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奏折,主动出击/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任凭林初九和苏茶如何挣扎,也改变不了要与帝国张家对上的事实。林初九与苏茶不再纠结,两人用完早膳后,便商量具体如何应对。

“王妃,这是我让人查出来的消息,这次粮价上涨,短短七天,帝国张家获利一百多万两。”这一百多万两不是正常收益,而是除去正常收益后,因涨价带来的利润。

“幸亏王爷七天就出来了,不然粮价一天一个样,张家得吃撑死。”林初九看了苏茶列来的数据,不由得摇头,

这可真是比印钞还快,而且除了帝国张家外,其他几家也不差,加起来也有两三百万两之多,就连苏茶也多赚了三十多万两。

不过,苏茶能多赚这么多,完全是靠量冲上去的,苏家铺子粮价始终比旁人低,所以买的人也多,利润也不算少。

“这些人商人已经习惯了发灾难财,每一次大战过后,百姓必要苦熬几年,就是朝廷也是紧巴巴的,严重的还要像中央帝国借银。其实各国都害怕打仗,可不知怎么的,明明各国都不想打仗,可每隔几年各国总是要打上几仗。东文好不容易消停了三年,国库攒了一笔银子,这次怕是要花得八九不离十了。”除了查这七天的收益外,苏茶还把前几年几次战乱,粮商所获的暴利查了出来。

“王妃你看,三年前东文与南蛮一战,帝国张家获利近千万两。除了粮食外,他们还贩卖私盐和铁器。”苏茶这次可是准备充分,不管有没有用,先把事情查清楚再说。

这一次实在太危险了,苏茶不敢掉以轻心。

苏茶又拿出一张纸,递到林初九面前:“这是四年前西武与东文打仗,张家的从中挣到的银子。”

苏茶是商人,本身也做粮食买卖,对粮价上涨十分敏感,平时也会收集这些消息,凡是粮价、盐价上涨的时候,苏茶都习惯性的记录。

“你收集的还真全。”林初九一一看下来,对苏茶刮目相看。

不仅仅是东文,就是南蛮、北历和西武这几年的粮价情况,苏茶也一一记录在册,虽说隔了一个国家,苏茶不可能查到西武三国的粮食销量,可按各国每年需求来算,也能算出粮价上涨期间,以帝国张家为首的粮商,到底赚了多少黑心银子。

林初九不会拨算盘,只能用炭笔一个个加起来,等她算出结果,林初九就傻眼了,“三次战乱,那些粮商获利说过亿两?”这简直就是在抢钱,抢普通老百姓的钱。

“很可怕吧?没有仔细统计前,我也只当他们顶多赚千百万两,却不想看似只涨了几文钱,实则却是吸尽了百姓的血。”想必皇上也是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借机发难,拿萧王府当枪使。

让他们萧王府与帝国粮商斗上,最后不管谁输谁赢,皇上都是赢家。

“唉……”林初九叹气,“既然已经无法改变,要与帝国张家对上,我们这就动手吧。”

林初九从书桌下方,寻了一本空白的奏折,递到苏茶面前,“写个请罪折子,重点是把粮商们的收益写上。”

苏茶知道林初九的字,大致问了一下林初九,便提笔写了起来。

折子写完,苏茶递给林初九查看,“王妃,你看这样行吗?”苏茶没少帮萧天耀拟折子,对写折子这种事也是驾轻就熟。

林初九不会写折子,可并不表示不会看,这段时间的书也不是白看的,文言文也只要扫一眼,就能明白上面的意思。

看完后,林初九再次叹气,“事情写清楚了不错,可是不够煽情,不够情真意切。”苏茶和萧天耀一样务实,写的东西干巴巴的,确实是有料,可这种折子交上去,打动不了人,也无法显出自己的委屈。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想让人看到萧王府的无奈与委屈,不是在折子上写上“受委屈”三个字就行的,而是要用实际的事情和华丽的文字,无声告诉世人,他们萧王府的委屈。

听到林初九的话,苏茶表示他大概明白林初九要什么,果断重写,这次也不直接写在折子上,而是用普通的宣纸写,可写完后,林初九仍旧不满意,“太刻意了,没有浑然天成的自然。”她果然不该要求一个商人,有多好的文笔,务实就好了。

“我只能写到这样。”苏茶丢笔,双手一摊,表示自己无能了。

他清楚林初九所说的煽情、渲染很有效果,可是……他做不到呀。

“找人帮忙。”林初九的脑子里,闪过一个极好的人选,“趁皇上还没有宣我进宫问罪,我们去找孟修远,也顺便找他打听一下,帝国张家在中央帝国是什么地位。”

中央帝国对四国戒备极深,四国的人轻易无法进入中央帝国,进去了九成出不来,剩下一成直接死了。

这样的环境下,四国要打探中央帝国的消息,简直就是做梦。

中央帝国对四国的人来说,是十分神秘的地方,基本上没有多少人知道中央帝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连萧天耀也无法派人前往中央帝国探消息,只能勉强通过东文皇上的路线,与中央帝国的人搭上线,偶尔打听一些在中央帝国人人都知的消息。

在四国,也就只有文昌孟家与中央帝国关系紧密,孟家有不少人都到过中央帝国,并且回来了。只是孟家人深知中央帝国的忌讳,轻易不会与四国说中央帝国的事。

不过,林初九出面,事情就另说了。

马车很快就准备好,为了不引个注目,林初九做小丫鬟打扮,跟在苏茶身后。

“委屈王妃你了。”上了马车,苏茶对跪坐在一侧的林初九道。

“委屈什么?你还真敢让我服侍你?”林初九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完全无视苏茶。

“嘿嘿……当然是不敢的,真要让王妃你服侍我,王爷不得揍死我。”苏茶也想喝茶,可看茶壶被林初九放在身侧,苏茶认命的收回手。

算了,他还是继续保持他优雅的贵公子范,别被王妃带沟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