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6王爷,不是这么闲的人/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流白能不能成功拦住人,不让黑甲卫出现,现在还不好说,不过萧天耀已经做了最好的打算。

不是萧天耀不信任流白,而是东文与北历联手,就是他也不敢小觑,流白又怎么是那些老狐狸的对手?

萧天耀虽然不曾露面,可他却对外面的事了如指掌,只需要问两句,便能做出最妥善的安排。

萧天耀自醒来后,就一直忙着安排接下来的事,直到……林初九醒来!

离酉时还有半个时辰,林初九终于睡饱了。

睡了一个好觉的林初九,醒来后精神多了,眼中多了一抹神采,不像之前那样泛着血丝,透着疲倦。

林初九醒来时没有看到萧天耀一点也不意外,自个儿乖乖地翻身下床,可还没有站起来,门帘就动了。

“醒了。”萧天耀走进来,气宇轩昂,看不出半点虚弱与病态。

“王爷,你就起来了?”林初九再次瞪大眼睛:这真的是昏迷了十天的人?这真的是刚刚做完大手术的人?为什么她觉得萧天耀的气色比她还好呢?

早知道就不给萧天耀输血了,她本身就流了不少血,又给萧天耀输了400CC的血,可以说是要了她的小命。

萧天耀不知林初九在想什么,看她凹陷的小脸,又想到林初九睡了一整天,便道:“本宫让人给你送饭,收拾一下出来吃饭。”

“哦……”林初九正要起身,可大腿上的伤突然抽痛,提醒林初九现在有一件比吃饭更重要的事,林初九跌坐回去,“王爷,能不能先让人给我送两桶热水。”

“沐浴?”萧天耀不解的问道,他记得林初九昨天已经沐浴了。

林初九摇头:“算是吧,要擦一下。”

两桶水怎么够沐浴,顶多就是擦个身子。

萧天耀点点头,转身就往外走,没多时就有人送来热水,不过是低头拎进来的,放下就走,连头都不敢抬一下,而萧天耀也没有进来。

林初九知道这是萧天耀给她时间,让她收拾好自己。

如果只是简单的清洗,顶多两柱香的时间就可以了,可林初九要拆掉刚染了血的绷带,还要重新清理污血上药,难免要费上一些时辰。

萧天耀之前就知林初九腿上受了伤,却不知伤得有重,见林初九许久不曾出来,便直接走进来。

萧天耀是什么人?

就算不刻意收敛,他走路时也是悄无声息的,别说林初九就是一般的高手,也发现不了。

萧天耀进来时,林初九还在用酒精清洗伤口,酒精与伤口接触,刺痛惹得林初九频频皱眉、咬唇,嘴唇都给她咬出血来了。

不过,萧天耀现在没空注意这些,他的心神都放在林初九血淋淋的大腿上。

只一瞬间,萧天耀的眼中就布满了杀气,而林初九也察觉到了,抬头,看到萧天耀杀气腾腾的眼神,林初九吓了一跳,手一抖,镊子戳到肉了。

“啊……”林初九疼得大叫,萧天耀快步上前,蹲在她面前,抓住她的手,质问道:“怎么伤成这样?”

“王爷,你抓疼我了,放手。”林初九动了动手腕,提醒道。

萧天耀松了松,却没有放开,“怎么伤成这样?”

萧天耀再次问道,林初九觉得十分尴尬,因为她此时下身就只穿了一个小内内,而萧天耀正好蹲在她面前,一说话热气就往双腿间冒。

林初九不自在的拉过放在床上的衣服,遮在腿上,“骑马磨伤的,没什么啦。”

“伤成这样,真得没有什么吗?”知晓是怎么弄伤的,萧天耀松开林初九的手,可却伸手在她的伤口是点了一下。

“嘶……王爷,别碰。”想要痛死她呀。

“不是说没什么吗?”萧天耀站起来,没好气的道。

“是没什么,只是皮外伤,养两天就好了。”林初九将镊子放在托盘里,犹豫着要不要起身,就听到萧天耀说:“把衣服掀开。”

“啊……”可不可以不要呀?

她虽不像现在的小姑娘那般矫情,可也没有大方到在男人面前,随便露双腿的地步。

“掀开!”萧天耀重复一遍,而这一遍明显带着不容拒绝意味。

本着好女不跟男斗……好吧,其实是不敢与恶势力抗争!

林初九乖乖掀开衣服,露出受伤的大腿,“我快上好药了,王爷你不用管我了。”才怪,她才刚清洗呢,不过要是萧天耀不打扰她,那就快清理好了。

萧天耀看了林初九一眼,没有拆穿她的谎言,直接拿起托盘里的镊子,夹起一块棉球,“沾什么药?”

虽是第一次用,可萧天耀的姿势却十分标准,林初九一时看傻了,萧天耀开口寻问时,她就乖乖地把酒精递上,“沾这里面的酒精,清创。”

萧天耀从林初九手中接过,然后很认真的给林初九清理起伤口来,那动作……比林初九自己温柔百倍,至少林初九没有察觉到疼。

林初九呆呆地看着蹲在自己身前,冷着脸却动作轻柔的给自己清理伤口的萧天耀,一时间不知要说什么?

这样的萧天耀好陌生,可却该死的吸引人。

都说认真的女人最美,其实认真的男人更帅,尤其是这份认真是用在他的女人身上。

“王爷……”好半晌,林初九才反应过来,轻轻唤了一声,听到萧天耀冷冷的回了一声:“嗯?”林初九也不觉得气闷,轻声道:“王爷,我自己可以的,真的只是一点小伤。”至少和萧天耀的伤相比,这真不算什么。

“嗯。”萧天耀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不停,眼睛也不眨,好似他眼里除了林初九腿上的伤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一样。

这认真严肃的样子,就像外科医生上手术台,可是……

摔!

她是才医生好不好?

为什么她这个医生,最后像个病人一样,被某人照料?

好不容易清理完一条腿,林初九想要接手自己来,可是萧天耀却不搭理林初九,依旧我行我素,认真仔细的将林初九另一条腿上的药渍与污血清除。

动作很轻、很仔细,每一处都清理的干干净净,就是林初九自己做,也不见得比萧天耀做得更好,可是……

问题来了!

王爷,不是这么闲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