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戏耍,殿下想太多了/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说寻一个得了脏病的男子,送给福寿长公主很损,可现在并没有艾滋什么的,染上这种病虽会致使人身体虚弱,可只要福寿长公主以后洁身自好,不再与男子厮混,不再祸害良家妇男,她还是能好好活着。

林初九自认自己虽然心狠,可还算有点良知,至少福寿长公主处处要她的命相比,她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可是……

在知晓自己可能染病的情况下,福寿长公主居然不是想着安心养病,而是想把人送到萧王府,或者寻机会绑架她,让那个男人强bao她,好让她也染上脏病。

从暗普嘴里听到福寿长公主的计划,林初九真得很想说——福寿长公主,你真的是在作的一手好死!

“她不仁我们也不必义,不用管她的死活。”林初九原本的计划是,只要福寿长公主染上了病,就把那个男子送回江南养着,现在……

她不介意送福寿长公主一程!

有林初九这句话,暗卫自然不会再管福寿长公主的死活。将大部分人马抽离后,只留了一个人负责与那个男人联系,免得出了什么事找不到人。

福寿长公主也算是能折腾的,她自知自己惹了皇上的厌弃,短时间内不可能有自由,自己没有能力谋算林初九,便联系上太子,要太子帮忙。

福寿长公主与太子之间,确实有些不清不楚,不过知晓此事的人并不多,就连皇上也不知,因为密探根本不敢将此事报给皇上听。

这可是皇家大丑闻,他们报给皇上听不就代表自己也知道了吗?到时候皇上能放过他们?

这事……又不影响大局,是以,密探们十分有默契的将此事压下。

皇上根本不知福寿长公与太子的真实“交情”,是以福寿长公主与太子联系,并且太子利令智昏答应帮福寿长公主绑架林初九,寻人强bao她的事,皇上也不知。

皇上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筹备钱庄的事,东文要开钱庄,绝对不像表面那么简单,皇上必须要控制住消息,不然中央帝国早早收到消息,东文的钱庄就开不出来。

这世间有一种说法叫先斩后奏。说白一点就是先把事情做了,至于你同不同意?

双手一摊,极度无耻的表示3A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就是不同意也不行。

东文开钱庄就得先斩后奏,在中央帝国收到消息前,先把钱庄开出来,到时候中央帝国还能厚颜无耻的,欺负东文一个“普通商人”,逼商人关掉自己合法的产业3F

皇上与中央帝国周旋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要怎么做才能瞒住中央帝国,只是这消息只能瞒一时,是以苏茶迟迟不主动,就换皇上着急了。

又等了一天,还没有等到苏茶上门,皇上实在等不及,便去催了萧子安一句,让他联系苏茶,尽快把钱庄办起来。

因钱庄一事,萧子安最近接触了许多与中央帝国有关的事,知晓东文被中央帝国剥削多少后,他再不会天真的说,开钱庄是与民争利。

有皇上的首肯,萧子安再一次找上苏茶,不过这一次萧子安没有去苏家,而是让人传话让苏茶去户部见他。

上一次萧子安直接来苏府找苏茶也是没有办法,萧子安虽然封王可之前一直住在宫里,并没有自己的府邸,根本没有办法招待人。

苏茶准时赴约,与萧子安寒暄片刻,两人便直接切入正题。苏茶这一次谨记萧天耀的警告,每一句话都思考再三才说出来,绝不会让萧子安看到他的急切,当然也不会让萧子安认为他在拿架子。

双方都是想做实事的人,苏茶和萧子安都很干脆,很快就将一应事宜定了下来,并且钱庄铺子选扯也定好了。

苏茶的定位很简单,他们的钱庄就是和富天钱庄抢生意,所以富天钱庄对面或者旁边,一定要有他们的钱庄。

苏茶为什么非要把那些个世家、大商户拉进来?因为有很多地段好的铺子,全部掌握在他们手中,有他们参与合作,要拿铺子事半功倍。

萧子安打从底觉得苏茶这个法子很损、很不君子,可想到中央帝国每年从东文运走的金银,萧子安心里那点君子风度立刻被拍飞。

“就按你说的办,以京城中心的七个主要城镇的钱庄,会在同一天营业。”萧子安也是个干脆的人,当场就拍板了。

苏茶心里大乐,可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反倒一脸忧心的道:“三天的时间,能把所有的铺子都整理好吗?”

“三天?时间太短了,至少需要五天,打压富天钱庄也不是三天就能办到的事。”萧子安已将详细的计划做好了,可是……

“三天后,萧王府要发放赔偿给百姓的银子,那是一个好时机。”到时候林初九左手把银子发出去,他就右手把银子收回来,想想都是美好。

“虽说银子不多,可对普通老百姓来说,银子放在家里并不安全,所以……那天肯定会有很多百姓,想把银子存起来。不敢存富天钱庄,他们定会存别的钱庄,我们要是错过这个机会,会少很多存银,也会失去一举打响名气的时机。”苏茶轻描淡写的说道,那神情无比的平静,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可是……

他说的是天大的事呀!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早说?”萧子安有一种被人戏耍的感觉。

苏茶一定是故意的,报复他们拖延时间。

“殿下恕罪,草民见殿下迟迟未做决定,以为殿下不打算开钱庄了,所以……”苏茶从容跪下,半点也不惊慌的请罪。

“所以……你就擅自做主,把事情都办完了?”萧子安本就是通透之人,很快就想明白了。

苏茶这哪里是戏耍他,明明是借时间紧迫的机会,揽下大权。

“殿下,草民想要开钱庄,自然要把一切都准备好才能去寻合作者,不然只有一个空架子,能成什么事。”苏茶脸一红,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天知道,他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

开钱庄,他可以只占一成的利,但是……

银票的发行权,必须要在他手上,不然,他忙了半天不是为人做嫁衣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