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二代,吃了全部吐出来/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王妃心里比谁都明白!

宣旨的官员看着手中的圣旨,当即苦着一张脸。

这下,这下他要怎么办?

萧王妃明摆了不会接旨,他要把圣旨强塞给萧王妃,到时候萧王妃把太子、文王等人丢出来,谁负责?

“萧王妃……”宣旨的官员一改刚刚的张狂,可怜兮兮的看着林初九。

女人总是心软,他服软,求萧王妃行不行?

“这圣旨……你能接一下吗?”年轻俊秀的小官,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大男人这副做派很容易让人觉得娘气或者丑人多作怪,可这位宣旨的小官五观俊美,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丝毫没有违和感,再加上他一副清贵公子的模样,这么娘气的动作由他做出来,只有可怜没有娘们兮兮。

这要是遇到一个怀春少女,或者母爱泛滥的女性,十有八九就妥协了,可偏偏林初九天生就比旁人少根弦,任这清俊小官再怎么可怜,林初九依旧不为所动,如同泥菩萨一般,双手垂在两侧,跪得笔直。

自从嫁给萧天耀后,林初九已经把“跪”这个技能,练得炉火纯青,跪个半个时辰什么的,完全不会有问题。

“萧王妃,求求你别为难下官了,下官只是跑随的小人物。”宣旨的小官见状也不敢站了,老老实实的跪在林初九对面,将圣旨捧到林初九面前:“萧王妃,下官求您把这圣旨接了吧。你就当可怜我,至于之后你要怎么做,下官保证不干涉,今天的事也只当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就是退慢了一步,怎么就遇到这么倒霉的差事,爹呀,娘呀,我要辞官回家,我不要做官了,太危险了。

“不是我为难你,是你为难我。我都说了罚银我交,圣旨我不能接。”林初九冷眼打量宣旨的小官一番,摇了摇头……

看这小官一身配饰十分不凡,想必出身不错,十有八九是被人嫉妒了,才接到来萧王府宣旨的活。

她也挺同情对方的,可她可怜了对方,谁来可怜她?

“萧王妃,你别这样呀……我爹是户部侍郎,你看这样行不,你接了圣旨,我找我爹说情,罚银少交一点?”宣旨的小官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泪,委屈的道。

林初九差点笑了出来,紧要关头绷住了,佯装严肃的道:“公事公办,你怎能以公谋私!”

“萧王妃,我没有以公谋私呀,我这是以私谋公,用私下的交情解决公事,你看我这么努力,求求你把圣旨接了吧。”宣旨小官努力朝林初九眨眼睛。

传言说萧王妃草胞又花痴,他牺牲一点美色行不行?

可惜,小官的媚眼是抛给了瞎子看,林初九没好气的道:“眼睛抽了?要不要我给你扎一针?”

“不,不,不……王妃,你接下我的圣旨就好了。”宣旨小官吓得连连摇头,再次捧起圣旨递到林初九面前,“萧王妃,请你接旨。”

林初九笑了一声,往一旁挪了个位置,省得对上那张傻脸,她会忍不住手痒揍人!

“萧王妃,你接旨呀。”宣旨小官百折不挠,追了上去,继续跪在林初九面前。

林初九真得烦了,忍不住想要揍人,可就在此时曹管家带着翡翠、珍珠出来,“王妃娘娘,东西清理好了,白银有三万两,银票有十二万两,其他首饰、珠宝和铺子加起来应该有五万两。”基本上,林初九的嫁妆全部搬空了。

“拿去当铺死当,然后把银票交到户部。”林初九一点也不心疼,曹管家在看过林初九的嫁妆后,也不心疼。

那些珠宝首饰全配不上他们家王妃娘娘,等王爷回来了,开库房,全部给王妃置办新的,绝对比林夫人准备的强万倍。

“是。”曹管家无视宣旨的官员,召来侍卫将一箱箱珠宝抬出去,翡翠和珍珠也忙着去点数。

宣旨的小官傻眼了,“王妃,你认真的?”罚银交了,圣旨却不接,他怎么回去交差呀?

“比珍珠还真,你要不想被上峰骂,现在就带着圣旨回去,将我的话转交给你的上峰,他自然会处理好。”林初九看似好心,实则是极度坏心的建议道。

“这,这行吗?”宣旨小官左右为难,萧王妃好像说得有道理。

“当然行,不然你要跟我在这里耗着吗?这是萧王府,我可不怕你,就是耗到明天天亮,我也没有问题,你能一直呆在萧王府吗?”

林初九的话刚落下,宣旨小官就麻溜的爬了起来,“什么?耗到明天天亮?那不行,我去找我家大人……”

某小官二话不说,转身就带着人往外跑。

他才不要跪到明天天高呢,腿会废的,了不起他这礼部小官不当了,他爹还能砍了他不成……

“总算走了。”林初九捶了捶酸疼的老腰,从地上爬起来,珊瑚和玛瑙极有眼色的上前,扶了林初九一把,“王妃,你还好吗?”

“没事,”林初九示意珊瑚和玛瑙不用扶了。

往外走了两步,就看到正在指挥侍卫将珠宝运出去的曹管家,林初九叫住对方道:“曹管家,你让人给苏茶送个信,让他把那几家粮商背后的势力查出来,另外让他把这段时间多赚的银子,给我想办法花在百姓身上,别让人认为他仗着王爷的势,就发灾难财,为富不仁。”

战争财最好发,东文、南蛮、北历与西武哪次打仗,那些商人不要发一次灾难财,林初九虽然不耻,可也不会傻傻地站在道德至高点指责什么,毕竟商人的本性就是逐利,她能阻止苏茶逐利,能阻止别人逐利吗?

与其等别人赚了银子,用资本辗压死苏茶,不如让苏茶混水摸鱼,事后再想办法把不义之财花出去就是了。

曹管家听到圣旨,就知此事的严重性,郑重的道:“老奴明白,王妃您放心,这事老奴一定会办好。”

“嗯。去吧。”林初九看着全部装上马车的箱子,没有一丝不舍,让翡翠和珍珠也忙去。

事情交待完,林初九才转身回内院,让珊瑚拿药酒给她揉腰。

曹管家看着林初九渐行渐远的身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幸亏他们家王爷娶了王妃,也幸亏王妃是能干的。不然,他还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