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阿九,只能看天意了/医妃权倾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乖乖地跟着亲兵回萧天耀的营帐!

对此林初九到也没有多排斥,反正她就是跟萧天耀睡一张床,萧天耀也不会做什么,顶多就是和京城一样,搂着她睡罢了。

有时候林初九也搞不明白,萧天耀对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温柔的时候能溺死人,宠的时候能把她宠上天。有时候林初九都觉得萧天耀应该很喜欢她,他所谓的我爱的是你爱我,应该是萧天耀自欺欺人,可是……

每当林初九兴起萧天耀可能喜欢她的想法后,萧天耀又会用实际行动将其打破。比如冷言冷语,高傲莫名的姿态,还有……

明明是夫妻,共睡一张床,萧天耀却能做柳下惠,除了偶尔戏弄她外,平时再无任何亲密的举止,纯粹把她当成大号的抱枕,好似对她没有一丝欲望,这完全不正常呀!

不是林初九非要萧天耀做什么,而是男女之间的某些事,不是应该的吗?要知道他们可不是什么婚前苟合,他们是合法的夫妻呀!

可偏偏萧王大人在合法、美人又上门的情况下,还能坐乱不怀,让林初九一度怀疑萧天耀是不喜欢她,还是不行?

一路胡思乱想,等到林初九走到萧天耀的营帐,仍旧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萧天耀行事诡异,忽冷忽热,说实在话她真的不知萧天耀在想什么,也不知萧天耀有什么打算,只能被萧天耀牵着鼻子走。

想到萧天耀那张冷峻的面容,林初九站在营帐外,深深吸了口气才走进去,可是……

她做好了心理准备,走进去却没有看到人。

“王爷呢?”林初九转身,看向身后的亲兵。亲兵摇了摇头“属下不知,可否要属下寻问一二?”随意探听王爷的行踪是违纪的事,要没有命令亲兵是不敢做的。

林初九想也不想就摇头道:“不必了。”她也不想随意去探查萧天耀的行踪,万一萧天耀在做什么大事,因她的举动而曝光了呢?

“让人给我打些热水来。”萧天耀不在,林初九正好趁机洗个澡。

虽然她腿上的伤,仍旧无法泡澡,可她还能擦拭一二。

“是。”亲兵转身退下,去办林初九交待的事。

而此时,被林初九误以为在做大事的萧天耀,正在流白营帐里,朱御医也在。

流白因办事不利,被萧天耀责罚,打了四十军棍。按说依流白的体质,打四十军棍虽痛,可上了药养个五六天就能行走了,可偏偏流白自己作死,觉得自己办事不利,给萧天耀带来了麻烦,死活不肯上药,于是……

流白的伤势加重,又因为不知碰到什么脏东西,以至伤口发炎,高烧不退。要不是照顾流白的亲兵发现的早,流白估计人烧成傻子。

萧天耀得知这事后,冷笑一声,虽然不满流白犯蠢的用苦肉计,可到底无法坐视流白就这么死掉,只得忍着心头的怒火,让人把朱御医招来。

朱御医看到流白的伤势后,第一反应就是:“新来的九公子是医外伤的好手,不如让九公子来?”

结果话一出口,烧得迷迷糊糊的流白与萧天耀同时开口,“不行!”

是的,两人都不答应。

流白心里对林初九还有气,哪怕他现在没有之前那么敌视林初九,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所以他死活不肯让林初九为他医治。

至于萧天耀?

那理由更简单了。打军棍打哪?打的是屁股和腿,他会让林初九给流白医屁股上的伤?做梦吧!

朱御医的提议被萧天耀一口否绝,朱御医也识趣的没有再说,老老实实的拿出手术刀与伤药,替流白刮去腐肉,清理伤口。

手术刀轻薄锋利,是好东西,这一点朱御医很清楚,可他没有林初九那种可怕的天赋,虽说平时也用刀,可他平时用的小刀材质与重量皆与手术刀不同,第一次用手术刀刮骨疗伤,难免控制不住力道,于是——流白悲剧了!

下刀轻了,再加一点力道,然后就戳到了好肉。要不是朱御医经验老道,凭他这怎么也控制不好的力道,怎么也得割伤血管。

流白痛的大叫,恨不得就此死去,朱御医也忍不住唠叨一声,“这都是你自找的,你要肯让阿九那娃娃来替你医伤,你根本没有机会感觉到痛。阿九那娃娃看着年纪小,身子弱,力道小,可一手刀功却是叫人赞服,我听说她天生就有这本事,可真正是叫人羡慕。”

旁人称林初九为九公子,朱御医觉得他和林初九算是忘年之交,再加上明知林初九是姑娘家,朱御医怎么也叫不出九公子这种称呼,为表示他对林初九的亲近,便直接叫林初九为阿九。

却不想,他身边站了一个大醋坛。

“阿九?”萧天耀听到这个称呼,眉头轻皱。

他都没有这么亲热的叫过林初九。

听到萧天耀不重不轻的声音,朱御医脸色一变,手一抖,狠狠戳了流白一下,好悬没有割断血管。

流白痛苦呻吟,可朱御医这个时候却没空管他,慌张的站了起来,“王,王爷,小人,小人……”朱御医结结巴巴的说道,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能说,他把萧王忘了吗?所以才会由着性子,胡乱说话?

萧王这么一个大活人,就坐在屋内,他也能把萧王给忽视,他这是得多粗心呀?

“继续做你的事。”萧天耀冷冷的瞥了朱御医一眼,倒是没有为难朱御医。

“是,是。”朱御医见萧天耀不计见,暗暗抹了一把汗,再不敢胡乱说话,老老实实的给流白清理伤口。

朱御医不是菜鸟新人,虽说刚开始力道没有掌握好,让流白吃了不少苦,可现在全副精力都放在流白的伤势,到是让流白少受了不少罪。

流白受伤面积大,朱御医费了不少功夫,才将流白的伤口清理完,洒上药粉后,朱御医替流白包扎好,又给流白开了药。末了又说了一句:“流白公子的伤拖的太久了,要是今晚不能退热,怕是有危险。”

至于能不能退热,那就只能看天意了,他开了退热的药,可也不一定有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