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动手,恶果自己尝/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别院侍女一口咬定喝醉的林初九,在马车驶出别院的范围后,立刻坐了起来,眼神清明,字正圆腔的道:“拿块帕子过来。”

此时的她,哪里还有一丝的醉意。

“啊……王妃,你,你……”林初九装醉装得十分成功,别说别院侍女看不出来,就是翡翠四人也没有发现异常,四人看到林初九突然“清醒”,一个个吓呆了。

“王妃,你,你装醉?”珍珠一脸吃惊地看着林初九,其他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似乎不敢相信她们家优雅高贵的王妃会在人前装醉,还耍酒疯?!

翡翠四人捂脸,讷讷的道:“王妃,你真得真像。”除此之外,她们真得不知要如何赞美王妃。

真要喝醉了没啥好的说,喝醉的人都没有理智可言,可装醉……

虽说她们家王妃装醉的样子也很美,可那胡搅蛮缠的样子,真得很像疯婆子。

好丢脸!

“不装像一点,怎么躲得过福寿长公主的眼线。”林初九接玛瑙递来的帕子,擦了擦脸,将眼角的泪痕拭去,嫌弃的丢开沾了酒味的帕子,拿起茶几上的茶猛灌了几口,压下嘴里的酒味,这才觉得自己舒服了一些。

她讨厌喝酒,更讨厌酒味。

等到林初九收拾好,翡翠四人也缓过神,见林初九不喜酒味,珍珠立刻打开车窗,好让气味散开,珊瑚则拿出一碟酸梅放在林初九面前,“王妃,你吃一个,好压压味。”

“嗯。”林初九含了一颗酸梅,才道:“暗普怎么样了?”

“人不见了,奴才让人去找了。”翡翠一出来,就让在外面候着的暗卫去寻暗普。

福寿长公主真的太天真了,林初九明知她不安好心,怎么可能只带一个暗卫出来。

萧天耀再小气,也不至于小气到这份上。

“很好,找到暗普后立刻把人带回去。让人通知荆池,可以动手了。”林初九擦了擦手,眼眸轻挑,笑得十分温柔,可翡翠四人却觉得背脊一寒:可怜的长公主,愿佛祖保佑你心底还有一点良善,不然你可就惨了……

别院的厨房最后方的隔间里,荆池双手抱剑,倚墙而站,至于糖糖?

第一眼看过来,绝对没有人会发现糖糖的存在,因为……

他此地正抱着一个大盘子,蹲在荆池的身后偷吃厨房的好料。

“小池池,你真得不尝尝吗?这熊掌真的很好吃,十分入味,我就没有吃过,比这更好吃的熊掌了。”盘子里只剩下最后一小块,糖糖忍痛收回自己伸出去的爪子,将盘子端荆池面前。

“不吃!”依旧是这个回答,荆池连眉毛都不抬一下。

“真得不吃?”糖糖双眼放光,看着盘子里的熊掌肉。

不是他不给小池池吃哦,是小池池自己不吃。

“嗯。”

“那我就不客气,把你那份也吃了。”要不是场合不对,糖糖肯定要欢呼一声,不等荆池回复,糖糖就火速干掉盘子里的肉,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虽然不是最精华的部分,不过也算不错了。”

荆池见糖糖吃完,终于拿正眼看他,“糖糖,熊掌好吃吗?”

“当然好吃了,你这不是废话吗?”糖糖白了荆池一眼,蹦蹦跳跳的把盘子送了回去。

荆池也不生气,继续道:“糖糖,记得我们进来时看到的那头熊吗?”

“记得呀,”糖糖扭头看着荆池,一脸认真的道:“那头生病的熊吗?也不知它的肉好不好吃,要是它病死了,我能它带走吗?”

“它不是生病。”荆池满头黑线,糖糖除了吃,还能想到别的吗?

糖糖一脸不解,走到荆池面前,拉着他的衣服道:“不是生病是什么?”

“你没看到,它少了一条胳膊吗?”荆池说的平静,可糖糖的脸却刷的一下白了,惊恐的压低声音道:“你,你你说,我刚刚吃的就是它的胳膊?啊啊啊,活的……胳膊?”

呜呜呜……他有点想吐怎么办?

荆池冰冷的眼神多了一分戏谑,十分好心的道:“当然是活的,在熊活的时候用木棍将熊掌打成泥,然后才剁下来。剁下熊掌后熊还是活的,之前的惨叫声,你没有听到吗?”

“呕……”糖糖胃里一阵翻滚,小眼蓄着泪,白净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咬牙切齿的看着荆池,“混蛋小池池,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早告诉我,早告诉我……”

“早告诉你,你就不吃吗3F”

“当然不是……”糖糖想也不想就否绝,“师父说世上最残忍的不是杀生,而是让活生生的物生不如死。你要早告诉我,我就去把那头熊打死,给它一个痛快,算是我吃它的熊掌的报酬。”

“呵呵……”荆池笑了一声,拍了拍糖糖的脑袋,“杀了它又能如何?这样的事每天都有,你能杀多少?”

“没看到的我才不管,看到了就不行。”糖糖十分坚持,“小池池,你让我去杀了它,不然我晚上会做噩梦的。”

“去……”荆池正想松口,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荆池连忙了屏住呼吸,一把将糖糖拉到怀里,捂住他的嘴“别去,有人来了。”

“唔唔……”糖糖被勒的难受,用力掰开荆池的手。

他又不是小孩子,他是杀手耶,哪里会胡乱出声,小池池太坏了,一定是在惩罚他多吃了一份熊掌。

来厨房的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子”,至少荆池和糖糖怎么看,都觉得那人是个妙龄女子。

“女子”走进厨房,十分利落的打发了外面的人,说是要亲手给长公主煮醒酒汤。

这事时有发生,厨房的人早已习惯,除了必要留下来的人,其他人纷纷退出去,将位置留给“女子”。

“女子”并没有在外间大灶上煮汤,而是走到里面的小厨房,糖糖与荆池就站在后面的隔间。

女子说亲手煮汤,却没有动手,只是站在灶台旁,指挥厨娘做这做那,等到醒酒汤煮好,才端起碗将锅里的汤盛了出来。

这就是亲手煮了!

糖糖通过小孔,看到外面的情况,眼睛瞪得大大的。

荆池也在看那个“女子”,不过他和糖糖不一样,他注意的是那个人的手,那不是女子的手,这个人……

就在荆池怀疑“女子”有问题时,“女子”一个转身,背对着荆池与糖糖,手也顺势放在身后,往前走的刹那,手腕一动,一团黑漆漆的东西从他的袖中滑落,落在柴堆里……

【作者题外话】:今天稍早了一点,六点左右应该还会更两章左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