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3受伤,撑不下去/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解决了皇帝这个隐患,林初九也就彻底放下心了。

事实上,他们也不是怕皇上查到萧天耀受伤,除非萧天耀的伤立马好,不然这事就不可能一直隐瞒下去,只是……

不能是现在!

现在绝对不能让皇上知道萧天耀受伤的事,不然他们就没有活路了。

她和苏茶这么急的走,不就是想要抓紧时间,赶个时间差嘛,要是这点优势都没了,没了萧天耀这个超级大靠山在,他们还拿什么和皇上斗?

现在天大地大,救醒萧天耀最大。

吃完干粮,林初九拍了拍手,站起来:“差不多我们走吧。”趁现在还有精神,多赶一点路,后面几天他们肯定撑不住,到时候就是想赶路也做不到。

“好……”苏茶站起来,忍了半天还是没有忍住,指着林初九的帽子问道:“王妃,你这帽子,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丑成这个样子,又没有什么效果,林初九居然连睡觉都不拿下,遮脸吗?

“出门在外别叫我王妃,叫我初九或者阿九都行。”林初九先纠正苏茶的称呼,才指着头顶上的帽子道:“至于这个帽子?防风防尘,效果多好呀。外一从马上摔下来,带着它还能保护头。”好吧,竹子编的帽子再坚固也保护不了头,可是……

她还能找什么理由?

她,她……能告诉苏茶,这是她用来防求救的吗?

说出去苏茶也不会信吧?

“可也不至于吃饭睡觉都带呀。”苏茶就没有看到林初九取下来过。

“我喜欢,不行吗?”有钱,任性。多好的理由不是吗?

“行行行,你是王妃你说了算。”万能答案一出,苏茶还能如何?

一行人再次赶路,而随着他们的离去,平静的京城也掀起了一阵波澜。

林初九的失踪并没有引人注意,此刻不管是皇上还是皇后,他们都把注意力放在苏茶身上。

没办法,苏茶这次太高调了,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比苏茶预计的早,皇上的密探在一天后就查到了银矿的事。

“皇上,苏家的商队在南边发现了一处未曾开采的银矿。”密探说这话时,有强压下来的激动。

这事,想想就让人激动呀。

“银矿?你说的是真的?”皇上激动的站了起来。

现在,他缺的就是银子。好吧,他最缺的应该是金子,可金矿不好找。

“卑职可以肯定,苏家的商队已将那处保护起来。苏茶急忙处理家事,悄悄离京就是为了那处银矿,看他的举动应该是想私下开采。”密探头子十分尽职,不仅将消息探出来,还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私下开采?好大的胆子。”欢喜过后,皇上很快就冷静下来,“传朕旨意,调派当地的军队,将发现银矿的整片山区包围起来。”这一次,他绝不会让任何人插足他地盘上的银矿,中央帝国也不行。

“卑职明白。”密探头子声音洪亮的应道。

皇上知道不久后,皇后也收到了这个消息,和皇上的欢喜不同,皇后并不相信。

“母后,苏家真的发现银矿了吗?”七皇子一脸怀疑的问道。

皇后一听,笑了:“怎么,小七不信吗?”

“总觉得不对。苏茶不是没有经过风浪的人,当时开钱庄他都能闷不吭声,现在不过是发现一处银矿,怎么会失态到忘忽所以,露出这么大的破绽?”苏茶此举就好像引着他们去发现银矿一般,这真是找银矿该有的举动?

“我的小七长大了,懂事了。”皇后摸了摸七皇子的头,笑得温柔:“小七,也许你猜对了。你萧皇叔在战场上,可能遇到麻烦了。”所以,苏茶才会弄个什么银矿,来转移皇上的注意力。

得到夸奖,七皇子并没有高兴,他疑惑的问道:“母后,苏茶表现的这么明显,父皇怎么没有想到呢?是不是我们想错了?”

“想没想错,不是我们在这里猜就有用的,过段时间结果出来,你就知道你有没有想错了。至于你父皇?你父皇在局中,与我们不同。”银矿这种东西,也只对皇上有吸引力,对他们?

不是没有吸引力,而是再有吸引力也不行,他们没有能耐吃得下一座银矿。

七皇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黑葡萄似的眼睛染上一层迷雾……

苏茶抛出银矿这块大饵后,皇上就没有再管林初九这个小虾米了,林初九和苏茶这一路十分顺利,唯一痛苦的就是在赶了三天路后,林初九发现自己大腿内侧被马鞍磨破了。

本来嘛,这么一点外伤也没有什么,养两天结痂就好了,可林初九第二天还要骑马,哪有时间等伤口结痂?

晚上,林初九上了药,用布缠了好几层,第二天继续骑马,可受过伤的地方一碰就就像刀割似的,痛得人咬牙。

就好像新鞋打脚,她还得一直穿着,一直磨着伤处。

这真是自虐!

当天晚上,林初九悄悄查看自己的伤处,发现果然如她所猜想的那般,纱布直接粘上伤口上,一撕就要连皮一起扯下来。

“真倒霉了,居然忘了提前做准备。”没出过远门的人,没有吃过这样的苦,林初九只能在吃了苦后,才知道下次要怎么做。

还有三天的路程,林初九不敢把伤口上的绷带撕下来,因为今天撕下来后,明天还会如此,而且没有外面这些死皮撑着,磨着新皮与伤口,会更痛。

“就这么凑和吧,幸亏现在天不热,要不然都得烂了”。

林初九没有动,直接往伤口上洒药,然后再包一层,就像包粽子一样。

林初九受伤的事,当然瞒不过暗卫与苏茶,可他们也没有办法,这种苦骑马的人都得受,其实他们也只是比林初九稍好一点。

“初九,再忍忍,三天后我们就到了,到时候就不用再骑马了。”苏茶闻到林初九身上浓郁的药味与血腥味,就知道林初九伤得不轻。

说实话,苏茶真的很担心林初九撑不下去,要知道未来三天,可是最难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