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应战,不死也结仇/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手都有自己的骄傲与尊严,萧天耀发下战书,以一个刚达到武神修为的人,挑战三位武神,中央帝国来的三个武神能不应吗?

武学一途没有止境,而修为的提升除了自身的修练外,实战也是一种,如果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他们这辈子还能指望修为提升吗?

虽说他们不应,可以对外说,是看不起萧天耀这个还未达到武神修为的人,不屑与之一战,可这种话能骗别人,却骗不了自己。

他们不应战,无外乎是怕萧天耀有什么阴谋算计,然后自己不小心中招,败于萧天耀之手。

要是三打一败了,他们就没脸见人了。

“区区一个小国武神,敢挑衅我们,不给他一个教训,日后指不定什么人都能骑在我们中央帝国的头上。”三位武神中,最年轻的青衣武神最是不忿,拍桌叫骂道。

“就算有什么阴谋算计,凭我们三人还能制不住一个小小的武神?”坐在左侧的棕衣武神附和道。

青衣武神和棕衣武神,被萧天耀的挑衅之举气狠了。两人恨不得现在就杀到东文大营中,把萧天耀拖出来,当众宰杀。

“来之前,君上叮嘱过我们,东文的萧王不好惹,要我们谨慎行事,切不能落入对方的圈套。”坐在中间的紫衣武神开口,他年纪并不大,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不过较之另两个气质稍好,一看就知出身不错。

中央帝国以黑、金、红、紫为尊。皇上的龙袍与常服,以黑、金二色为主,这两色也作为皇家常用色。虽说没有规定旁人不可能,可一般人家都极少用这两色,为了避讳皇家,夜行服都以灰黑为主,纯黑的颜色除了皇家外,几乎无人敢用。

红与紫虽说没有什么限制,可正红、纯紫只有世家才能穿,稍次一些的只能穿浅紫。

紫衣武神的衣服就是浅紫色,而巧的是,他姓林,来自中央帝国林家的旁支,此次来东文打着镀金的念头。

帝国林家人可不相信,一个小小的东文敢挑衅中央帝国的权威。

紫衣武神家世在三人当中最好,其余两人自然以他为尊,但也不是事事都听他的,听到紫衣武神这话,另两人就不高兴了。

“林兄,东文萧王是狠角色,可我们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君主叮嘱我们谨慎,可不是叫我坠了帝国的威严。你看那萧王,可有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出现在战场上,他依旧打他的,丝毫没有退兵认输之意,我们要不给他一个教训,他还真以为我们中央帝国怕了他!”青衣武神刚开始只是说说而已,可越说越生气。

说起来,萧天耀也确实是目中无人了一点,他完全没有给中央帝国三个武神面子,照样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棕衣武神十分赞同的点头:“我们要再不出手,他还真当我们怕了他,也是时候给他一点教训。左右一个小国王爷罢了,死了,东文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他这个时候约我们三人一战,也许手上有制衡我们的法子?”紫衣武神颇为担心的开口。

他只是来镀金的,他真得不想冒险,要是靠震慑能让萧天耀认输退兵,他一点也不想出手。

萧天耀之前一以敌二,都没有落到下风,现在以一敌三,虽说压力大一些,可拼了命要拉一两个垫背,紫衣武神相信萧天耀还是能办到的。

三个武神中,就属他的修为最低,到时候真要有事,他估计最早丢命。

“如果林兄担心萧王使诈,不如我们让北历两位武神为我们护法,你看这样可好?”紫衣武神略一思索,给出一个十分“完美”的方案。

紫衣武神双眼一亮,连连点头:“这个很好,我们五个武神,他就是布天罗地网也没有。三天后我们就让他明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那些小聪明、小算计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笑话。”

这话就是应下与萧天耀一战,至于五打一会不会有失公平,就不是三位武神要考虑的问题。

公平?生死之战面前,哪有那么多的公平。

青衣武神见两人应下,又道:“不过,小金川那个地方,我觉得不太妥当,太适合埋伏了。”

“我们让北历两位武神做公证人,他就是派再多伏兵也没用。”紫衣武神奸笑道。

萧天耀选地方,他们选公证人,这再公平不过,至于萧天耀同不同意?这个一点也不重要,因为他们不会给萧天耀说不的机会。

“派人盯着小金川,别让萧王的人,在那做手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紫衣武神还是很怕死的,可惜……

他们晚了一步,流白已经带人,将毒烟炸药埋好,只等三天后一战!

萧天耀约战三位武神一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北历与东文当天下午就知晓此事。

双方都知,这一战结束后,便能决定东文与北历的战局。

萧天耀胜则东文胜,萧天耀败则东文败。

以一敌三,东文的将士崇拜萧王,相信萧王,可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忍不住担心。

他们家王爷是很厉害,可是以一敌三,王爷真的能赢吗?

而且,赢了后王爷能保证自己不受伤吗?

要是受了伤,剩下的两位武神,谁来对付?

东文上下忧心忡忡,可这个时候谁也不敢说丧气话,他们只能默默的用行动支持萧天耀。

因为他们很清楚,萧王这么做是被逼的没有办法,哪怕有一点办法,萧王也不会冒险去挑战三位武神。

以一敌三,就算准备再充分,那风险也是极大的!

和东文相反,北历收到这个消息,军中上下一片欢呼,北历的主帅甚至提前开了庆功宴,预祝三位武神大胜,预祝北历大捷。

此时正值秋末,粮食正好收割,如果北历这一战大胜,北历未来三到五年的粮食都不用愁,北历怎么能不高兴?

一担忧,一兴奋,两军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不过两军却很有默契,这三天两军都没有出兵的迹象,只是保持高度戒备,以防对方偷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