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合作,奇葩师兄弟/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福寿长公主请的人个个都大有来头,不说极少出宫的梅妃,就是要把文王、安王和太子一起请来都不容易的事。

太子或许会卖福寿长公主面子,可是安王与文王却不会,福寿长公主能把这两人请人,还真是颇费了一番功夫,而这也就说明林初九不能说不去。

“城外?这地方多好下手。”林初九想着想着又笑了。

福寿长公主给她赔罪?

开什么玩笑。

就福寿长公主那人,是会低头给人赔罪的主吗?

林初九真不知皇上是怎么想的,就连得罪皇帝的宠妃周贵妃,福寿长公主会给她赔罪?

别说她知道福寿长公主联系太子,谋划绑架她的事,就算不知这件事,她也知福寿长公主所谓的赔罪宴,十有八九就是鸿门宴。

“王妃,这事……要拒绝吗?”曹管家试探问道。

这事林初九当然能拒绝,可也落了一个狂傲的名声,而且他能拒绝一次,能拒绝两次吗?

福寿长公主一计不成,定会再生一计,与其拒绝福寿长公主让她再生一计,不如将计就计,一劳永逸。

“不必,告诉福寿长公主我会准时赴约。”林初九转身,眼神落在桌上精致的请柬上,唇角微扬……

不管福寿长公主要做什么,最后她都会让福寿长公主自作自受。

前线战火烽飞,京城仍旧是一派歌舞升平,最近京城最热的话题,除了通元钱庄和前线战事,就是福寿长公主在城外别院宴请林初九,给林初九赔礼道歉一事。

也不知什么人传出来的,总之一天的功夫,街上爱凑热闹的人都听说了这件事,时不时就有人议论几句。

没办法,福寿长公主在京城也算是名人了,一连两次的丑闻,让她在京城名声大起,只要是关于福寿长公主的事,不管大小都会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

不过,京城的百姓也算是学聪明了,就算议论长公主,也不直接说她的名字,只用贵人二字代替,左右他们道听途说,皇上不能因此拿他们治罪吧?

“小池池,你说那老妖婆是真得要给那什么萧王妃赔罪吗?”糖糖坐在京城最大的酒楼福云轩里,听着外面人议论福寿长公主给林初九道歉一声,忍不住问了一句。

冷着脸的荆池一直埋头喝酒,听到糖糖的话,抬头看了他一眼,“你不是知道怎么回事吗?”

“可是,可是……万一萧王妃骗我们怎么办?萧王妃真得太坏了,上次骗我们出来为她顶罪,这次又骗我们做白工。”糖糖清秀的脸上泛起红晕,眼睛瞪得滚圆。

没错,他这就是气的!

他们是杀手,杀手耶!

请他们不是杀人就算了,居然还不给银子,简直太坏了。

再这么下去,他还有杀手的尊严吗?

真得好忧伤……

“你不是一直想要报复那个老妖婆吗?现在机会来了。”荆池说完没有再理会糖糖,继续埋头喝酒,完全不看桌上精美的菜肴。

“我是想报复那个老妖婆,可我也不想被人利用好不好,萧王妃太奸诈了,明明是要我们帮她,居然一分银子都不给,太小气了。她又不是没有银子,怎么可以苛扣我们这么一点点银子。”想到自己要白忙一场,糖糖也没有心情吃饭了,趴在桌上一脸哀怨。

荆池没有理他,继续喝酒……

“喂,小池池,你就不能安慰我两句吗?我现在很伤心。”伤心的糖糖捻起桌上的花生米,塞到嘴里,咔嘣,咔蹦咬得十分用力。

好吃,再来一颗!

荆池咽下一口酒,淡漠地扫向糖糖,“你缺银子用吗?”

“啊……不缺呀。”有荆池在,他怎么可能缺银子用。

“不缺银子用,你抱怨什么?”荆池继续喝酒,又不看糖糖,而糖糖也习惯如此,自顾自的抱怨道:“我虽然不缺银子用,可是……这不是快要到年底了吗?我今年又没有赚到银子,回去后他们肯定要笑话我。”

一想到这事,糖糖就更哀怨了……

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他更惨的杀手了,他出道至今也没有赚过一两银子,每年地在组织里都是垫底的,简直没有脸见人了。

“放心,没有人会笑话你。”荆池说得十分肯定,糖糖立刻转忧为喜,可不等他欢呼,就听到荆池补充道:“每年都如此,他们已经习惯了,你也要习惯。”

“啊……我的心受伤了。”糖糖脸上的笑容立刻垮了,趴在桌上一动不动,“让我死了算了吧。”

“去吧,我不拉你。”荆池眼眸突一亮,抬腿踢了糖糖一脚,“张家有异动,走,上前去看看。”

“哦……来了。”正事要紧,糖糖顾不得装死,立刻弹了起来,一阵烟似的往外闪,速度之快就是荆池也没有跟上。

糖糖是天生吃杀手这碗饭的人,可是……他至今也没有完成一担杀人的买卖!

林初九从苏茶口中,得知荆池与糖糖已经盯上了帝国张家人,长松了口气。

虽说荆池和糖糖十分不靠谱,可林初九相信萧天耀的眼光,萧天耀当时选上荆池必然是有原因的……

这一次不是他们与荆池做交易,而是与荆池合作,共同对付福寿长公主,林初九相信那一对奇葩的杀手,一定会尽力完成任务。

有荆池师兄弟盯着帝国张家,林初九也就可以放心去赴宴。知晓福寿长公主爱穿艳色的衣裳,林初九今天挑了一件象牙白的长裙,衬得她整个人少了几分凌厉,多了一分温婉。

恰当好处的装扮,即不张扬亦不低调,林初九十分满意,带着亲卫与翡翠四个丫头准备出发。

林初九本打算独自前往,可不想一出门就遇到在外面等她的萧子安。

萧子安没有坐马车,而是骑马前行,他亦带了一溜亲兵,双方人马合在一起,声势浩大,看上去还挺像那么一回事。

萧子安虽然什么也没有说,可林初九知道,萧子安定是知晓一些什么,不然不会特意带兵过来,等她一同出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