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偷溜,王爷好危险/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快马加鞭,不知跑死了多少匹马,流白的人终于在萧天耀倒下的第四天,把信送到京城,送到苏茶手里。

“苏公子,紧急信件。”送信的人将信交到苏茶手中,便累晕了过去。

“把人带下去休息。”苏茶急急忙忙拆信,这一看就慌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快,快,安排车马,我要去王府。”

苏府的车马随时候着,已备苏茶不时之须,苏茶走出去马车就已经准备好了。

“快,去王府。”苏茶一路催茶,恨不得马车能飞起来,这般不寻常的速度自然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派人跟上。”皇上手底下的密探,一天十二时辰的监视苏茶与林初九,见苏府的马车出来,怎么可能不盯。

事情太紧急,苏茶根本没有想过伪装之事,对身后跟踪之人,苏茶是连想都没有想到,就算想到了他现在也没有时间管他。

好在萧王府的侍卫,远远看到苏家的马车,先一步开了侧门,让马车直接驶进去,不然外面监视的人,看到苏茶焦急匆忙的样子,必要顺着此线往下查。

“王妃呢?快,快带我去见王妃。”苏茶一下马车,随便拉了一个下人,就往书房跑。

曹管家收到消息,急急忙忙跑过来:“苏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十万火急的大事,快带我去见王妃。”苏茶脚步不停,拉着曹管家就往前跑,“快点,事情很紧急。”

“知道了,知道了,苏茶公子,你先放开我。”曹管家一把老骨头,哪里跑得动,不过十几步就累得喘粗气。

“你快点。”苏茶松开了曹管家,直接朝书房跑去,曹管家也不是不知轻重之人,见状也顾不得喘气,立刻叫年轻力壮的侍卫找林初九。

自从上次假装脸受伤后,林初九便深居简出,轻易不外出,顶多在后院照顾自己种的药材,今天也不例外。

侍卫找到林初九时,林初九正蹲在药园子里拔草,听到侍卫的汇报,林初九不疾不徐的站起来,净了净手,这才朝书房走去。

苏茶跑进书房,等了数息没有见着林初九的身影,一急就跑出来找人了。

在天井处看到林初九,苏茶忙上前,拽着林初九就走:“王妃,快……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了?”林初九脸色微变,她原本以为又是苏茶小题大做,今天看来好像不是呀。

苏茶压低声音道:“王爷出事了!”

“呃?”林初九脚步一顿,苏茶急得拽了她一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书房再说。”

这一次林初九不需要苏茶拉,就跑了起来。

一到书房,苏茶就把门关上,然后将流白的信拿给林初九看。

“王妃,你看……”

林初九看了他一眼,接过信,展开……

“这,这不是真的吧?”看完信,林初九震惊的后退数步。

萧天耀重伤,昏迷不醒!

“王爷这次是被人连环算计了,中央帝国的黑甲卫不知怎么一回事,突然杀到战场上,王爷费了不少心思,才逼的黑甲卫退兵。可不想北历却趁人之危,而东文则是落井下石,王爷腹背受敌,最后因北历武神自爆,而重伤昏迷。”苏茶一脸气愤的,将事情经过说给林初九听。

他知道林初九没有把信看完,看到王爷重伤昏迷就打住了,因为他之前也是这样。

后面的内容,还是他坐在马车上,想起自己没有把信看完,拿出信又看了一遍,才看到的。

林初九不关心萧天耀是怎么伤的,她现在只想知道,“这封信送到你手上,过了几天?”

“四天,王爷四天前昏迷的。”这一点苏茶可以肯定。

“那么,王爷要是现在醒了,我们也收不到消息,对不对?”四天的时间足够做很多事,也可以发生很多事。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可依流白信中所写,王爷伤得非常重,怕是不可能。”苏茶知道流白的性子,要不是事情万分危急,他是不可能写信求救的。

“我们不在前线,王爷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清况,我们也不知。”林初九此刻无比怀念现代的通信技术,要是在现代,别说千里之外,就是万里之外,也能打电话找到。

“是这样没有错,但前线的情况绝对不乐观。不管是北历还是东文,他们一旦得知王爷受了伤,必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苏茶知道林初九在想什么,他也希望王爷现在就清醒过来,可这种事不是希望就成的。

“呼……”林初九重重地吐了口气,沉默片刻道:“你说得对,所以……准备一下,我们今晚出发去前线。”

“啊?”苏茶被林初九吓住了。

怎么突然就要去前线了?

“王爷重伤昏迷,流白写信给你,不就是寻你帮助吗?”林初九好脾气的解释道。

“是,是这样没有错。”流白虽然没有直说,可也差不了多少。

“既然是求救,我们现在就赶过去救王爷。只要王爷醒了,北历和东文就不敢轻举妄动。”哪怕林初九再怎么心存偏见,也不得不说萧天耀那人很强,强到……能让东文、北历的将士看到他就害怕,看到他完好无损,就失了再战的勇气。

“可,可是……”苏茶一脸不解,可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流白是向他们求救不错,可不是叫王妃去前线呀。

“没有可是,流白要隐瞒王爷受伤的消息,必是不敢请大夫,写信给你就是想要我去。”林初九提醒苏茶,别忘了她是一个大夫。

“你看……我。”苏茶一拍脑门,“居然忘了王妃你就是大夫。王妃既然决定去前线,我这就安排。”

话落,苏茶转身就要走,却被林初九叫住了,“回来,别做任何安排,今晚你我带着暗卫悄悄离开,其他人全都不带。”

他们这是悄悄行事,带一大堆人,那不是等着爆露什么吗?

“就我们俩?我去干吗?我又不是大夫,我不一定能帮上忙。”最主要,一路必是要日夜兼程,他这小身板吃得消吗?

“你必须去,因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