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风起,欲加之罪/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天耀没有给林初九回信,将拆开的鲁班锁与信一起锁了起来,便把这事搁下,只写信命令苏茶,找几个能工巧匠看看能不能将鲁班锁的原理,用在建筑和武器上面。

苏茶收到萧天耀的回信,半点也不意外,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所以这几天一直缠着林初九,总算把林初九手中,关于鲁班锁的那点知识全给掏了出来。

林初九这几天都被苏茶给缠怕了,明明她知道的都说了,可苏茶偏偏不信,死缠着她再说一点,再说一点……

再说个鬼啦,她又不是泡了水的棉花,挤一下就能压出水来!

她都说了一千遍了,她学的机关建筑学而是医学,她当初纯粹是拿鲁班锁当玩具,她能懂多少?

被苏茶缠怕了的林初九,最后不得不使出杀手锏,装病不见苏茶!

林初九本来只想装个两三天,等苏茶过了这个兴头就好,可不想她还没有宣布病好,前线就传来了大消息——萧王出来!带着数月前踪在密林失的二十多万大军平安出来了!

从萧王在密林失踪,生死不知,到萧王找到失踪的大军走出来,前后只有七天的时间,京城的老百姓听到这个消息,又一次的惊呆了。

“萧王平安走出密林,还找到了失踪数月的大军,这,这怎么可能?不会是假消息吧?”京城的百姓这段时间,就像是在荡秋千一样,忽高忽下……

自从七天前收到消息,得知萧王失踪,京城的老百姓那颗心,就是高高地悬起,每天都盼着前线有好消息传来,可每天都失望了。

自从萧王失踪的消息传来,京中的米粮一瞬间成了抢手货,不管有没有银子,先把米买来再说。

他们怕呀,怕了有萧王,前线守不住,到时候北历人打进来,抢他们的粮,然后粮价疯涨,他们没得饭吃。

这样的事前几年也发生过,每次大战过后粮价必然疯涨,甚至有银子都买不到粮,东文的百姓可是深受其害。

“一天一个消息,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排队买粮的百姓,无意间听到这个消息,看了一眼比昨天高出五文钱的粮价,犹豫再三还是咬牙退了出来。

萧王要是没事,粮价必然下降,他不买了!

“不知道,前两天不是说萧王死了吗?刚刚看到八百里加急的公文,真和假谁知道呢,朝廷也没有一个说法。”说话的人,看了一眼又改了价的粮价,心中忐忑不安。

这是怎么回事?

一眨眼的功夫,粮价又涨了两文钱。

“莫不是消息是假的吧?这些大商人消息灵通,他们肯定不会有错。”刚从队伍中走出来的人,心里那叫一下悔呀。

娘的,这一个转身的功夫,粮价又涨了两文呀,可是不买又不行,要是这一战他们东文打不赢,粮价还会更高。

“糙米,我要五十斤。”

“大米,两百斤,给我两百斤!”

……

粮店挤满了抢粮的百姓,粮店的小二与掌柜十分高傲的说:“动作快一点,晚了就没了,就这么多了,卖完了就没了。”

“我,我……银子,这是银子。”

“我在前面,你给我装,快给我秤。”

粮铺前挤满了人,大家都怕粮价再涨,疯了似的掏银子,可就在此时,官差沿街敲锣,“大家稍安勿躁,前线战报,萧王已平安无事,带着三十大军重回军营,不日就会将北历打回去,大家安心!”

“嘭……”说完,便敲了一声锣,提醒沿街的百姓。

“大家安心,萧王已带大军回营,此战我们东文必胜!了”

不怪朝廷如此兴师动众,而是某些无良的商人,利用萧天耀失踪的消息,大发战争财,逼得皇上不得不出手。

好吧,这些无良商人就有苏茶!

不怪苏茶无耻而是所有的商人都这样,苏茶已经算是厚道的。苏家旗下的粮铺,不管怎么涨价格都是最低的,尤其是今天,苏家的粮铺的价格已经恢复正常,比其他人家靠谱多了。

官方消息一出,百姓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奸商,奸商,你这个奸商,明知萧王无事,还把粮价抬高。砸,大家一起上,砸了这坑人钱财的铺子。”

各家粮铺前抢粮的百姓,听到消息,再想到自己花的冤枉钱,当即就怒了,也不管是不是犯法,抡起木板就砸,提起袋子就抢。

法不则众,这些奸商骗钱在先,他们砸了铺子也就是坐几天的牢,可抢回去的粮却是实打实的……

有人带头,立刻就有人跟随,一瞬间京城各大粮铺都遭遇了打砸抢。苏家的铺子也不例外,不过他们稍好,只是摆在外面的米被人抢了,其他的都完好。

事情闹得太大,在哄抢的过程中还死了好几个人。消息传到宫里,皇上大怒,下令命官差严惩胡乱抬价的商贩,同时将闹事的百姓关起来。

在天子脚下发生这样的事,自然引起朝廷的高度重视。第二天早朝就有御史弹劾,说此事都是萧王任性妄为,贪官冒进造成的,纷纷请求皇上严惩萧王,以儆效尤。

萧王人在前线,要怎么严惩?

当然,也有人站出来为萧王说话,说这一切与萧王有何干系?明明是京城的官员没有安抚好百姓,才会让百姓因萧王的失踪而惶恐。

不想,这话一出皇上立刻变脸,当场撤了那人的官位,拖出去打二十大板。

说京城的官员没有安抚好百姓,不就是说他这个皇帝无能,堂堂天子坐镇京城,都无法安抚京中的百姓?

皇上很清楚,萧天耀闹出失踪的戏码,就是为了将他安在密林中的军队带出来。皇上本来就对萧天耀的行为十分不满,这官员一说,这十分不满也就变成了十二分。

皇上不管合不合理,当即下旨呵斥萧王府,将商人哄抬粮价,百姓哄抢粮食的责任,全部扣到萧王府头上,要罚萧王府二十万两银子……

传旨的太监将圣旨念完,林初九就愣住了。

粮价上涨,关前线打战的人什么事,他们家王爷只是失踪了几天,哪里知道那些无良商家,会借此哄抬物价,还发生抢粮事件。

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可怎么也没有这次严重。

这是预谋好的吗?

皇上,你也太狠了!

这罪名扣下来,他们家王爷的名声不是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