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8强势,尊贵无双的萧王妃/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说林初九心中已有猜测,可她却不知道流白和莫清风,要多久才能把事情办好,保险起见,林初九先让人给她送了一些吃的。

大手术是个体力活,吃饱她才有力气握刀,她才能站十几个小时呀!

外科女生少的原因是什么?

就是体力不够呀,一个大型手术十几、二十几个小时,体力差一点的人都坚持不到手术,到时候别说救人了,你不让人抢救就是好的。

两柱香后,饭茶端了上来,林初九很快就吃完了,正准备让人把餐盘端走,流白和莫清风就进来了。

林初九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淡然的将碗筷移至一旁,问道:“他们开了什么条件?”

没有问东文将领有没有同意,直接问条件,可见林初九早已笃定此事会成功。

流白愣了一下才道:“要天外玄铁的战甲。”

“答应了吗?”林初九抬眸,却是看着莫清风。

莫清风立刻上前:“没有,我不肯同意。”所以,流白很是不满,觉得他把事搞砸了。

“对,就是莫清风不同意,本来这件事都办好了的,现在…怕是不行了。”流白低头,一脸懊恼,责怪的看了莫清风一眼。

莫清风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站在那里,完全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意思。

林初九看了看莫清风,又看看了流白,见流白一脸气愤,不由得摇头:“这事本来就不该同意。”萧天耀多么强硬的一个人,怎么可能退让。

“可要是不答应,他们根本不敢改时间。”流白不解地看向林初九,似在怪她找麻烦。

说经改时间的人是她,现在不肯答应对方条件的人又是她,林初九到底要做什么?

“流白,你忘了你代表的是谁吗?”林初九真不明白,流白常年跟萧天耀和苏茶身边,怎么就没有把两人的精明学到呢。

“王爷!”这个流白肯定是不会忘。

“既然知道你代表的是王爷,你需要跟他们妥协吗?”谈条件和妥协是两回事,流白怎么就不懂呢?

“王妃你是说,我答应他们的条件就是妥协?可不妥协他们哪里肯同意改时辰。”忙呼了两个时辰,眼见有收获了,却在最后关头被莫清风搅了,林初九还说他做得不对,流白会高兴才有鬼。

“流白,你是去告诉他们改时辰的事,而不是与他们。给些许的好处,做一些让步可以,但让步太多就是妥协,你退让太多对方只会认为你好欺,认为王爷软弱。所以,有些条件可以答应,但有些绝对不能。”林初九看在萧天耀的面子上,才跟流白说这么多,不然她根本不会理会流白。

“我明白了。”流白低头,似乎认识到自己的错,林初九也没有揪着不放,说道:“流白,你去告诉他们,把北历递降书的时间改到酉时是王爷的命令,谁不满让他明天来找王爷。”

“莫清风之前就让我这么说了,可他们却不肯,一个个嚷着要见王爷。”流白无奈的说道。

王爷昏迷不醒,他们做什么事都是束手束脚的。

林初九冷笑一声,不怒自威,“要见王爷?可以?让他们在外面跪着,王爷什么时候愿意见他们,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起来。”

“这……好吗?万一他们闹事呢?”流白很想这么做,可又不怕惹出麻烦,引得东文与北历提前动手。

“闹事?怕什么,金吾卫是吃素的吗?谁敢闹事杀了谁。”林初九将萧王府的令牌丢给流白,“这是皇上亲赐的令牌,见令如见人,拿着令牌你想宰谁都行。”

林初九手中的令牌,是皇上赐给萧天耀的,上面有一个大大的萧字。萧是东文的国姓,也是萧天耀的封号,这块令牌就代表萧天耀,。

皇上赏这块令牌给萧天耀,看似荣宠,实则鸡肋无比。萧天耀本人往那一站,就代表了他的身份地位,需要一块破令牌来证明吗?

萧天耀拿在手上没啥用处,便在离京时给了林初九,让林初九在被人欺负时拿出来。

“这是王爷的令牌?”流白拿到令牌,有些不解地看着林初九。

王爷令牌怎么会在林初九手上,林初九怎么拿到的?

“是代表王爷的令牌。”林初九纠正道。

“怎么会你手上?”最终流白还是问了出来。

他一问出来,莫清风就暗叫糟糕,果然——林初九生气了!

林初九冷冷的打量流白一眼,“流白,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身份?”

林初九的声音很轻,可流白听在耳朵里,却莫名的觉得不对,对上林初九平静的眸子,双脚不受控制的后退步,“王妃,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不在乎你是什么意思,流白……别触了我的底线。”这是林初九第一次明明白白的告诉流白,她不高兴。

之前她不把流白的轻视放在眼里,是因为她没能耐处置流白,也没想过一辈子呆在萧王府,萧王府的人怎么看她,她并不在意,她只在乎萧天耀怎么看她,可现在不同……

既然跑不掉,既然只能做萧王妃,那她就要做尊贵万无比,高高在上的萧王妃,流白的轻视可一不可再。

“是,我……属下知道了。”流白很不想低头,可不知为何,对上林初九冰冷的眸子,他就不敢多言。

“下去吧。”林初九没有和流白多说,待到流白走后,便招来暗卫,让他去取铜镜、烛台与热水。

本来这些事,林初九是打算全部交给流白去办的,可现在她看流白不顺眼,实在不想搭理他。

暗卫许是见到她给流白下马威的画面,再次出现时,不仅语气上就是神态上也十分尊敬,林初九不置可否一笑,心里却泛着冷意。

果然,有些人就是那样,把她的客气当好欺。

不知是有萧天耀的令牌,还是因为林初九的交待,流白这一次办得很快也很顺利,一刻钟后流白便与莫清风走了进来。

“王妃,事情办好了。”拿出代表萧王的令牌,流白又语气强硬,东文的将领拿不准萧天耀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见几个不服的都被流白以雷霆手段收拾了,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

改时辰是吧?

那就改吧,谁让萧天耀是王爷。

至于萧天耀的伤?

最迟明天就能见分晓了,不就是多四个时辰嘛,他们等得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