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文王,不秀恩爱会死/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初九和萧子安一进来太子就看到了,他之所以没有动,就是等林初九和萧子安主动上前给他行礼。

太子此举倒不是针对林初九,而是要给萧子安一个下马威。

萧子安最近负责通元钱庄一事,在皇上面前大出风头,让太子感到了威胁,太子看到萧子安进来,便想给萧子安一个下马威,让他认清谁才是储君,可不想……

林初九和萧子安看到他,却像没有看到一般,目中无人的往里走,甚至直接坐下来!

萧子安,你简直过分!

太子怒火中烧,脸色大变,林夫人和林婉婷见状吓了一跳,顺着太子的视线回头一看,就见林初九和萧子安走了她们邻桌的位置,正欲起身行礼,太子却拍桌而起:“大胆!”

太子怒起,可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一爽朗的声音打断,“咦?什么人惹太子殿下不高兴了。”

开口说话的人正是与福寿长公主一同走进来的文王,皇上的长子。

文王身高七尺,浓眉大眼,左眼处有一道手指长的疤,平添几分凶狠。身上有着军人独有的刚硬与杀气,只是同样是从武的皇子,文王却没有萧天耀的清贵与霸气。

和萧天耀相比,文王更像是一个武夫。

“文皇兄,你来了。”太子见到文王,稍稍压下了心中的怒火,看文王的眼神也透着亲近。

“参见文王,千岁……”林夫人与林婉婷原本是要给林初九、萧子安行礼,被太子和文王打断,只能先给文王见礼了。

“不必多礼了。”文王不耐烦的挥手,“最讨厌你们这群女人叽叽歪歪的,烦不烦。”

“文皇兄你还是这么粗鲁。”太子摇了摇头,一副熟稔的样子,文王亦拍了拍太子的肩膀,不客气的道:“殿下还是这么瘦弱,我早就说了,殿下你要好好锻炼,要不你回头跟我去军营,我最近可是赚了一笔银子,正好可以好好修建练武场。”

文王好武、好财。不过他好财也是为了武,他赚的银子几乎全部用在手下的兵身上,对底下的人十分大方。

太子被文王拍得身子一歪,差点摔倒在地……

林婉婷和林夫人早在文王过来前,就退到一旁,以免被文王“误伤”,福寿长公主则站在一旁,笑容满面地看着这对兄弟,完全没有上前介绍的打算。

按说太子和文王都算是林初九的晚辈,见到林初九在应该先给林初九行礼才是,可太子和文王却旁若无人的交谈起来,好似林初九和萧子安不存在一般。

萧子安见状便打消了上前给文王行礼的念头,见桌上有茶有水,直接煮水泡起茶来。

太子要给他下马威,他并不在意,可迁扯上林初九就不应该了。

至于文王?

自从父皇更看重他后,文王就处处针对他,他们兄弟二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聊的。

萧子安见林初九浑不在意,也就不再多想,专心的泡起茶来,很快茶香味蔓延开了……

文王怪叫一声,“子安,你居然也在?刚刚怎么没有看到你?”文王这话看似在说他现在才看到萧子安,实则是在指责萧子安不懂礼数,见到兄长都不懂得起身行礼。

“文皇兄……”萧子安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欲开口,就听到林初九先一步道:“本王妃请安王殿下给我泡茶,怎么?文王有意见?”

“这是……”文王看着林初九,一副不认识的样子。

文王之前一直在外地,前不久才回京,他要装作不认识林初九再正常不过。

“这是你天耀皇叔,今年新娶的正妃。”福寿长公主出声介绍,却带着嘲讽的意味。

新娶?

这两个字可颇具深意。

“原来是四皇婶,子文失礼了,还请四皇婶见谅。”文王从善如流的行礼,一副惶恐的样子。

“文王不必如此,你与太子兄弟情深,和太子一样看不到本王妃也是正常,本王妃不会记在心里。”凭什么你“失礼”了,说句“见谅”我就要原谅你?

我捅你一刀,说一句“失手了,请见谅”你能原谅吗?

“皇婶,我刚刚真得没有看到你,你看这事,这事……”文王一张脸涨得通红,一副局促的样子。

林初九看也不看,端起桌上微温的茶水,“文王不必如此,我说了我已经习惯了。文王和太子殿下不必理会我,你们兄弟慢慢聊,有安王在就成了。”

林初九一句话,就替萧子安解了围。

文王和太子没有把林初九这个皇婶看在眼里,萧子安也没有把两位皇兄放在眼里,可谓是半斤八两,可有林初九这话就不同了。

萧子安并非失礼,而是为了照顾林初九这个皇婶。

“皇婶你这还是怪我了,都是我不好,一见到太子就高兴得忘乎所以,回头我自罚三杯给皇婶赔礼。”文王豪迈的道,一副直来直往没有心机的样子,就像他爱财,只要有人给他送钱,不管好坏全收一样。

这样的人看似憨傻,身上一大把的辫子,可殊不知,这样的人掌兵权,最叫皇帝安心。

难怪诸多皇子中,只有文王能手握兵权,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林初九放下杯子,抬眸看了文王一眼,一脸温柔的道:“文王不必如此,要是你皇叔知晓你为这么一点小事自罚三杯,指不定得说我欺负你。”

“萧皇叔?”文王一脸惊恐,讨饶道:“还请皇婶恕罪,千万别告诉萧皇叔,要让萧皇叔知晓了,指不定怎么罚我。

“恐怕不行了,我昨儿个才给王爷写信,说今天福寿长公主宴请。回头我必然要将宴会上的事,写给王爷看,免得他担心我。”林初九这话是对文王说,可实际上却是看向福寿长公主。

果然,福寿长公主听到林初九这话,不自在的道:“怎么初九你出趟门,还要给天耀写信?”

她怎么觉得要林初九这话,像是警告呢?

莫不是林初九猜到什么了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福寿长公主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