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家丑,外扬又怎样/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家的情况十分有趣,苏茶的父亲正值年壮,可五年前就不曾在人前露面,对外的说法是病了,在家静养。

另外还有苏茶的继母、继弟和继妹这些年也不曾在人前露过脸,外头许多人都不知道,苏家还有这三个人,对外面的人来说,苏家就是苏茶。

这些事只是外面人知晓的,真正的情况苏家人很明白,苏茶的父亲和继母四人,全部被苏茶软禁在苏家后院,不得外出半步。

这些年苏父四人一直很老实,苏茶虽然没有疏于对他们的看管,也没有加重防守,结果就让苏父四人探到安王来的消息,并且成功的骗走看守的人,跑了出来……

苏茶还未走近,就听到花厅传来他那好继妹苏梦矫揉造作的声音,还有他那好父亲明里暗里诋毁他的话。

“怎么回事?”苏茶脚步一顿,好心情荡然无存。

“大爷……”下人惶惶不安的上前请罪,“奴才失职,让人跑了出来,现在人正在里面,奴才不敢贸然进去。”

看守苏家老爷的下人都快哭了,不过是一个眨眼的功夫,怎么人就跑了呢?跑了还算,居然直接冲到安王面前,这让他们怎么敢进去拿人。

苏茶脸色一沉,面无表情的道:“去,找几个力气大的下人来。”

他不想在安王面前丢脸,可如今看来却是容不得他了。既然他那好父亲不要脸,就别怪他不客气了,反正商户人家丢脸怕什么。

苏茶阴沉着脸走进去,一踏进门槛就看到苏梦一脸娇羞的站在安王身侧,一副贴身小丫鬟的模样。

他的继母和继弟则站在下手,同样是一副狗腿样,当然他那好父亲也好不到哪里去,谄媚的站在安王面前,喋喋不休的告他的状。

苏家三口都背对着门,苏梦一双眼粘在安王身上,一家四口都没有发现苏茶的到来,苏茶人都走进来了,苏父还在说:“安王殿下,苏茶那个不孝子壮着有萧王撑腰,一向无法无天,他要是冒犯了王爷您,王爷您尽管说,草民一定打死那个不孝子,还请王爷……”

“父亲,你要打死谁?”苏茶站在安王正下方,突然出声,打断了苏父的话后,又像如无事人一般跪下向安王行礼,“草民参见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苏,苏,苏茶……”苏茶的继母、继弟和继妹看到苏茶站在眼前,吓了一大跳,苏父亦是脸色大变,生生将到嘴的话咽了回来,只是瞪大眼睛看着苏茶。

安王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淡然的开口:“免礼。”

“谢王爷。”苏茶站起来,没有去看苏父,而是对安王拱手致歉:“家人无状,冲撞了王爷,还请王爷恕罪。”

“无事。”安王好脾气的开口,根本不看苏家其他人。

他是来找苏茶的,苏家家务事与他何干?

苏茶淡淡一笑,轻蔑地扫了继母和继弟一眼,直把这两人气得全身颤抖,却又敢怒不敢言。

苏茶淡漠的收回眼神,摆出一个请的姿势:“此地污浊,恐扰了王爷清净,还请王爷移驾书房可好?”

“可。”萧子安也不想呆在这个全是脂粉香味的花厅。

也不知苏茶那个妹妹身上洒了多少香油,香的冲人,要不是修养好,萧子安此刻怕是喷嚏连天。

“王,王爷……”安王起身,苏父几人想要挽留,可却又不敢开口,眼见安王就要走出去,苏茶的继位苏梦突然大叫一声,冲上前,扑通跪在萧子安面前:“王爷,求你为民女做主,民女要……”

“咚……”

苏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茶一脚踹飞,“王爷,这丫头不懂事冲撞了您,还请王爷恕罪。”

“啊……”苏梦惨叫一声,摔了出去。

“无事,”萧子安看了苏茶一眼,无声一笑。

苏家大爷,果然是个有趣的人。

“孽子,你这个孽子,居然对你妹妹动手,你……”苏父见状,气愤地冲上前,抬手就要打苏茶,却被苏茶一手握住手,“父亲你又糊涂了?我哪来的妹妹?我的妹妹和弟弟不是一出生,就被你活活摔死了吗?”这一句话,足已解释苏茶为何不敬生父。

父不慈,子如何孝?

苏茶甩手,苏父一个不稳,摔落在地,而这个时候苏茶要的下人也过来,苏茶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无须行礼,指着苏父几人道:“老爷又发疯病了,你们几个还不快把老爷扶下去。”

“是……”下人上前拖人,苏父几个自然不肯,苏父拼命挣扎:“苏茶你这个孽子,你竟敢对为父对手,你还是人吗?”骂完苏茶后,苏父又对萧子安哭诉:“王爷,王爷求求你为草民做主呀,这个孽子丧心病狂,连亲生父亲都囚禁起来,他不是人,不是人……”

“苏茶,母亲求你了,高抬贵手放过梦儿和志儿吧?千错万错都是母亲的错,母亲愿做一切,只求你原谅。”这是苏茶白莲花的继母。

“大哥……我没有病,大哥你放过我吧,我害怕,我害怕……”这是苏茶被教歪了的继弟。

……

除了被踹的倒地不起的苏梦,苏父三人都撕心裂肺的大喊,无所不用其极的抹黑苏茶,想求萧子安主持公道,可惜……

温润如玉的安王从头看到尾却没有发一句话,任由苏府的下人将苏父四人拖下去,而他的面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

“王爷,王爷……”苏父四人近乎绝望的被拖了出去,最后留给他们是安王与苏茶如出一辙的笑脸。

没有闹事的苏父四人,花厅瞬间安静了下来,苏茶朝安王作揖,歉疚的道:“让安王见笑了。”

发生这样的事,苏茶却半点也不尴尬,更没有遮掩的意图。

“无事,谁家没点糟心事。”萧子安暗自点头,心里多少明白为何萧天耀会对苏茶高看一眼。

苏茶这人虽然出身商贾之家,可却是难得的坦荡之人,倒是可以结交……

【作者题外话】:先更两章,今天还会有两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