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同床,你又做不了什么/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初九和苏茶顺利走进营帐,一路上有不少人盯着他们看,不过林初九和苏茶都不为所动,每一步都迈的十分正,务必让自己看上去像个侍卫。

林初九曾经军训过一段时间,正步走进来有模有样,虽然身上没有什么所谓的军人气质,可因为天气黑,能看清的人并不多,只要形似就好了。

很快,一行人就走进了萧天耀的营帐,不过只是外室,并没有进去看萧天耀,毕竟他们一个个脏兮兮的,实在不好直接去见萧天耀。

当然,见了也没有用,萧天耀这会还昏迷不醒呢。

“王爷怎么样了?”林初九和苏茶一进来,就问出最关心的问题。

“王爷一直昏迷不醒,不过气息平稳,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流白如实说道,林初九一听就松了口气,“没有生命危险就好。”

“太好了,这一路我们可担心死了。”苏茶一听,立刻放松下来,四个暗卫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借着柱子稍坐休息。

这一路,真得太累了,别说林初九就是他们几个,也着实有些吃不消了。

苏茶表现最明显,一屁股坐在地上,任流白怎么拉都不肯起来。

“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我快死了你知不知道,你就让我坐下行不行?”苏茶觉得自己的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每迈一步都异常沉重,一坐下就不想起来。

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不容易了。

“懒得管你。”流白本想把他扶到一旁坐下,可惜苏茶不领情。

林初九羡慕的看了苏茶一眼,暗暗打消和苏茶学的念头。

她是萧王妃,营帐里还有人在,她不能丢脸,就是死撑,也要撑住。

爱面子的人,真得伤不起呀!

“王妃。”莫清风上前给林初九行礼,一走进就闻到林初九身上的淡淡的药香与血腥味,“王妃,你受伤了?”

林初九用的药味道极淡,考虑到进军营,林初九还特意用别的味道,遮住了血味,可不想莫清风还是一走进就闻到了。

莫清风一听,流白也想起来了,“咦?王妃受伤了?我就说怎么闻到了血腥味,你们在路上遇到了危险,王妃你没事吧?”

“一路很平安,小伤罢了。”林初九不想多说,毕竟她伤的地方着实尴尬。

可苏茶却不放过她,嘟囔说了一句:“什么小伤,你都疼的没办法走路了好不好?”

苏茶这话并不是为了拆林初九的台,纯粹是觉得林初九不容易。他一直都知道林初九在萧王府不容易的,可这一次一路走来,他更是深刻体会到,林初九并不是随便就得到王爷的认可与真心对待,她付出了很多才有今天。

最后三天,别说林初九就是他也撑不住,他本以为林初九会倒下,或者叫停,可是没有!

林初九拖着血淋淋的双腿,一路咬牙往前走,最严重的一次,马毛都染红了,可她仍旧没有叫一声苦,叫一声疼。

苏茶曾问林初九:“不疼吗?”

林初九说:“疼,很疼,钻心般的疼。”

“那你为什么不说出来?”苏茶又问。

林初九笑了一声:“说给谁听?你吗?还是我身后的暗卫?说了,你们会让我留下来休息到伤好再走吗?别说你们不会同意,就是我也不会同意,所以……我要说什么呢?”

因为看得太清楚,知道的太明白,所以林初九选择自己承受,而不是叫嚷的人人皆知。

就算人人皆知又如何?他们这些人,除了说一句再忍忍,很快就到了,还能做什么?

听到苏茶的话,莫清风皱眉问道:“不是说一路没有遇到危险吗?怎么还会受伤?”

流白亦扭头看向林初九,一脸担心:林初九可不能有事呀,他还等着林初九给王爷医治呢。

林初九脸一红,想想还是大大方方的说道:“没有骑过这么长时间的马,准备不充分,磨伤了。”

所以,林初九是受伤了,但伤在大腿内侧,一个不太好说的地步。

莫清风和流白习惯性看向林初九的双腿,可很快又移开了视线。

“呃……王妃多骑几次就习惯了。”莫清风尴尬的别开脸。

林初九伤的位置着实尴尬了一点,他就是想要关心也不成。

流白也不好多说,连日赶路伤到大腿内侧再正常不过,别说林初九,就是他们这些皮糙肉厚常年骑马的人,骑的时间久了也会受伤。

“王妃,要不我先让人给你送热水,你先梳洗换衣服,清理一下伤口?”流白本想让林初九换个衣服就去内室,现在怕是不行了。

林初九的伤先处理一下,不管会不会要人命,总不能让她带着伤,去给王爷医治。

“好,动作快一点,收拾干净了,我也好去看看王爷怎么样。”林初九没有拒绝,她的双腿火辣辣的疼,她现在迫切的需要处理一下伤口,脱掉这身厚重的侍卫服。

虽说在军中要热水并不方便,可萧天耀是主帅,是一品亲王,他要的东西就是再难,下面的人也会以最快的速度送来。

“王妃,你留在这里照顾王爷,我先带他们出去。”除了林初九外,其他人都被流白带走了,苏茶就是再不乐意,这个时候也得站起来往外走。

他不能丢萧王府的人呀。

萧天耀的营帐很大,不仅有内外两间,还有专门的浴室,而到了室内,林初九终于可以把带了一路的帽子取下来。

别看她这帽子丑,可这一路上真的帮了她大忙,不然她这一路上,光是去救系统要她救的人,就得够呛。

林初九自己带了衣服,全是男装,正符合她在军中的身份。

热水很快就送进来了,来人应该是萧天耀的心腹,他们一路低着头,将热水放下就走,一句话也不说,一眼也不敢乱看。

林初九等人走后,将内室的门帘放下,便将外衣、中衣脱去,将长发洗净,又用热水将身上的灰尘擦去,这才坐在萧天耀的床边,拿出手术包,准备把粘在伤口上的绷带取下来。

至于为什么要坐在床边,那是因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