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调情,知道很多/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夫人一想到林初九现在高出她一堆的身份,还有之前在林初九手上吃得亏,就再也兴不起‘教训’林初九的念头。

今非昔比,林初九早已不是当日那个,任由她拿捏的蠢货,出门前林相就交待过她们,这段时间切莫与林初九起争执,到时候就是林初九当众抽婉婷的耳光,他们林家也不能说什么。

在场的个个都是皇子、皇女,安王又摆明站在林初九那边,她开口训斥林初九万一没有讨到好,太子和福寿长公主也不会满意,到时候里外都不是人。

林夫人果断装傻,同时拉住蠢蠢欲动的林婉婷,免得她被人当枪使了。

花园的气氛再次僵住,太子气得不知说什么好,林初九则完全没有打破尴尬的念头,手持茶杯笑容满意地看着众人,当然重点是看福寿长公主。

许是心虚,福寿长公主总觉得林初九看她的眼神,就好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福寿长公主心中恼怒,有心想要扳回一城,可就在此时下人送来了热茶和点心。

福寿长公主犹豫了一下,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改为招待众人喝茶又点心。

她现在忍林初九,反正等会儿能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皇姑姑这里的点心果真别致。”文王拿起一块点心,一脸真诚的赞美道,就好像刚刚什么也不曾发生。

“这些点心是我特意请江南的厨娘做的,喜欢就多用一些,回头让厨娘给你们一人准一分带回去。”福寿长公主大方的说道,太子和林夫人十分给面子的附和了一句,很快气氛就热络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不着边际的话。

只是林初九并不怎么开口,摆出一副专注倾听的样子,偶尔文王和福寿长公主问起,林初九才会回上几个字,虽不热络但也没有冷场,福寿长公主见状,便以准备宴席为名先下去了,“你们慢慢聊,我去厨房看看准备得怎么样了。”

福寿长公主起身,带着一阵浓郁的花香,转身之际还不忘叮嘱太子一句:“太子,帮我好好招呼初九,我今天可是专程为了宴请初九,要是怠慢了贵客就不好了。”

福寿长公主认为,对待林初九这种人一味的放低身段讨好不行,一味的高傲也不行,之前怎么对林初九,现在也怎么对她,忽好忽冷才能不让林初九起疑。

福寿长公主自以为拿捏好了对林初九的态度,消除了林初九的疑心,放心的离去。

林初九笑了一声,即不反驳也不应下,太子则高深莫测地看了要要一眼,点头道:“皇姑姑放心,我会招呼好皇婶,不会让她无耶聊。”

太子嘴上应得极好,可福寿长公主一走,太子就背对着林初九,专心和身旁的林婉婷说话……

“呃……”文王看到这一幕,当即愣住了,眼角不受控制的微抽。

他真得很想知道,皇后到底是怎么把太子养到这么大的?太子怎么可以蠢成这样?

放着两个兄弟不招呼,放着萧亲王妃不招呼,居然去和一个小姑娘讲话。

那小姑娘好像是萧王妃的妹妹,林相的嫡次女吧?

一个相爷嫡次女也值得堂堂太子费心?

看太子含情脉脉地看着林婉婷,文王哆嗦了一下:太子这是动了真情,还是想要拉拢林相?

如果是前者,文王只想说太子绝对不是他们皇家的种,他们这种出身的男人,哪里需要和女人讲真情,看上了带回去就是。

至于后者?

文王只想说太子的眼光太差,挑来挑去居然想与林相合作,太子这是有多蠢?

林相摆明是他们父皇的心腹,像林相这样的官员忠于他们父皇的一天,他们手上就有一天的权势,可是……

要是林相押宝在某位皇子身上,立刻就会被“辞官归瘾”,就算手中有权利也会被他们的好父皇将剪断了,再不复之前的风光。

实在无法忍受太子与林婉婷含情脉脉的对视,文王淡定的移开眼,正好看到林初九和萧子安。

这两人都是沉得下来的人,萧子安很耐心的摆弄着桌上的茶盘,林初九则慢条斯礼的喝着茶,微眯的双眼说明她对手中的茶水极为满足,可天知道她根本不懂品茶。

除了太子和林婉婷外,园子里就能再无说话的人,文王见两人越说越激动,不屑的撇了撇嘴,主动找上林初九道:“皇婶,钱庄的事谢谢你了。”

“钱庄?”林初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立刻笑了,“文王客气了,都是我的侄子,哪能厚此薄彼。”文王果然是个聪明人,这个切入点好的不能再好了。

“皇婶你真是太大好了,皇叔怎么不早些娶你,要是早些娶你,我早年也就不用为银子发愁了。皇婶你是不知道皇子的俸禄有多低,我要是靠俸禄过日子,估计得饿死”文王一脸夸张的道,同时也是借这个机会,将哄抬粮价的事情揭过。

他当时跟风哄抬粮价,真的不是为了针对萧王府,不过是大家都如此,他也跟在后面赚点小银子罢了。

“你这话得去对王爷说。”文王上道,林初九自也不会给冷脸,但也不会亲近。

文王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之前给的下马威……也足够吓人了。

“皇叔在前线呢,皇婶你能让我去吗?我在京城都呆了好几个月,正想出去动动筋骨,这京城呆得我厌烦了。”文王双眼闪着兴奋的光芒,就好像此时已经在战场上一样。

林初九笑了一声,婉拒道:“这事得去和皇上说,皇上准了才行,我可做不了主。”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唉……我还是老实呆着吧。父皇前儿子才警告我,说这段时间时局紧张,要我安分一些,不然收回我在通元钱庄的份子钱。”文王说这话时一直看着太子,很明显是对太子说的,提醒太子别做不该做的事,可惜此刻太子眼中只有美人,根本没有看到文王的暗示。

萧子安看到了,眉头微皱,心里越发肯定今天这顿饭不好吃。林初九则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文王,眼含警告。

这一眼足已让文王明白,林初九知道很多,至少比他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