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炮灰,以一敌五/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文和北历一战,在萧天耀带兵来前线后,东文就稳占了上风,眼见就要把北历打退,可南蛮的加入使得战局变得扑朔迷离,谁也不知最后的胜利会属于谁?

萧天耀和南蛮的象兵打过,虽说象兵厉害,可萧天耀和他的金吾卫也不是吃素的,如果只有南蛮的象兵,这一战萧天耀仍有必胜的把握,可是……

南蛮派来的不仅仅是象兵,与象兵一同前来的,还有几位不知名的高手!

那几个人……萧天耀虽没有与之交手,可远远的看过一眼,只一眼萧天耀就可以断定,对方是武神,一共三个!

萧天耀知道南蛮皇室有武神坐镇,这是各国不成文的规定,东文、北历和西武都有,不过四国皇室最多只能有两位武神,再多……被发现了,就要被中央帝国的人接走。

南蛮不可能一口气派出三位武神高手,别说南蛮不一定有三位武神,就是有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派出来,一派出来中央帝国就会派人将武神接走。

而且,四国与中央帝国有约定,武神不会出现在战场上,要不是这样,萧天耀也不会一直压制实力,不让自己晋升。

现在,战场上光明正大的出现武神级别的高手,可中央帝国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种情况下,就是不用脑子想也明白,与南蛮象兵一同出现的三位武神高手,必然是中央帝国派来的。

中央帝国这么做,就是在警告萧天耀,凭萧天耀再狂再傲,中央帝国要杀死他,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如果只有三位武神,萧天耀还能写信回城搬救兵,让皇上把宫里的两位武神送到战场上来,反正大家都把武神派出来,中央帝国也不能独独说他们有错,到时候大家一对一谁胜谁负还不好说,可是……

战场上有五位武神!

除了中央帝国那三位,还有两位是北历派来的。

五位武神坐镇,除非萧天耀能拉拢西武,让西武派出两个武神,不然东文皇帝把武神送来,就是送死。

这种傻事,东文皇帝是不会做的,萧天耀想都不想,就放弃让皇上派武神来的计划。

好在,中央帝国来的三位武神,自恃身份,轻易不会动手,萧天耀主要应付北历的两位武神,只是萧天耀刚刚步入武神级别,功力虽然很稳,可以一对二还是十分吃力。

这段时间,东文的大军很不好过。萧天耀在战场上,被北历两位武神压制,他手上的金吾卫也被象兵压制,虽说没有被北历破城,可他们却因此陷入被动。

“王爷,再这么打下去,吃亏的是我们。”天气渐冷,他们没有北历人抗寒,到时候冻死的士兵都不知会有多少。

没看到,连王爷都着凉了吗?

“王爷,对方的实力太强了。五位武神呀!底下的那些兔崽子,连握刀都在打抖。”萧天耀左手边的几位副将,一脸颓废,眼中布满血丝,隐隐还有泪光。

“中央帝国欺人太甚,这是我们东文和北历的战事,中央帝国凭什么插手?”萧天耀右手边几位副将,稍年轻一些,有几个沉不住气就骂了出来。

“中央帝国一向标榜自己处事公正,可结果呢?居然派武神来战场,率先打破四国的规矩。”

“中央帝国说的好听,说什么我们虽是臣属国,但不会干涉我们的内政,可现在他们哪样不干涉?中央帝国和中州那几个国家打仗,每次都要我们出人,一出就是十几二十万,一开战就拿我们的人当畜生,像赶猪一样赶到前面,每次大战过后,能活着回来的人不到两成。”

说这话的副将,爷爷、父亲都死在中央帝国和中州几个国家的战役中,“王爷,这一战我们一定要赢,输了,输了……我们就只能任人摆布。”

这个副将的理想很好,可现实是:“赢?怎么赢?对方是五个武神。王爷是人不是神,王爷能以一敌二,可做不到以一敌五呀。”

“武神又怎么了,我,我和他们拼了!”

“拼?拼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就你这本事,武神抬抬手指就能捏死你,就是拼,你也拖不住武神的脚步。”

“你这么说,是不是觉得我们一点胜算也没有?这一战是不是不要打了,直接认输算了。”

“你在胡说什么?我才没有这么想,什么认不认输的,有王爷在,就算我们打不过武神,这一战也不会输。”

“你们别把什么事都推给王爷,王爷一个人对付两个武神已经很吃力,剩下的三个武神,我们要想办法解决。”

“想办法解决?你不要太天真了,人家可是武神,而且还是三个,你以为武神是你说解决,就能解决的?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

“你别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士气。办法总比困难多,武神也是人,是人就会有弱点,我们肯定能想到对付武神的办法。”

“天真,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什么办法都是徒劳。”

此言一出,全场皆静。

实力决定一切,武神的实力摆在那里,有时候就是不认命也不行。

突来的安静,让几个吵昏头的副将,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一个惴惴不安地看着萧天耀,想要说什么,可张了张口却不敢说出来。

“吵完了?”萧天耀抬眸,冷冷地看着众副将。

“扑通……”众副将不约而同的跪下,异口同声道:“末将该死,请王爷责罚。”

“知道错了?”萧天耀脸黑的像锅底。

熟知萧天耀的人都知道,他最讨厌手底下的人吵来吵去,明显这群副将犯他的忌讳。

“末将不该与同僚做无意义的争执,请王爷恕罪。”左手边第一个人,头一低,十分诚恳的认错,其他人有样学样,纷纷认错,求情。

法不责众,一干副将本以为大家都有错,萧天耀会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可不想待到所有人请完罪后,萧天耀才不疾不徐的开口道:“军中是讲纪律的地方,犯了错就该罚。拖下去,各打十军棍。”

十军棍,不多也不少,打下去他们没有办法坐,却不影响行动,明天……

不能骑马,但还是能继续打仗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