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猎狩,机会来了/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澄清什么?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京城流言肆起,可却没有多夸大,不管是萧王的腿、安王的病,还是孟修远的哑疾,都是林初九医好的,林初九要怎么澄清?

澄清那些流言不是真的?

可真相摆在那里,林初九能否认流言是真的吗?

难道,要她去澄清,外面的人说得太夸张了,她没有那么厉害?

这话说出去,旁人只会认为她是谦虚,根本不会当真。

孟修远听到林初九的反问,略一思索便明白了。

“是我太想当然了,没有把事情考虑清楚。”孟修远叹了口气,眉头紧蹙,一脸担忧。

林初九见状,摇了摇头,一派轻松的道:“孟公子不必如此。此事必然还有后续,我们等着就是,左右在东文,还没有几个人能威胁我做什么。”

林初九想到即将到来的帝国花家,心里有了猜测,只是这些事她不会去和孟修远说。

孟修远想想也是这样,不再多言,只道:“萧王妃,我短时间内不会离开京城,有任何事可以去孟家找我。”

“修远……”孟先生惊了一跳,一脸诧异地看向孟修远,“你要留下来?”昨天不是说好了,先回去处理学院的事吗?

孟修远点头:“爹,书院的事一直是你在处理,我晚点回去并不妨事。”

“修远,书院早晚要交到你手里。”孟先生一脸不赞同。来之前,修远已经决定了回去,怎么突然改了主意。

是为了林初九?

想到自家儿子看林初九的眼神,孟先生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他的傻儿子呀,可千万别越陷越深。

“不急。”毕竟是在萧王府,孟修远没有与父亲多说,表明自己的态度后,孟修远再次对林初九道:“萧王妃,这件事是我们孟家疏忽了,如果有需要,还请王妃您不要客气。”他是真的想要帮林初九。

“我会的……”孟修远的好意,林初九没有拒绝,见孟家父子二人似乎有事要谈,林初九长话短说,孟先生见差不多,便提出告辞。

林初九亲自送到门口,见孟先生心事重重的样子,林初九聪明的没有多言,孟修远离去前朝林初九点了点头,神色从容,与孟先生的凝重形成鲜明的对比。

林初九莫名的觉得,孟家父子反常的表现十有八九与她有关,可是……

她好像什么也没有做呀?

“有点莫名其妙。”林初九习惯性的耸肩,做到一半发现不对,她现在是萧王妃,得端庄优雅,即使没有外人看到,她也得端着……

外面的流言,并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管林初九是什么态度,流言都不会停息,甚至林初九要是在意那些流言,还会越演越剧。

所以不管外面闹成什么样,林初九都不管,反正没有人敢砸萧王府的大门,逼她医治什么绝症病人,而她只要不出门,医生系统也不会强制她。

至于南诺瑶的病?

南诺瑶死不了,医生系统也就是提醒她,并不会处罚她,所以林初九乐得清闲,成天窝在萧王府,谋算着怎么把那些恼的玩意处理掉。

墨玉儿!

福寿长公主!

林夫人!

皇后娘娘也许还要算一个,至于太子?

在自身能力不足的时候,林初九不打算与之硬碰硬,只要太子不找上她,她短时间内不会去找太子。

林初九所列的四个人中,也只有福寿长公主最好解决,其他人都不好动,或者动不得。比如墨玉儿。

“暗普,让你去江南寻的人,寻来了吗?”福寿长公主喜欢面貌俊秀的温润少年,而江南一带多的是,外表长得像温柔才子的浪荡子。

“找到了,人三天后就会带来。”暗卫为了找一个合适的人,可是煞费苦心,因为……

皇上把福寿长公主看得太紧,现在福寿长公主身边,长得稍好的只有太监,他们之前找的人没有考虑那么多,那了几个合适的却发现用不上,只得重新再找。

“不必带来给我看,安排到长公主身边就行了。”林初九自认不是什么良善的人,但也没有坏到骨子里,有些事眼不见为净,免得看到了自己心里不舒服。

处理好福寿长公主的事,林初九独坐在书房里,想着要不要平息外面的流言。

虽说流言无法给她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一直任人欺负不还手,太容易给人软弱可期的形象了,她之前营造的狠毒与凌厉,就没有效果了。

“平息流言的最好办法,就是制造另一个更大的流言。”林初九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无意识的敲打桌面,“普通小老百姓,最爱看的还是上流权贵的丑闻,让暗卫去查谁的丑闻好呢?”

林初九在脑海里,将人选过了一遍,最后在太子与南诺瑶之间徘徊。

关于她的流言,本身就有太子与南诺瑶的手笔在,她找这两人麻烦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而且,这两人全身都是毛病,完全不需要她“制造”什么,本身身上就自带丑闻。

“是太子好呢,还是南诺瑶好呢?”林初九小小的纠结一把,可不等她把人选敲定,太子就主动将机会送到她手上。

夏末秋至,猎物正肥,太子邀请纪丰羽、南诺瑶外出打猎,未免南诺瑶一个姑娘太无聊,太子请了林婉婷作陪。

本来,太子还打算把七皇子带上,可皇后却以七皇子身子不适不由,拒绝了。

太子也不在意,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与纪丰羽、南诺瑶和林婉婷去皇家猎场猎狩。

林初九听到这个消息,忍不住笑了出来:“真是磕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太子果然给力。”

林初九心情一好,就给萧天耀写信,将京中有关她的流言,还有她打算拿太子来转移流言的事,一一写上。

林初九写得太欢,一口气写了五张,本想抽两张下来下次寄,却发现无法断章,只好一起装信封里了。

给信封口,林初九再次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之前在路上她就不提,现在萧天耀到战场上都上个月了,居然一封信也没有给她回,萧天耀这是什么?

【作者题外话】:今天写得不太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