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坚定,逼人抗旨/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干副将都被拖下去打军棍,也就没人和萧天耀商量正事,,萧天耀也懒得听那些人做无意义的争吵,直接将命令写下,叮嘱亲兵,“稍后给众位将军,让他们按命令执行。”

交待完军中政务,萧天耀才回自己的营帐,刚坐下暗卫便奉上一个盒子,“王爷,京城来的信。”

“嗯。”萧天耀冷硬的面容软化下来,眼中的寒意也消了不少。

将盒子打开,取出里面的三封信,其中一封是苏茶寄来的,另两封则是林初九的信。

和以往每一次相同,萧天耀先看苏茶的信……

这是萧天耀小时候养成的习惯,好吃的东西,要留到最后,一口一口慢慢吃。

苏茶的信一如既往的简洁,信中写了钱庄的事,写了南诺瑶、纪丰羽现在在东文的待遇,还写了太子、安王和文王等人的动向,最后提了一句福寿长公主联合帝国张家、北域王一起算计林初九,却反被林初九算计的事。

萧天耀飞快地看完,知晓京中大致动向,便铺纸、研墨,提笔,给苏茶回信。

萧天耀写的很快却不潦草,一件件事情交待下去,就好像不需要脑子想一般,信手拈来……

很快回信就写好了,萧天耀待到墨迹一干,就将信封口,丢在一旁。

做好这一切,萧天耀才拆开林初九寄来的信,靠要椅子上,慢条斯理的看了起来。

同样是说钱庄开办的事,苏茶用两句话就写完,林初九洋洋洒洒写了两张纸,可见为了凑满三张纸,林初九写了多少没营养废话。

可是,萧天耀却看得极认真,甚至在看信时,唇角不自觉地往上扬。

极有耐心,一个字一个字看完后,萧天耀按原来的折痕,将信折起,放回信封,又拆开另一封信。

一封信说一到两件事,似乎是林初九的习惯。第二封信说的是福寿长公主那件事,苏茶在信的末尾写了三行,林初九写了三张半纸。

林初九写的很详细,几乎将当天发生的事还原了,萧天耀虽然人不在京城,可通过林初九的文字,却能想像出林初九这只小狐狸,如何暗戳戳的算计福寿长公主,在计划成功后,又如何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暗自得瑟。

“还真是不吃亏的主,要不要给你回信呢?”因五个武神带来的坏心情,在看到林初九的信后,一扫而空。

指腹摩挲着林初九落印的地方,萧天耀难得犹豫了一下。

他似乎许久没有给林初九回信了,再不回,那只小狐狸估计要气的炸毛了。

想到林初九气得跳脚,指控他不回信的哀怨样,萧天耀就忍不住轻笑一声,这一笑把暗卫吓坏了,只听见“咔嗒……”一声,暗卫掉了下来,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惨了!”摔落下地的暗卫暗暗叫糟,可不等他爬起来,就听到萧天耀道:“去找流白,本王不想再看到你。”

这么蠢的暗卫,真不知流白是怎么调教出来的,简直是……丢人!

“属下遵命。”暗卫爬了起来,行了个礼,一瘸一拐的往外走,边走边抹眼泪……

呜呜呜……他好倒霉,他的运气怎么这么不好?

王爷什么时候笑不好,为什么在他当职的时候笑?

倒霉暗卫坚定的认为,这不是他的失职,任何一个暗卫在听到王爷的笑声,都会惊的从树上掉下来,他只是比较倒霉遇到这事。

“这下好了,当不成王爷的暗卫了。”倒霉暗卫叹气,可是……

“我为什么觉得有点小高兴呢?”倒霉暗卫脚步一顿,随即用力拍脑袋,“不行,不行,坚决不能有这个想法,不当王爷的暗卫就得回去重新接受训练,太苦了!”

倒霉暗卫嘴里说着苦,可上扬的唇角却僵住了,怎么也掉不下来。。

哈哈哈……不当王爷的暗卫,回去接受两个月的训练,通过考核后,他就可以当王妃的暗卫,从此跟着王妃,吃香的喝辣的。

没看到暗普自从跟了王妃后,不仅有名字,在他们弟兄中的地位也高了,他们几个弟兄见了暗普,还得屁颠屁颠的上前打招呼,就为了问一点王妃的事,好在王爷不高兴时,说给王爷听,免得王爷一不高兴,就朝他们放冷气。

被暗卫这么一打断,萧天耀最终还是没有给林初九回信。

“能回去就不需要写信;不能回去,写信给你也是徒劳。”五个武神,就是萧天耀也没有把握。

他现在还能撑得住,是因为中央帝国来的三个武神没有出手,一旦五个武神同时出手,他就是武功再高也不够看。

萧天耀闭上眼,靠在椅子上,右手轻揉眉心……

哪怕是五个武神联手,他也活下去。

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没有做完,他现在还不能死。

还有那个蠢女人,为了他得罪娘家,得罪皇帝,要是没有他的保护,还不得被人生吞了。

“那么蠢,不给自己留一点退路,没有本王的保护,你要怎么办?”哪怕是为了那个蠢女人,他也得活着回去!

一瞬间,萧天耀又充满了斗志!

和萧天耀的斗志昂扬不同,林初九这个时候郁闷坏了。

一大早,秦太医就带着皇上的旨意和护龙卫来到萧王府,说是奉皇上的命,为萧王妃医治脸上的伤。

圣旨!

只是医一个伤,居然下圣旨,这简直就是逼人抗旨!

“王妃,是圣旨,我们不能抗旨呀。”抗旨不遵,护龙卫就更有理由拿人。

“我没打算抗旨,不就是秦太医要给我医伤吗?让他进来。”林初九抚着脸上狰狞疤,心里暗自庆幸,昨晚苏茶走后她因睡不着,闲得无聊就把伤口画好了,不然今天还真是要穿帮。

“可是,可是……”曹管家指着林初九脸上的“伤”,支支吾吾的说道:“王妃,你脸上的伤虽然看着逼真,可秦太医一看就会穿帮的。”

秦太医的医术摆在那里,要是亲手检查后,还看不出林初九脸上的伤是真是假,那就对不起“太医”这二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