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闹事,我取钱不行嘛/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富天钱庄是什么来历?

这是开遍东文、西武四国的大钱庄,拥有中央帝国皇家背景,别说林初九这么一个萧王妃了,就是东文皇帝亲自来,富天钱庄也不会给他面子。

当富天钱庄的管事看到林初九的车驾亲自过来,倒是很给面子的上前请了个安,可不等林初九开口,这管事就道:“萧王妃,小人知晓你这是为国为民,可也请你体谅我们钱庄的难处。我们不能因为你要做善事,就不管不顾的买一堆没用的东西,这世间没有这个道理呀。”

富天钱庄和张家的粮铺虽然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毕竟都来自中央帝国,张家的银子都是存在富天钱庄的,虽说富天钱庄不会成为张家的后盾,可也不会帮着林初九欺负张家。

再说了,林初九此举也确实蛮过分的,她要抄查张家富天钱庄不管,可让富天钱庄吃下张家的东西,拿银子出来却是有些仗势欺人了。

是以,富天钱庄的管事虽然客气,可言词上却是半步不让。本以为此举会激怒林初九,可不想林初九听知这话,隔着马车淡淡的说了一句:“阁下想必是误会了,生意人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本王妃手下的人拉东西过来找买家,阁下不肯买我们也不敢强迫。”

“萧王妃莫不是要把这些东西拉回去?”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倒是高看萧王妃了,还以为这萧王妃是个有骨气的。

林初九笑了一声,温和的道:“这些都是下面人做的事,本王妃从不插手他们怎么做,一向只求结果。东西能不能卖出去是他们的事,拉不拉回去也是他们的事,本王妃不会干涉。”

打太极的手法林初九也是会的,只是平时极少有机会用,毕竟不管是皇上还是萧天耀,都是说一不二的主,林初九在他们面前完全无法糊弄。

“萧王妃既然不管此事,来我富天钱庄做什么?”富天钱庄的管事真的被林初九气笑了。

什么叫手下人做的事,这事要是没有林初九首肯,萧王府的侍卫敢找上他们富天钱庄?敢查封张家的铺子?

不等林初九开口,远处一道清润的男声传来,“来钱庄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来取银子。”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苏茶从一顶小轿中下来,快步朝林初九的马车走来。

步伐优雅、从容,可他额头沁出来的汗珠,却无声告诉旁人他赶的有多急。

“苏茶公子?”富天钱庄的管事看到来人,莫名的不一种不好的预感。

“苏茶来了?”林初九再度开口,同时从马车里下来了。

苏茶听到林初九在外面,没有叫他苏苏,莫名的松了口气,朝富天钱庄的管事点了点头,便上前一步,双手作揖,“苏茶来迟,让王妃久等了。”

“不迟,我正和富天钱庄的管事聊天呢。”林初九下了马车,仪态万千的扶着翡翠的手,不紧不慢的步子,无声昭显她的从容与淡定。

富天钱庄管事心中那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有心想要提前打破,可又不知从何下手。

林初九从他身边在走,在他面前停了一下,看了一眼便收回眼,转而看向苏茶:“东西带来了吗?”

“带来了。”苏茶忙将一个小红木盒递到林初九面前。

林初九拒绝下人的好意,亲自接过,打开看了一眼,问道:“多少?”

“三千万两。”这是他尽最大的力借来的银票,几乎把整个苏家都搭进去了,再多就真得没有。

“三千万两?足够了。”林初九看也不看,就将手中的红木盒递给富天钱庄的管事,“劳烦贵庄帮我兑城银子。”为了怕对方听不明白,林初九特意补了一句:“本王妃只要现银。”

“萧,萧王妃,你说什么?”富天钱庄的管事惊呆了,事实上在苏茶报出三千万两时,他就惊呆了,只是还保留最后一丝奢望,现在林初九开口,把他最后一点奢望也打破了。

三千万两?他一时半刻去哪拿这么多银子出来,萧王妃是来砸场子吧?

林初九扭头,皱眉道:“怎么?富天钱庄不给兑银子吗?或者兑现银还要看你们的心情?”

“不,不是……”富天钱庄的管事忙摇头否定,“只要是我们钱庄的银票,随时都能兑银子。”

“你放心,里面全是你们富天钱庄的银票,阁下尽管验证。”林初九再次将手中的木盒递到管事面前,管事没有接,而是冷着一张脸道:“萧王妃,你确定你要全部兑现吗?”这是来兑银子吗?这是来找茬吧?

林初九就不怕这么做,惹得他们中央帝国的人不满吗?

林初九到底哪来的底气,居然一再和他们中央帝国的人叫上?

“当然,东西卖不出去,赔偿给百姓的银子却不能少。没有办法,我只好拿萧王府做抵押,先借一笔银子用了。”林初九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咬得无比清晰,确保每一个人都能听到。

“拿萧王府做抵押?”管事看了苏茶一眼,一脸不信。

谁不知苏家家主和萧王关系匪浅,苏家就是萧王的钱袋子,需要拿萧王府做抵押吗?

“不然,谁敢借银子给我,大家都知道我们萧王府穷得很。”林初九轻轻叹了口气,脸不红气不喘的哭穷,把苏茶羞的没脸见人。

作为萧王府的钱袋子,听到这话他也是服了。

他什么时候缺过萧王府的钱了?

王爷花起银子,几十万,上百万都不眨眼,林初九好意思哭穷?

当然,苏茶抱怨归抱怨,这个时候却不会拆林初九的台,特意拿出萧王府的房契,以证明林初九确实是拿萧王府做抵押,才换到三千万两银票。

这么一来,富天钱庄的管事就无话可话了,可是……

他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好不好!

看着快挤到他鼻子的木盒,管事的嘴都气歪了。

三千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虽说给他一天时间,肯定能调齐银子,可谁敢保证林初九只取三千万两,没有后着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