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弑父,早被人盯上了/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翡翠和珍珠个个都是心灵手巧的丫头,虽说不知林初九要改进那些竹帽做什么,可听到林初九的要求后,四个丫头还是尽职的做了起来。

只是,原本的竹帽并不适合改进,翡翠和珍珠只得把木匠找来,让他再给林初九编几个帽子,然后她们再做装饰,让要看不出是竹制的。

自从鲁班锁后,萧王府不受人重视,几乎没有什么用处的木匠,一瞬间忙碌起来。当然,他最重要的工作绝不是给林初九做帽子,而是帮林初九做一些精巧的机关。

比如可以绑在手腕处的袖剑;可以绑在腿上的暗盒;像鸡蛋一样薄,可以往里面装药粉的小球;还有林初九说的什么暴雨梨花针。

当然,暴雨梨花针这么高大上的暗器,木匠暂时还没有做出来,因为林初九根本不知原理。

她只知暴雨梨花针,是一个小盒子里面装了数百枚淬了毒的细针,平时不用不要紧,一旦按动机关,里面的毒针会在一瞬间射出来,密密麻麻如同一张网,将敌人笼在这张网中,无处可逃。

木匠听到林初九的描述,十分想要将那样的盒子做出来,可发现他的手不够巧,木匠费了许多心思也没有弄出来,后来又把铁匠找来。

两人和曹管家一起,成天埋在屋子里研究,花了半个月,做出可以装十八枚毒针的小盒子,射程五十米,杀伤力不算惊人,但用来防身却可以。

林初九试用了一枚,效果很不错,虽说不一定能取人性命,但只要毒针够毒,沾上一样能要人命。

林初九之前就让木匠和铁匠做上百八十个,现在正好派上用场,林初九一点也不客气,把府上的存货全拿走了。

这可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圣物呀,她要不带上都对不起木匠和铁匠的辛苦。

晚上,竹帽做好后,翡翠和珍珠开始往里面纺上布,并按林初九的要求,做好内扣,好方便林初九绑在头上。

虽说,不管是翡翠还是珍珠,都觉得林初九这个帽子怎么看怎么怪异,十分不理解林初九的审美,可架不住这是林初九要的。

除了准备出行的帽子、衣物外,林初九还让珍珠、玛瑙准备了很多肉干与玉米饼在路上吃,这样一来也能节省找食物的时间。

他们这一路,可谓是日夜兼程,能不浪费时间就不浪费时间。

只有一天的时间,除去准备工作还有许多事情要安排,王府的下人和侍卫被林初九支使的团团转,林初九自己何尝又不是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

林初九这一忙就错过了晚膳,翡翠和珍珠将饭菜热了又热,也不见林初九回来,不由得叹气,最后只能让厨娘给林初九蒸几个包子、馒头,给林初九路上吃。

林初九这一忙就忙到深夜,等到她停下来,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时辰,林初九想了想还是决定梳洗一番,再眯眼一刻钟。

她要养足精神,才好赶路。

在林初九泡澡养神之际,苏茶还在忙活。钱庄和苏家的生意没有太多的事,他平时也只是把握一个大方向,具体的事务都由心腹处理,让他头痛的是苏家的人。

他今天匆匆跑去萧王府,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有人趁他不注意之际,暗中接触了他父亲和异母弟妹,几个人……居然在他忙得分身乏术之际,联合外人想要偷跑出去,幸亏府上的护卫机警,在最后关头把人拦了下来,不然事情就麻烦了。

他那异母弟弟、妹妹就不说,他父亲终归是他父亲,虽说苏家的生意已经全部握在他手上,可他父亲曾是苏家的家主,趁他不在与外人勾结夺下家业,也不是不可能。

“父亲,我一直想要留你一条命,可你却一再挑衅我的忍耐底线,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苏茶疲惫的看着被押进来的四人,心里说不出来的烦闷。

要不是不想以后都背负弑父的罪名,他真想把这一家人,全部送去陪他娘和弟弟。

苏父被人捆住,看到苏茶高坐在首位,气得全身颤抖,“你这个孽子,你还不快让人放了我。”

“放了你?父亲,在你勾结外人时,你就该想到落到我手中的下场。”苏茶在萧天耀和林初九面前也许软绵,可并不表示他好欺负。

真要好欺负,他不可能握住苏家的产业,毕竟苏家除了他父亲外,还有一堆叔伯、族老。苏茶能从他父亲手中抢走苏家的产业,并得到宗族的支持与认可,就表明他手段不一般。

“什么勾结外人,你这个孽障,苏家本来就是我的,我现在不想给你,不行吗?”苏父一脸愤怒的看着苏茶,眼中没有一丝温情,只有愤怒与杀意。

他当初,就不该让这个孽子活下来,就该在他一出生时,掐死他。

“哼……你什么时候把苏家给我了?而我想要的东西,需要你给吗?父亲,既然你不安分又认不清自己的处境,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苏茶真的是累了,如果是平时他还会念在父子情份上,把人关起来算了,可现在……

不给他们一点警告,这些人怕是永远不知安分两个字怎么写。

苏茶指着异母弟、妹,还有那个白莲花继母,眼皮也不抬的道:“这三个人,打断腿,丢到庄子上去。”

什么?苏茶继母和继弟、妹三人吓慌了了。

“不,不,你不能这么对我。苏茶,苏茶,我是你的娘……”白莲花继母,本以为这次也和以往一样,顶多是被关起来,可不起苏茶这么狠,当即吓慌了。

“哥哥,哥哥,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再也不敢了。”异母弟弟与妹妹也哭着大喊,一改刚刚趾高气扬,哭着喊着求饶,可苏茶不为所动,“还不快拖下去。”

“孽子,你敢!”苏父气得大骂,可他却挣不开护卫的钳制。

“爹,爹,救我们。”

“三郎,救我,救我……”

“有什么是我不敢的3F”苏茶面无表情的看着苏父,右手一抬,打了个响指,“拿人,把药端上来!”

“什么药?你,你这个孽障,你要做什么?”苏父见火烧到自己身上,吓坏了,完全没功夫去管自己的小妻子与儿女。

“放心,不会要你的命。”他不弑父,他不想以后承受弑父的心理折磨,他会给他父亲留一口气,但也仅仅是一口气。

他绝不会让这几人,坏了王爷的大事。

可苏茶不知,他以雷霆手段处理苏父一行人的动作,已引起某些人的怀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