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奇迹,借刀杀人/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改时辰的事定好了,林初九便能为萧天耀动手术了。

至于手术会不会成功?酉时前萧天耀能不能醒?

这个林初九一点也不担心。

虽说是两个大手术一起做,可林初九见识过萧天耀变态的恢复力,她可以肯定萧天耀的生命力绝对比一般人顽强,在普通人身上不可能的事,在萧天耀身上都会有可能。

萧天耀绝对能让她见证奇迹的诞生!

所以,林初九一点也不怕,只要她的手术成功,萧天耀就绝不会有事。

手术前,林初九把流白和莫清风赶了出去,并再三交待让暗卫在外面守着,没有她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来。

如果是之前,流白也许会用言语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可现在?

流白真得不敢。

林初九之前流露出来的气势,实在是太吓人了,林初九发怒的样子和萧天耀一样可怕,他面对林初九时,就有一种面对王爷的错觉。

流白和莫清风退了出去,不过两人并不敢离得太远,一直在外面守着。

东文将领见到这一幕,当面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几个人就碰头商量此事。

“流白和莫清风今晚居然守在外面,王爷今晚到底要做什么?”

“今晚必是关键的一晚,你说我们要不要动手?上面……那位可是暗示过我们,寻到机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除了萧王。”

上面那位不用想也知,必然是指当今圣上。要不是有当今圣上在背后给他们撑腰,这些将领哪里敢在萧天耀面前蹦达,嫌命太长了吗?

有主张今天动手的大胆派,自然也有谨慎派,“我们都不知萧王在营帐里做什么,万一是突破武神的关键时刻呢?虽说突破时萧王没有办法与人作战,可突破的时间可长可短,要是萧王在短时间内就突破了,我们却没有攻破金吾卫的防守,我们该怎么办?”

他们这些人加起来,也不是萧王的对手。

“萧王爷应该不是受伤吧?当天武神自爆都没有伤到萧王,还有谁能伤到萧王,我也觉得萧王应该是武神突破的关键时刻到了,我们还是别冒险的好。”还有胆小怕事派。

皇上交待下来的任务,他们要是没有机会动手,顶多被皇上骂两句无能,可要是动手却没有完成,那可是会死无葬身之地,还会连累家人。

“萧王当天有没有受伤谁知道呢?十几天也不曾露面,我们根本不知萧王的情况,也许萧王真的受伤了,萧王府今天来的人,说不定就是来给萧王送药的。”

此言一出,得到大部分的人认可,可仍旧没法让他们下定决心,今夜就动手。

胆小派劝说道:“我们还是等明天,让北历为我们试探吧,我实在不敢动手。”

谨慎派听到这话,点头说道:“如果萧王真的受伤了,那必然是重伤。萧王一连十几天不曾露面,营帐里也没有药味,此刻就算有萧王府的人送药来,也无法让萧王立刻恢复到巅峰时刻。”

“所以呢?”大胆派看到同僚一个个泼冷水,心里也产生了怯意。

他们早就怀疑萧王受伤了,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动手呀。

一旦他们出手了,杀死了萧王还好,要是没有弄死,他们和他们背后的家族就全完了,皇上绝对不会保他们,也保不了。

不是他们看不起皇上,而是萧王的手段太可怕了,萧王从来不是一个讲规矩的人,明的不行,他就来暗的。

之前那些受墨神医煽动,抢萧王府粮草与药材的江湖人,现在下场有多惨?

萧王就是猛虎,打虎不死反伤其身。别说他们现在还不能确定,萧王到底有没有受伤,就算他们确定了,轻易也不敢对萧王出手。

东文的将领商量来,商量去,最终还是不敢冒险,决定等明天,等北历的人过来。至于改时辰的事?

金吾卫亲自随传令兵过去,北历已经知道了,他们这边不到酉时,是不会让北历人过来的。

“酉时便酉时吧,我就不信一天的功夫,萧王就能神龙活虎。”这句话便是总结。

而北历收到东文要求改时辰的消息后,全军上下都坚定的相信,萧天耀一定是受伤了,而且伤得很重,可是……

“四个时辰能有什么用?萧王就算多拖四个时辰,也不可能养好伤。”萧天耀要受伤,必然是因为武神自爆引起的,武神自爆带来的伤,绝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养好的,也不是四个时辰能改变的。

“四个时辰足够萧王做周密的安排,众位忘了毒烟炸药?”北历副帅出声提醒,而他们说了这句话,就不再吭声。

要给年轻人机会!

“难道萧王打算用这个方法对付我们?可一旦萧王点燃毒烟炸药,东文的士兵也会遭殃。”毒烟炸药有解药,可北历不会认为萧天耀会准几十万粒炸药。

“不是毒烟炸药也会是别的,萧王这人一向狡诈,我们明天得当心,千万不要中了萧王的计。当然,东文那些人也不一定可信,他们不过是想借我们的手,试探萧王的情况罢了,他们不会以诚相待。”北历大帅出言提醒众人。

“我们自当会小心,只是明天的事怎么办?难道我们还是按原计划实施?”副将看向大帅,等待北历大帅指示。

北历大帅想了一会,摇头道:“按原计划肯定不行,我怀疑萧王是知晓我们的计划,所以才会改时辰,好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我们得另想他法才是。”

“大帅说的是,末将也是这么认为的。”

“大帅此言有理,萧王必是收到了消息,我们得万分谨慎才是。”

北历大帅此言一出,在场副将皆附和道,只有北历副帅不吭声,而他不吭声并不代表旁人会忽视他。

北历大帅见副帅一脸严肃,恭敬的道:“老将军,可是不对?”

“不……我只是在想,东文能借刀杀人,我们是不是也能如此。”北历副将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一脸沉思。

北历大帅一听,眼前一亮:“老将军的意思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