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云涌,错不能认/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哄抬粮价,造成百姓惶恐,打、砸、粮店这种事可大可小,要是现在把这条罪名认了下来,萧天耀这辈子就别想洗干净了。

虽说这一次皇上没有严惩萧天耀,只罚二十万两了事,可日后要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整个东文的百姓都会认为,是萧天耀在背后捣鬼,利用战争发灾难财。

是以,圣旨念完后,林初九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完全没有接旨的意思。

礼部宣旨的官员,将圣旨捧到林初九面前,见林初九迟迟没有动静,不得不出声提醒:“萧王妃,请接旨!”

“接旨?”林初九抬眸,反问。

“是,请萧王妃接旨。”宣旨的官员面上恭敬,可心里十分不屑,不过是罚二十万两,凭萧王的身家还在乎区区二十万两银子?

萧王妃也忒不经事了,比他还不如。

“不,这圣旨我不能接。”林初九并不在乎宣旨的官员怎么想,坚定的摇头,“罚银我可以认,但圣旨上的罪名我不能代王爷认。王爷在战场是因意外失踪,并非刻意隐瞒踪迹,将消息传回京城的也不是王爷,京城粮价上涨,与王爷何干?”

宣旨官员听到这话乐了,“萧王妃,这话你去跟皇上说吧,跟下官说可没有用。”

说完,再次把圣旨递到林初九面前,要不是碍于男女之防,宣旨的官员都想把圣旨塞林初九怀里了,“萧王妃,你还是快接旨吧,接了旨下官也好回宫复命。”他才不管圣旨上的罪名是真是假,他就是负责宣旨,有问题找皇上去。

“很抱歉,这圣旨我不能接。”林初九将双手背在身后,不给对方强寒圣旨就跑的可能,“圣旨所列的罪,我们家王爷没有犯,我不能接旨。”

“萧王妃,你这是抗旨不遵?”一再被拒,宣旨的官员也怒了。

他自打在礼部上任以来,奖惩的圣旨不知宣了多少,从来没有人像林初九这般,敢不接旨。

“雷霆雨路皆是君恩,萧王妃你是聪明人,接了旨,下官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事就这么过去。不然,事情闹到皇上面前,吃亏的也是你自己。”宣旨官员半是卖好半是威胁的道。

林初九拒不接旨固然讨不到好,可他这个宣旨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林初九接了旨,大家你好我也好多好不是……

“抗旨不遵的帽子我带不起,圣旨上的罚银,我这就送到户部,但圣旨我不能接。”仍旧是那句话,林初九不厌烦的又重复了一遍。

不等宣传的官员说话,林初九扭头对跪在她身后的曹管家道:“曹管家,去开我的库房,把我嫁妆里值钱的东西都清出来,凑二十万两去户部。”

“王,王妃……”曹管家傻眼了,“要,要卖你的嫁妆?”他们萧王府没有那么穷呀,区区二十万两,闭着眼睛也能拿出来,完全没有必要卖林初九的嫁妆。

“嗯,快去……先把嫁妆卖了,解眼下的急。以后有银子再赎回来就是。”林初九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可只有翡翠珍珠几个知晓,林初九早就看那些嫁妆不顺眼了,现在有机会光明正大的处理,林初九怎么会过。

而且,不动用萧王府的银子,而是变卖自己的嫁妆,在外人眼中也显得萧王十分清廉,区区二十万两都拿不出来,还要当家主母卖嫁妆。

曹管家不是笨人,他明白林初九的用意,可就算明白,他对卖林初九的嫁妆还是十分膈应,有心想要劝说两句,翡翠与珍珠却机灵的挪到曹管家身旁,小声的道:“曹管家你就听王妃的,王妃这么做必然有道理。”

说话间,两女将曹管家搀扶起来,“王妃,奴婢陪曹管家去清点嫁妆。”

“去吧。”有翡翠和珍珠一起去,林初九就没啥好担心的。

宣旨的官员见萧王府的人,自顾自的去清点嫁妆什么的,当即傻眼了,“萧王妃,只是罚银,你不必卖嫁妆。”要让外人知道,皇上下旨罚萧王府的银子,却逼的萧王妃卖嫁妆,旁人怎么看皇上?

他这个宣旨办差的小官,还要不要干了?

“不卖嫁妆怎么办?”林初九抬头看向宣旨官,状似不解的问道:“难道圣旨上的二十万两罚银不用交?”对方敢说不交,她就敢连人带圣旨一起打出去。

不用交罚银就表示她没有错吧?

没错,那还宣什么旨!

“不,不,当然要交了,那是萧王诱使商贩哄抬物价,造成百姓损失的罚钱。”宣旨的官员一再重声萧王的罪名,可惜林初九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的道:“我们家王爷没有诱使商家抬价,一切都是那些无良商人自发的行为。至于二十万两罚银,那是圣上的要求,我们萧王府只能照办。”

哄抬物价的是商家,皇上让那些粮商把吃到嘴里的利润吐出来就是,找萧天耀的麻烦,皇上也不害臊。

“萧王妃,事情真相摆在面前,不是你怎么说就是怎么样的。”宣旨官员见林初九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当即有些恼了。

宣个旨也这么麻烦?

难怪部里的人,一听是萧王府的旨意,就没有一个人上前领差,要不是他后退的时候慢了一步,这倒霉差事也落不到他头上。

“大人说的是,事实真相摆在面前,不是几句话就能扭曲事实的。”林初九顺着附和一句,可紧接着口风一转,说道:“我们家王爷在前线生死未卜,为保护东文而战斗,哪里有闲心管京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那些个赚得钵满盆满的粮商,半数以上是太子和文王门下的人,再不济也是皇商薛家,和我们王爷有什么关系?也不知他们这次从中赚了多少银子,区区二十万两能填补百姓的损失吗?”

“萧,萧王妃你在说什么,下官听不懂。”宣旨的官员满头的大汗,这个时候的他,哪里还有高高的趾趾高气扬。

虽说混迹官场没有几年,可个中利害关系他却是摸得门清,本以为萧王妃就是胡搅蛮缠了一点,可不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