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受伤,传到了中央帝国/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顺利住进福寿长公主的别院,福寿长公主对太子这个侄子十分看重,得知太子出事,亲自照料。

假扮侍卫的人见此情景,寻了个理由便溜了。

第二天皇上收到消息,得知太子无事,立刻派侍卫来接人,皇上一时忘了交待,不要让福寿长公主进城,于是……

在太子的请求下,福寿长公主以照料太子为名,随太子一同回城,同时住进了太子府,林婉婷则被送回林府。

苏茶还在担心,凭空捏造的流言不足已让人信服,可没有想到太子与福寿长公主,却作死的给他们送了理由。

苏茶半点不客气,当天就派人混在市井、茶楼中,将太子与福寿长公主之间的“真情”传扬的人尽皆知,当然林婉婷也没有幸免。

和太子在一起三天两夜,要说他们没有之间没有什么,谁也不相信。

至少林相就不信,不过林相现在没有空管林婉婷,他这会正忙着帮林夫人扫尾。

流言这种东西要传起来,真得是飞快,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前,流言已经悄然传遍了京城,取代了和林初九有关的流言,只是……

林初九医术十分了得的流言,和孟修远的哑疾被医好的消息,一同传到了中央帝国孟家……

“修远的哑疾真得好了?这么说,之前东阳家得到的消息是真的了?那个叫林初九的女人,果然医术了得?”孟家几个年轻的人坐不住,主动说了起来。

“爷爷,不如去信问问,说不定我们还能卖东阳家一个人情。”

孟家的文昌学院,在东文四国地位斐然,在中央帝国也颇有名声,但是……

文人就是文人,他们能得到旁人的尊重,可手中的权利却始终有限。这几年,孟家思索着让年轻一代接触官场,与东阳这种顶家豪门交好很有必要。

小一辈的人,见孟老爷子还有疑虑,又劝了一句:“爷爷,我们也不求东阳家什么,只是去信问一问的事,如果是真的,也算是帮了他们家一个大忙。”

孟家小辈你一言,我一语说了起来,无不希望自家掌舵的老爷子,去信问问东文最近传得到处都是的传言是真是假……

除了孟家外,东阳家也在讨论林初九的事,不过家中的主事者,有大半都不相信。

“东文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能出什么名医。那个号称名满四国的墨神医也不过尔尔,那种地方出来的大夫,能有什么好货色。”

“去打听这种事,无疑是浪费时间,我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是不会同意让东文那种地方的小大夫,来医治含睿的病。”

……

在林初九还不知道的时候,她的名字已经传到了,中央帝国顶级豪门东阳家的耳朵里,可惜只刮起了一阵小风就灭了。

在太子和林婉婷被找到的第二天,纪丰羽与南诺瑶也找到了,纪丰羽还好了,只是受了一点苦,身上没有伤。

南诺瑶则比较倒霉,他们一行人在山中遇到豹子,南诺瑶腰间被豹子咬伤了,伤势十分骇人,她身边的侍卫寻了药草,简单的给她敷了一下,勉强保住了性命。

南诺瑶被抬回来时,还保持着清醒,她不肯让太医和医女碰她,执意要林初九为她医治。

南诺瑶这个无理的要求,立刻被太医院的人报到皇上耳旁,皇上气炸了:“她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点我东文的亲王妃为她医治,她以为她是谁?”

“是,是,是,皇上说得是。”太医也觉得南诺瑶太矫情,可人家是公主,他们能怎样。

“她爱治就治,不爱治就滚,南蛮的大夫死在路上,与朕何干。这种成天只会惹事的东西,早点滚回南蛮也好。”皇上的是真得厌恶南诺瑶这种不看时机的任性。

南诺瑶是死在东文,确实是一件麻烦事。不过,现在前线战场上有萧天耀,皇上也不怕南蛮闹事,南蛮要闹他就派萧天耀去打!

太医知道皇上说的是气话,待到皇上火气渐消,太医硬着头皮说道:“皇上,南蛮公主伤在腰间,伤口很大,伤势没有及时处理。现在天气又热,南蛮公主的伤口已经腐烂了,再不处理怕是会有生命危险。”

要不是这样,他们这群太医也不会管南诺瑶的死活,只要人不死,他们就没事了。

“这么严重?”皇上眉头一皱,十分为难。

就在这时,太监来报,南蛮使者求见。

皇上本不想见,可想到对方十有八九是为南诺瑶的伤势而来,只得让人进来。

果不其然,南蛮使者就是为南诺瑶的伤势而来。

南蛮使者没有南诺瑶那么张狂,一进来便请罪,又简单的解释了一句,暗指南诺瑶的身体有疾,病情难以启齿,南诺瑶之所以要林初九帮忙医治,就是不想自己的隐疾被人发现。

南蛮使者解释完后,叩头一拜:“皇上,我们家公主并非有意刁难,实在是情非得已,肯请皇上救救我们公主一命。”

想到之前,南诺瑶亲自上门求诊,林初九开出要南诺瑶滚出东文,才肯为她医治的消息,皇上对南蛮使者的话信了七成。

既然不是踩东文的面子,皇上也就没那么愤怒了,只是这种事他不可能下旨,“朕许你们去求萧王妃,萧王妃肯不肯为你们公主医治,朕不会插手。”

南蛮使者亲自上门去求,林初九就是为南诺瑶医治,也不会丢东文的面子。

南蛮使者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不敢再多言,再三叩谢后,立刻出宫去求林初九……

南蛮使者刚走不久,密探头子周觅就来了,他是来向皇上禀报太子失踪以及遇刺的事件。

“太子遇刺表面上看与林相有关,实则为京中一股神秘势力所为,卑职查到这股势力与慈恩堂背后之人有关。”

“太子被送进福寿长公主,是萧王府的人办得事,福寿长公主随太子进城,也是受人挑唆。”

“京中流传出,太子与福寿长公主之间有……”周觅越说越说小声,到最后直接消音。

太子和福寿长公主的事,他虽然没有去查,可也知外面的流言,并非空穴来风……

【作者题外话】:周五,加班忙得晕头转向,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