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失态,一力降十会/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杯酒爽快的喝完,林初九不给福寿长公主再灌她酒的机会,杯子一丢,华丽的转身,往身后的翡翠身上一靠,娇气的道:“我的头好痛,我要回家,回家,王爷,王爷在等我,回家,快回家……”

林初九不是那种柔弱的女子,平时也极少撒娇,但并不表示她不会,只是从前没有机会也没有可以撒娇的对象。

没人疼的女孩,撒娇给谁看?

“王妃,王妃你没事吧?”翡翠吓呆了,手足无措,本能的扶着林初。

“不舒服,头好疼,想吐……”林初九脸颊通红,眼眸含着水光,本就艳丽的面容此时更添三分潋滟,让人移不开眼。

太子直勾勾的看着林初九,眼中闪过一抹亮光: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林初九这么漂亮?

要早知道林初九这么漂亮,当初林初九缠上他的时候,他就应该占点小便宜,实在不行把林初九接进府当个侧妃也行。

可现在林初九就是再漂亮也无用,林初九是萧皇叔的王妃,是他的皇婶。

可惜了……太子颇为遗憾的收回眼神

人都是视觉动物,颜值好不管男女都会吃香一些,不说太子就是安王看林初九的眼神也透着惊艳。

他原先因林初九的身份,并不敢盯着林初九看,只是粗粗扫了一眼,只觉得这林初九长得不错,至少外表配得上他们家皇叔,站在一起不会被他们家皇叔的天人之姿衬托成粗鄙村妇。

这会林初九喝醉了,众人都看着她,文王才敢打量,这一看可着实把文王惊艳了,不过是眼睛微红,眼眸含情,可整个人就像是亮了起来。

太子和文王都惊呆了,两人坐在原地一时忘了反应,倒是萧子安看了一眼便收回眼神,按压下嘭嘭直跳的小心脏,起身去搀扶林初九,“皇婶,你没事吧?”

“不要碰我,讨厌!”林初九挥开萧子安,不肯让他碰。

她半非真得喝醉,不过是借酒醉提前遁走罢了。文王之前的提醒她可记着呢,有高手出没。

顶尖高手那个时候出现,林初九猜测对方十有八九是对她的暗卫下手。

福寿长公主这女人还真是急性子,知晓她身边有暗卫,居然连一刻都不等,转身就跑出去清理,也不怕太急了露馅。

萧子安以为林初九真得喝醉了,并没有多想,保持一步的距离,关切的道:“皇婶,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回家,回家,要回家……晚了王爷会不高兴。”林初九挣扎的厉害,翡翠累得喘气,反应过来后,忙喊外面的珊瑚玛瑙和珍珠进来帮忙。

花厅不算大,为了不让花厅太拥挤,除了服侍用膳的丫鬟外,也只有翡翠跟了进来,珍珠几个都站在外面。

听到翡翠的喊声,珍珠几人忙跑了过来,看到林初九歪歪扭扭的倒在翡翠身上,三个姑娘吓了一跳,“王妃这是怎么了?”

三人上前,不着痕迹挤开萧子安,将林初九扶稳。

“快,王妃喝醉了,我们扶王妃回去。”翡翠急急地对三人道,然后又歉意的对福寿长公主道:“长公主实在抱歉,我们家王妃喝醉,需先行一步。”

福寿长公主一直坐在边上看戏,她是不信林初九喝醉的,“不过是两杯果酒,怎么就醉了呢?莫不是生我的气装醉吧?就算是真醉也没有关系,我这别院再小,收拾两间房还是可以的。”

福寿长公主使了个眼神,别院的侍女机灵的上前,要查搀扶林初九,却被林初九挥开了,“回家,快……回家。”

林初九没有发酒疯,只是挥舞着不让别人碰,别院的侍女没法近身,只能挡住珊瑚三人,不让她们扶林初九走,同时劝说道:“几位姐姐,萧王妃喝醉了,不如扶她去客房休息一下?奴婢去熬解酒汤来?”

“不要,不要留下,回家,要回家,我要回家……”林初九的脑袋枕在翡翠的肩膀上,一晃一晃,说不出来的可爱。

“好好好,王妃别急,我们这就回家。”翡翠哄着林初九,扶林初九要走却又被别院的下人挡住去路,翡翠脸色不快,再次看向长公主,“长公主,我们家王妃不胜酒力,请长公主见谅,让我们离去。”

翡翠出来前就得了提点,知晓今天宴无好宴,现在见林初九喝醉,翡翠急得都要哭了。

“是吗?”福寿长公主仍旧不信,眼眸一转,看向林夫人。林夫人一个机灵,本能的站了起来,“初九……不,是萧王妃,萧王妃在家没有喝过酒,我也不知她居然如此不胜酒力。”

林夫人这话真是实话,林初九以前那性子,完全不需要灌酒就丑态毕露,林夫人根本不需要给她灌酒,以免落人口舌。

有林夫人这话,福寿长公主就是怀疑也不能直说,而这个时候林初九还拉着翡翠撒娇,说要回家,说王爷要生气了。

萧子安听着即心酸又心疼,见福寿长公主一再阻拦林初九离开,萧子安怕林初九吃亏,强硬的道:“皇姑姑,皇婶喝醉了,让她早些回去才好,我送皇婶回去。”

“喝醉了也不必急着回去,这地方大的很,少不了她睡得地方。”福寿长公主不容拒绝的下令:“来人,扶萧王妃下去休息。”

“是。”别院的侍女得令,直接上前拉开珍珠和玛瑙,要从她们手中抢人。

“皇姑姑……”萧子安脸色微变,福寿长公主看了他一眼,高傲的别过脸。

萧子安气极,犹豫着要不要把暗卫招来,强硬的带林初九离开……

珍珠和玛瑙几人怕伤着林初九,不敢有大动作,很快就陷入被动,眼见珍珠和玛瑙要被甩出去,林初九突然歪歪扭扭的上前……

“啪……”抬手甩了动手的侍女一巴掌,双手叉腰,娇憨的道:“坏人,不许打我家的珍珠,珍珠很贵的,碎了就只能敷脸了。”

像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话,还煞有介事的点头,差点把文王乐坏了。

他们家皇婶可真是一个有趣的人,难怪嫌他多管闲事了,这酒疯一发,完全是一力降十会,福寿长公主什么阴谋诡计都行不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