她背后的人能教她医术,自然能保护她,可是护不了,我也没有必要护她。”皇后娘娘眼中没有一丝温情。

老嬷嬷见皇后心意已决,不再劝说,弓身退下,去办皇后交待的事。

林初九从孟家回来,还来不及换衣服梳洗,就听到曹管家来报:“王妃,诺瑶公主在外面,说是要见王妃您,王妃您要是不见她,她就不走。”

南诺瑶一收到孟修远的哑疾好了的消息,就立刻带人赶了过来,亲自上门堵林初九。

南诺瑶真得是要气疯了,林初九以守孝为名,不肯为她医治却跑去医治孟修远,这简直就是不把她看在眼里。

要不是弄不死林初九,她真想直接弄死林初九,至于她的病?

哼……既然有一个林初九能医,别的大夫肯定也能医,她就不信这全天下就只有林初九一个女大夫。

“诺瑶公主?”听到这个名字,林初九十分头痛。

这个名字最近是医生系统里标红的存在,每隔三五天,医生系统就要提醒她一次,要不是南诺瑶的病不会伤及性命,她恐怕会被系统处罚。

“王妃,你要见她吗?要不老奴把他打发走?”曹管家看林初九似乎不高兴,只好应着头皮道。

“不必了。”早晚都要医,林初九也不想再脱下去了,“我去见她。”早点开始谈,说不定还能提两个条件压下南诺瑶的气焰,免得她处处找自己的麻烦。

这么一想,林初九对医治南诺瑶的病,也就没有那么排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