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伤兵,果然笨死了/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天耀平时总是冷着一张脸,极少笑,就算偶尔有个笑脸,也只是唇角轻扬,眼眸含笑,几乎不曾像现在这般放肆的大笑,是以林初九一时间不由得看呆了,差点就扑了上去,好在……

关键时刻理智回笼,没有做出让自己丢脸的事。

为避免失态,林初九果断选择出去,“王爷,我不打扰你睡觉了,你好好休息,我去外面坐一坐。”

“嗯。”萧天耀心里颇为失望,可有些事能做却不好点破,是以萧天耀并不劝说。

林初九见萧天耀这么轻易就放过她,大喜,转身就往外跑。

萧天耀看着像兔子一样,飞快溜走的林初九,不由得失笑。

他还能吃了这个女人不成?

就算他想,也要让他们俩现在能做到呀。

他们一个伤在胸膛,一个伤在大腿内侧,就是想做什么也不方便,真不知林初九在担心什么?

军营重地,一般人不可能进来,而萧天耀的营帐外不仅有暗卫保护,还是金吾卫看守,萧天耀知道林初九是有分寸的人,不会乱闯。

在军中,萧天耀并不担心林初九的安全,在林初九出去后,萧天耀便合眼睡下。

事实上他并没有撒谎,从下午睡到晚上的人真是林初九不是他,虽然他也躺在床上,可大部分时间都是睁着眼,直到晚上才合眼。算来算去他最多也只睡了一两个小时,再睡上一两个时辰,一点问题也没有。

被子上还留有林初九的馨香,也不知林初九用了什么,身上的味道极其好闻,似花香又不似花香,总之清雅的很,闻着这香味,萧天耀很快就睡着了。

坐在外室的林初九,跑出来才发现萧天耀的书桌上空空的,除了笔墨纸砚外,一本可看的书都没有,她根本找不到事打发时间。

“难不成回去继续睡?”林初九坐要书桌前,无聊的撑着脑袋。

营帐内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就是想说个话都不成,这么枯坐一两个时辰,她会无聊死的。

林初九坐了不到一刻钟就站起来,决定出去找暗卫问问,伤兵营现在要人不,她可以现在就去帮忙,可是……

一看身上的衣服,林初九就知道她要出门,还得先进去换衣服才行。

林初九不确定萧天耀睡没睡着,保险起见,林初九还是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看到躺在床上,双眼闭拢,气息绵长的萧天耀,林初九怔了片刻,才收回视线。

人美,睡觉也好看,真叫人嫉妒不起来。

偷偷拿了衣服准备去外面穿,转身的刹那又看了萧天耀,林初九猛地记得,萧天耀的脑子里还有一块淤血,她还没有给他清除呢。

“我果然很笨。”林初九暗暗嘀咕了一声,默默地转身,准备明天和萧天耀提这件事。

林初九自以为自己动作很轻,没有惊醒萧天耀,却不知她一转身,萧天耀就睁开了眼,不过萧天耀什么也没有说,而是继续合眼睡觉。

还是那句话,在营中他不需要担心林初九的安危,自然也就不需要束缚林初九,让林初九觉得不自由。

林初九在外间换好衣服后,便提着灯笼往外走,刚出营帐就有值守的亲兵上前,“九公子,可有事?”

“我听王爷说,这次受伤的士兵很多。我带了一些药过来,你派两个人帮我去取,带我去伤兵营。”林初九知道,她要是不打萧天耀的旗帜,没有人搭理她。

果然,一扯出萧天耀这面大旗,亲兵一句也不敢问,立刻照办。

夜晚的军营比白天安静多了,只有呼呼的风声与巡逻士兵来回走动的声音,一切都显得肃穆庄严,让人不由自主的挺直背脊,严阵以待。

亲兵随着林初九来到存放药物的营帐,按林初九的指示,一人抱了两箱东西,走在前面为林初九引路。

路上,亲兵为林初九解释道:“伤兵营离主营地有一段距离。主要是怕传染,另一也是伤兵们到了晚上,会因疼痛而无法入睡,时不时就会发现喊痛声,为了让彼此都有一个好的休息空间,只得将伤兵营隔开。”

“我知道了。”林初九能理解军中的安排,给伤兵一个安静的空间休养,也是为了他们好。

一行人走了近两刻钟,沿途遇到五拨寻问的人,可见军中巡视之严格。

亲兵怕林初九不高兴,主动解释道:“到了晚上,按军中的规矩是不允许乱走的,九公子情况特殊,这才通融。”

“给你们添麻烦了。”林初九不好意思的说道。

早知道她就等到天亮了,枯坐一两时辰又不会死人,顶多无聊一些罢了。

“九公子千万不要这么说,九公子心系伤兵,卑职们感激还来不及,哪里有什么麻烦。”亲兵急忙说道,生怕林初九不高兴。

伤兵营大夫和药材都极度匮乏,即使萧天耀派了一队小大夫过来,可这些小大夫也只能处理伤势较轻的外伤,类似断骨、缺胳膊少腿的大伤,那些小大夫都没有办法,要是林初九肯出手,肯定能让更多的人活下来。

至于林初九身份尊贵,是不是适合亲自出手?

这个就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问题了,王爷都同意了,他们还要担心什么?

“没事就好。”林初九听亲兵这么说,也稍稍安心了。

要是好心办了坏事,那就得不偿失了。

伤兵营和其他营帐不同,这里灯火通明,远远就听到伤兵们哀嚎的声音,还有士兵们安排人医治,叫唤着拿药的声音……

说实话,伤兵营确实很吵,而且稍近一些,就能闻到血腥味与药草味混在一起的怪味,要是离一干士兵住的地方太近,着实是会影响将士们的正常休息。

亲兵引着林初九到了伤兵营,并没有立刻带他进去,而是让他稍等一下,他们去寻这里的主事,让他给林初九安排。

林初九很清楚,每个地方都有没有地方的规矩与制度,她虽是好心来医人,可也不能破坏这里的规矩。

林初九没有意见,耐心的站在外面等候,可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