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卑鄙,谁不无辜/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文与北历的联军内战了!

北历的士兵在前面冲杀,本以为身后的人就算不帮忙,也不至于会拖后腿,可不想……

在他们拼命厮杀时,东文的小兵居然跪下来投降,反插他们一刀。

是可忍孰不可忍,北历的士兵陷入包围圈,本就心烦气燥,面对联手之人临阵背叛,北历士兵实在气不过,转身就跟投降的东文小兵一枪,“你们这群孬种,软蛋!”

本来,双方联手,拼死一战他们还有杀出去的可能,现在东文小兵叛变,他们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北历士兵实在气不过,下手十分狠辣。

东文的小兵虽然投降,可他们并不是怕死,他们是怕这一叛变出去,他们会连累家人,再也回不到东文,回不到自己的家。

再说了,东文的小兵虽然与北历联手,可并表示他们背叛东文,倒向北历,他们可忘不了在战场上,北历人杀了他们多少同伴,面对北历士兵的攻击,投降的东文小兵完全不客气,举刀就反击回去,于是……

战场上一片混乱,北历士兵还好,他们处在东文人包围圈,四周都是自己的敌人,他们见到东文士兵,不管是金吾卫还是小兵,只要杀就成。

大部分东文小兵们就懵了,金吾卫朝他们下手,身侧和自己穿着同样战服的人,很有可能下一秒就朝自己插一刀,而刚刚与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北历士兵,也不客气的朝他们下手,他们根本分不清敌友,他们处在战斗圈中,除了自己外到处都是敌人。

“造孽呀!造孽呀!”东文几个没有叛变的将领,站在萧天耀身侧,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抹眼泪。

他们东文的儿郎,没有死在北历士兵的刀下,却死在自己人手里,这是何等的可悲。

“王爷,王爷……末将求求你,喊停吧!”几个真心忠于朝廷的将领,实在不忍自己带出来的兵,因此事折损,不得不舍下脸皮去求萧天耀,“王爷,他们都是被人煽动的,求求你,喊停吧!”北历就十万人,全部杀也就是十万,再打下去损失惨重的是他们东文呀。

“被人煽动?”萧天耀冷笑在一声,反问道:“如果今天……本王没有现身,他们带着四十万大军围攻金吾卫,你们会喊停吗?”

“当然会,末将怎么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自己人,自相残杀。”跪在萧天耀面前的将领,想也不想就说道。

“你倒是实诚,只是……你喊停,他们会停吗?”为了寻一个杀他的机会,这些人战战兢兢的准备了这么久,会因旁人一句请求而停下来吗?

答案,肯定是不会。

“这,这……”跪求的将领很想违心的说会,可对上萧天耀好似洞悉一切的眸子,怎么也说不出违心的话。

“他们不会,他们为了杀本王,不惜与北历勾结,怎么可能在即将取得胜利时放手?同样,他们要杀本王,你又有什么资格叫本王停下?就因为本王没有死吗?”世人最可笑的事就在这里。旁人要害你,只要你没死,就会有一群人为那些害你的人求情,却不想想要是那些人没有动害人的心思,又怎么会落得这般下场。

跪求的将领无法反驳,只能道:“王爷,那些小兵是无辜的,他们是被人利用的。”

“无辜?”再次听到这个词,萧天耀再次冷笑,“本王知道他们是无辜的,本王给过他们机会,是他们自己没有把握住,能怪谁?”

无辜?他的金吾卫就不无辜?他的金吾卫就该死?

那些在战场上喊打喊杀,又求饶的人之前还动了要杀金吾卫,要杀他的心思,他们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无辜?

要说无辜,他的金吾卫才是真正的无辜,金吾卫只是保护他,可没有动任何伤人的念头。

“王爷……”跪求的将领瘫坐在地上。

他有许多许多求情的话想说,可一张嘴却发现自己所说的话,全部站不住脚。

战场上那些小兵,会陷入这般境地,是因为他们动了杀王爷的心,要是没有这个心思,他们就会和站在百米外的士兵一样,平安无事的度过这次劫难。

莫清风见那人闭嘴了,上前将人搀扶了起来:“将军,起来吧。”

萧天耀没有说话,战斗仍在继续……

趁联军内战,金吾卫毫不客气的加入,以最快的速度收割人命。不过即使是杀人也是会累的,杀多了,刀刃也会卷兵,可是……

在战场上,你不杀人就会被人杀。

东文和北历的联军加起来,将近二十余万人,按萧天耀的意思是,这二十万人全部都要死。

之前东文与北历交战,规模最大的一场战役,双方死伤加起来也不过三万余人,别说打仗,就是要杀死这二十余万人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不过,在天亮时战场上突然发生一个意外,提前结束了这场战斗。

这个意外就是——北历元帅,被活捉了!

这次北历派来递交降书的代表,就是北历元帅,他同时也是这次计划的牵头人之一,是北历军方最高指挥者。北历士兵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就是想要护送他们元帅出去,结果……

他们还没有杀出一条血路,他们元帅就被活捉了,而捉住北历元帅的不是别人,正是东文谨慎派与胆小派的将领。

他们被逼无法,想要放手一博,可博到现在他们很清楚自己已是日暮西山,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为了拼一条活路,双方毫不犹豫的联手,趁北历大帅不备之时,将人活捉。

“卑鄙,无耻,你们东文人简直无耻到极点,老子看不起你们。”在东文小兵投降叛变时,北历将领就防备了东文将领,只是……百密一疏。

“随便你怎么说。”本就不是什么牢靠的联盟,东文的将领会拿北历元帅当投名状,再正常不过,面对北历元帅的谩骂,东文将领压根不放在心上。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拿北历元帅换自己一条命,可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