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2卖国,战还是不战?/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道歉?

让萧王给轩辕挚道歉?

花家没有搞错吗?

现在的局势,可是萧天耀占了上风,花家居然让萧天耀给轩辕挚道歉?

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呀?

可聪明人都知道,花家这是在帮萧天耀。

轩辕挚已经输了里子,让他赢个面子又怎样?

一句道歉的话,不痛不痒,要能就此打发掉轩辕挚这个麻烦,萧天耀绝对是赚了。

萧天耀听到这话,不等轩辕挚开口,便道:“大皇子,本王失礼了,还请大皇子别往心里去。”

话落,双手作揖,微微点头。

而这就是道歉了。

轩辕挚一瞬间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这是一个好台阶,他要顺着这个台阶下,面子占足了,可心里不舒服呀。尤其是萧天耀这道歉的姿态,与其说他是在道歉,不如说他是在敷衍,简直是恶心人。

久久等不到轩辕挚的回应,萧天耀又唤了一声:“大皇子?”

轩辕挚回神,看了一眼萧天耀,又看了一眼花十一,最后视线落在萧天耀身上,然后十分憋屈的道:“看在花家的面子上,本皇子……不与你计较。”要不顺这个台阶下,他就没有台阶下了。

“大皇子大人有大量,本王佩服。”既然轩辕挚退了一步,萧天耀不介意再捧他一句,左右不费事。

“哼……”轩辕挚冷哼一声,扭头不看萧天耀。

今天这事,让他窝火,可偏偏他有火没地方发。不对,他的火气还可以对北历和东文那些个将领发。

轩辕挚突然回头,眼眸扫向东文和北历那几个将领,“你们……几个,胆敢算计本皇子,本皇子记住了,等着本皇子写信问北历与东文的皇帝。”

“大皇子,事情,事情不是这样的。”

“大皇子,你听我们解释。”

……

东文和北历那几个将领吓傻了,忙跪下来求情,可轩辕挚哪里会看他们,留下这句威胁意味十足的话,轩辕挚带着黑甲卫,头也不回的离开。

轩辕挚和黑甲卫一走,金吾卫就感觉压在自己头顶上的那座大山没了,不由得暗松了口气,可东文和北历那几位将领,却像是死了儿子一样,一个个脸发惨白的瘫在那里,身子直哆嗦,不停的道:“怎么办?这下怎么办?”“得罪了帝国大皇子,这下死定了,死定了。”

萧天耀看了那些人一眼便收回眼神。

他会告诉那些人,就算他们没有得罪轩辕挚也死定了吗?

他萧天耀会放过算计他的人?这些人真得是太天真了。

萧天耀扫了东文与北历的将领一眼,没有意外,那些个人吓得更严重了,萧天耀冷哼一声,收回眼神,抬腿走到花十一面前,“代本王谢谢花大少,这份情本王记下了。”

“萧王客气了,我们花家也没有帮上什么忙。”花十一虽然来昨晚,可他只看一眼就明白了,即使没有他们花家介入,萧王也能和平解决此事。

他的到来与其说帮了萧王,不如说帮了轩辕挚。他们花家,给了轩辕挚一个台阶下。当然,这也算是帮了萧天耀,至少没让萧天耀和轩辕挚成为不死不休的死敌,虽说两人不可能冰释前嫌,可也不至于到非要对方死不可的地步。

“不管如何,本王都要感谢花大少。”萧天耀知道林初九与花家的约定。救一次命这个恩情太实用了,萧天耀可不想浪费在今天这件事情上。

花十一也明白今天的事,完全不够花家萧天耀恩情,大方的收了萧天耀的感谢,临去前又提醒了萧天耀一句:“萧王,大皇子一向爱恨分明,睚眦必报,如若有机会还是尽早与大皇子和解的好。”

这话听着漂亮,可实则是在告诉萧天耀,轩辕挚那人爱记仇,而且还有仇必报,如果无法和解,就要尽快灭了轩辕挚,免得给自己惹麻烦。

“替我多谢花大少。这话可以说是掏心窝的话了,花家还真是有意思。

花十一见萧天耀明白他的意思,也没有再多说,翻身上马离去。

轩辕挚走了,花十一走了,接下来就该解决正事了。

萧天耀转身,看着瘫倒在地上东文与北历将领,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就这点出息,也敢带兵包围本王?”

“王,王爷恕罪,末将知罪,末将知罪。”东文的将领早就被一出出吓懵了,胆小派和谨慎派全部跪在地上,一个个哭着、喊着求饶,倒是胆大派的这个时候硬气了一回,在萧天耀看过来时,已强撑着爬了起来。

“你们……这群天真的蠢货,以为现在求萧王,萧王就会放过你们吗?别忘了,你们现在做的是通敌卖国的事,就算萧王肯放过你们,皇上……东文的律法也不会放过你们。”

胆大派的将领并不是真得不惧萧王,他也是没有办法,事情走到这个地步,他们根本没有回头路可走。

“通敌卖国?我,我们……”谨慎派和胆小派的官员很想说没有,可是他们却说不出口。

他们确实没有通敌卖国,他们只是和北历勾结,一起围攻萧天耀,这事就是皇上知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毕竟当初皇上也暗暗与其他三国联手,想要除掉萧天耀,现在底下的人这么做,不过是有样学样罢了。

“我们现在就是通敌卖国,你们就是不想承认也不行。”胆大派的将领,怕这些人退缩,再次加重了语气。

这个时候,不是他们想退就能退的。

萧天耀看到这一幕,唇角轻扬,看上去心情颇好,可却说了一句,断了东文将领后路的话,“你们确实是通敌卖国,九族当诛。”

这句话,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胆小派和谨慎派的将领当即大哭:“我们,我们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

他们一路走来,小心谨慎,怎么还是落入了萧王的圈套,被萧王拿了现行?

萧天耀冷哼一声,无意与这些人废口舌,冷漠而高傲的道:“你们是束手就擒,还是开战?”

前者,也许还有从轻处理的可能,后者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