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上当,给人当枪使了/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茶作为商人,对东文各大商行的情况,可谓是了如指掌,只是要查出他们在这次哄抬粮价中赚了多少银子,还需要一点时间。

苏茶怕林初九担心,查到各大粮商背后的情况,就立刻让人先送去给林初九,好方便林初九想对策。

虽说东文、西武等四国政权独立,可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背后都有中央帝国的影子,像粮价,很大程度上就掌控在中央帝国几大世家手里。

每次战事过后,粮价都要上涨,在各国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矩,哪怕是皇帝也干涉不了。

这一次粮价上涨的也不算夸张,苏茶怎么也没有想到,京城的百姓会因为粮价上涨而闹事,皇上又会因这件事下旨斥责萧天耀。

要说粮价上涨这事,萧天耀一点责任也没有说,那也说不过去,粮价确实是因为他的失踪而上涨,可要在把粮价上涨的责任,全部按到萧天耀头上,这实在太过分了。

可是,普通老百姓最容易的受人蛊惑,每一次粮价上涨,百姓都损失极大,心里自然不忿,可他们也不知记恨谁,因为粮商说了,打仗好多地方缺粮,好多地没有人种,他们收粮也贵,这又不是他们的错,嫌贵大可以不买。

这一次,皇上列出一二三条理由来,证实粮价上涨全是萧天耀的错,普通百姓看到了十有八九就会相信,然后就此把恨意记在萧天耀身上。

这个时候,如果有心人煽动一下,那些损失惨重的百姓,聚众砸了萧王府都有可能。到时候,萧天耀就是打胜仗回来,那也是东文的罪人,至少萧天耀再也得不到东文百姓的爱戴。

“幸亏王妃没有接旨,虽说不接旨是大罪,可接了旨天耀就没有办法翻身了。”苏茶越想越觉得可怕。

皇上的圣旨下得太突然,他们事先一点消息也没有收到,要不是林初九坚定的拒接圣旨,他们十有八九就落到皇上的算计中,背负与无良商人同流合污,发战争财的骂名。

越想越觉得可怕的苏茶,忍不住给萧天耀写了一封信,将京中的事情说给他听,让他提前做好准备。

这一次,为了洗清哄抬粮价上涨的罪名,可是得罪了中央帝国张家,他们得提前做好准备才行。

曹管家顺利拿到五万两银子,在户部官员回家前,将二十万两银票送到户部侍郎手里,好巧不巧,收银票的刘侍郎,正好是今天宣旨小官的父亲。

“听闻萧王妃并没有接旨,怎么还来交罚银?”刘侍郎看也不看曹管家手中的银票,摆明了不肯接。

要交罚银?

先把圣旨领了再说。

不领圣旨,也别想他收罚银!

曹管家一看就知对方成心找茬,淡定地将银票收回,说道:“我们这些做人下人的,不过是奉命办事,主子的事哪容得我们置疑。主子让我们来交罚银,我们便来交罚银。刘大人,你们不收银票吗?”

“我们户部不收没有名头的银票。”刘侍郎再次拒绝,曹管家点头表示知道,“那我让人换成银子抬进来?”

“银子也不收!”刘侍郎差点把嘴巴气歪了,萧王府的人这是什么意思,听不懂人话?

难怪他儿子办不好差,这明明就不是他儿子的问题,这是萧王府的人脑子有问题好不好!

“银子也不收,银票也不收,你们这是要抗旨不遵?圣旨上可是要我们萧王府交二十万两罚银。”曹管家无耻的拿圣旨说事,然后将手中的银票往桌上一拍,“二十万两我放在这里了,你爱要不要。”

说完,头也不会的就走了,任凭身后的人如何叫,也不理会……

左右他们银子给了,就是事情传到皇上那里,他们也不怕!

是不用怕,因为……

皇上看到礼部呈上来的圣旨,还有户部呈上来的银票,笑了!“礼部谁去宣的旨?”

“小刘大人。”礼部尚书不敢隐瞒。

“他和户部的刘侍郎是什么关系?”不是皇上记性好,这么一个小人物都给记住了,而是将二十万两银票呈上来的就是户部刘侍郎,除了银票外,还写了一份折子,告了萧王府一状。

“是刘侍郎的儿子。”礼部尚书悄悄摸汗,心中暗自担心,可不想皇上却没有一丝不快,笑着说道:“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不错!”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礼部尚书偷偷看了皇上一眼,见皇上面上带笑,顿时一头雾:萧王妃不接旨,皇上不生气?

是他没有说明白,还是皇上没有听懂?

林初九见天黑了,也不见皇上宣她进宫问责,也想问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

“皇上不是想借此事寻王爷的错,让王爷失了百姓的爱戴吗?”林初九独自坐在书房,认真思索种种可能。

原本,她一下午都在想对策,可现在皇上不出招,她想的对策都派不上用场了。

“难道是我想错了?皇上并不是想找王爷的错?”可不是找萧天耀的错,那皇上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圣旨她要是接了,萧天耀就绝对洗不清与奸商勾结的罪名,可现在她没有接圣旨,就等于没有如皇上的愿,怎么不见皇上生气呢?

“难道是我想左了,皇上这一招不是针对萧天耀,而是别有所图?”林初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猛地跳了起来,从一堆资料中,找出苏茶下午派人送来的,与粮商背后支撑者有关的消息,这一看林初九傻眼了……

“我被皇上当枪使了!”

东文的大粮商,除去几个皇亲国戚名下的,大部分都掌握在中央帝国的手里,张家算是最大的粮商之一,其他都是一些小世家,可就是这样的人家,放在东文也让人不敢小觑。

东文的粮价可以说,完全是由中央帝国摆布,就是皇上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粮价上涨而毫无办法。

“果然是被人利用了!”林初九抚额,忍不住想哭:萧天耀,我办坏事了,可是……

【作者题外话】:本月第二天,继续放弃全勤,肩膀太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