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卖好,昧着良心/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茶不安的心,在听到林初九的解释后立刻淡定了下来。

林初九说得对呀,他们有什么好怕的,帝国张家在东文能耀武扬威,可在中央帝国他们也不算什么,就算他们在中央帝国很嚣张,可他们也不用怕,这年头哪个大家族没有两个死对头,他们完全没有必要自己撸起袖子去和张家干,完全可以借力打力。

再往坏里说,张家还能让中央帝国为他们出兵不成?

到时候中央帝国顶多是出面谴责几句,谴责也是针对皇帝,何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把林初九送到萧王府,苏茶连门也没有进,“王妃,这事就交给你了,我昨儿个一晚上没有睡,我去补一个觉。”

说完也不管林初九什么反应,转身就爬上马车了。

林初九也困,也想回王府补个觉,可她一踏进王府,曹管家就一脸急色的找上来:“王妃,官里来人了,宣你进宫。”

“这个时候?”林初九听到这话,着实愣了一下。

这都快中午了,皇上怎么会宣她进宫?

“宫里的人,一刻钟前来的。”曹管家想到传话公公的态度,一时间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宫里的人态度似乎很好,皇上没有生气吗?

林初九点了点头,扬了扬手中的纸,说道:“让他们等着,就说我要沐浴更衣。”她要把孟修远写的东西,重新誊一份才行,还要把苏茶查到的数据一一写上。

“小的这就去。”曹管家不敢多问,麻溜的退下。

林初九也不管宫里的人等的急不急,慢悠悠的去书房,磨墨,誊抄……同时把苏茶查到的数据抄一份,作为附件给皇帝参考。

皇帝既然想拿她当枪使,她会好好的做一把利枪,把事情办漂亮。

林初九怕心急写错字,写得很慢,费了半个时辰才将所需要的资料誊抄完毕。不等它们干,林初九便回房换衣服去了,换上了进宫用的正装,这才将折子一一收好,让曹管家拿萧王的印章盖上。

拳头大的公章,被锁在书房的铁盒里,只有林初九和曹管家同时拿出钥匙才能打开。

盖上印鉴,林初九等到印泥干了,便带着东西出门,临走前特意和曹管家说一声:“如果我今天没有出宫,就去找林夫人,让她进宫找我。条件是她女儿嫁进太子府。”

她和苏茶所做的都是猜测,没有人知道皇上怎么想,林初九不得不做好两手准备。

“小人明白。”曹管家一脸担心,可又不怕说太多了,让林初九也不安,只得忍着。

宫里的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一张脸越来越拉,可看到林初九出来,却立刻换上了笑颜,“奴才给萧王妃请安,王妃……”

“不必了,劳公公久等了,我们走吧。”林初九比太监想得还要干脆,主动往外走。

小太监一看,也不敢啰嗦,只得乖乖跟上……

皇上本想宣林初九进宫用午膳,可不想等了半天也不见林初九出现,不由得有几分恼怒,可就在他把林初九这人忘了时,太监又进来通报,林初九求见。

“她还真会挑时间。”帝国张家刚托人告了林初九一状,林初九就进宫来了。

“宣!”皇上没有故意折腾林初九,放下手上未看完的折子,等林初九进殿。

“臣妇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林初九进殿后,恭敬异常。

皇上满意地点头却没有叫起,而是威严的问道:“林初九,你可知罪!”

“臣妇自知有罪,不敢求皇上赎罪,只希望皇上在降罪于臣妇前,能给臣妇一个解释的机会。”林初九十分干脆的认罪,让习惯林初九撒泼的皇上十分错愕,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好,朕就给你一个机会,你有什么要向朕解释的?”

“皇上,这是臣妇这两天收集到的消息,请圣上查阅。”林初九将折子连同附近一同呈现上。

太监接过东西,检查没有危险后,才呈到皇上面前。

皇上没有急着看折子,而是看了林初九列的几张表,上面的数据十分清楚,不过皇上并不吃惊。

皇上要是不知这里面的情况,怎么会算计林初九和萧天耀对帝国张家出手呢?

苏茶只查到了东文的情况,可皇上却是把四国的情况都查清楚了,皇上知道的远比林初九要多。

看到林初九查出这些东西,皇上满意地点头:林初九这人虽然有种种不好,可有一点好,那就是反应快,是一把合格的枪,让她出面对付帝国张家,绝对是一步好棋。

皇上心情颇好的打开折子,这一看皇上乐了……

萧天耀写折子是个什么德性,皇上可是知道的,每次都是干巴巴的,把事情说清楚就行,完全不会多写一个没用的字,可林初九这次呈上来的折子,却是写得花团锦簇,虽然有用的东西只占了一小部分,可是看的人舒心呀。

“这折子是谁写的?”

“回皇上的话,是臣妇写的。”林初九脸色极厚,面无愧色的应下,怕皇上不信还加了一句:“皇上,臣妇只粗浅识得几个字,写的东西不上了台面,可却是臣妇的心里话,还请皇上莫怪”她真的是诚心夸皇上的。

虽说皇上一直和萧天耀斗,可皇上确实是一个好皇上,自从皇上登基后,东文的百姓越来越富足,战事也越来越少,甚至动了向张家出手的念头。

要知道,之前张家从东文捞的银子更多,可先皇却放任不管,任由他们鱼肉百姓,专注抱中央帝国的大腿不放。

“这折子要是天耀看到,怕是……会不高兴了。”皇上平时没少收拍马屁的折子,可那些折子都没有落萧王府的章,看到那鲜红的金印,皇上心里深出诡异的满足感。

“皇上说笑了,王爷对皇上的敬重,犹如湖涛涛江山绵绵不绝,怎么会不高兴。”林初九这话一说出来,自己就差点吐了。

她可真是眯着良心呀……

【作者题外话】:工作就是身不由己,晚上长途车,用手机码的字,本来想请一天假的,可想想还是更了一章,你们……恨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